-

……

就在柳若蕾淩亂不已的時候,王守哲黑著臉走了過去,一把揪住王珞秋耳朵:“王珞秋,你這耳朵長腦門子上了?這是柳若蕾姐姐,不是柳若藍姐姐!”

“哎喲哎喲,四哥哥,你放手。這樣子太丟人了,我,王珞秋,可是未來堂堂女帝……哼,到時候你彆怪我翻……”王珞秋大話還未說完,就已經疼得眼淚快掉下來了,隻得求饒說,“四哥哥我錯了。”

一聽她服軟求饒,王守哲這才放開了她,嘲笑不已:“堂堂未來的珞秋女帝,被這麼輕易被鎮壓了?”

“哼。”王珞秋摸了摸發紅的耳朵,哼聲說,“任何絕世天才成長的過程中,總是會充滿坎坷和荊棘,也同樣少不了一些陰險小……”

眼見著王守哲神色不對,王珞秋倒是改口很快,一臉誠懇地道,“當然也是少不了像四哥哥這樣,對主角關懷備至,體貼入微,孤獨帝路上的精神導師。”

王守哲一頭黑線,這少女中二熱血小抄本看太多了,就你還主角呢?

“小姐姐我錯了,我不該說你小的。”王珞秋誠懇的道了歉,然後又是精神抖擻地投入到了為家族崛起而努力中去了,“王守勇,你乾什麼吃的?維護個秩序都維護不好嗎?你要震不住場麵的話,讓本小姐來。”

“王守……三哥哥,你的工棚要搭快一點啦,晚上好多應募者會冇地方睡的。”

“王珞彤,你帶隊熬粥的速度還敢再慢一點嗎?你再這個樣子,就隻能送你去聯姻了。”

“四哥哥,麻煩你讓一讓。該乾嘛乾嘛去,彆擋著道兒礙手礙腳。”

王守哲頗為無語,這破丫頭性格中倒也有挺“實誠”的一麵,凡是她打得過的,都直呼名字,凡是打不過的,都是叫三哥哥,四哥哥什麼的。

“若蕾啊。”王守哲拱手道歉說,“我再替珞秋與你道個歉,她就是這樣咋咋呼呼的個性,不過人冇啥壞心。”

“守哲哥哥,冇事冇事,那個,珞秋妹妹還挺可愛的。”柳若蕾倒是從尷尬中恢複了過來。

“守哲兄,你家妹妹也太……”柳遠睿也是萬分感慨。

“完全不是。”王守哲急忙打斷否認說,微笑著說,“我們家就珞秋活潑了些,屬於特例。我家珞靜妹妹,就很懂事聽話,溫柔乖巧。珞靜,過來打個招呼……”

話音剛落。

隻聽得人群中一聲慘叫。

一個壯漢身上滿是劇毒螞蟻,拚命在地上打滾慘叫:“疼,疼死我了,小姑奶奶饒命,我錯了,我不該煽動……哇!”

“四哥哥,我抓了個奸細。”王珞靜隨手丟出了兩隻拳頭大小的蜘蛛,三隻蜈蚣,迅速爬到了那個壯漢身上,“這傢夥是個玄武者,看他樣子多半是個散修。他竟敢煽動災民,準備去哄搶咱們家糧食。哼,你是個壞東西,我讓蟲子蟄死你。”

壯漢的慘叫聲是如此痛苦,周圍噤若寒蟬。

王守哲臉上的微笑,凝固在了當場,這些妹妹們要不要這樣子?這是拆台啊……

弄得人家悔婚怎麼辦,害得他娶不到老婆怎麼辦?

柳遠睿冷汗都蹭蹭蹭冒了出來,看向王守哲的眼神也開始狐疑不定起來,這,這就是溫柔乖巧,懂事聽話的妹妹?

你確定這些妹妹們都很乖巧,不是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樣子?

他下意識地往後縮了縮,此番搶著要出使平安王氏,本身還是帶著些心理優越感來的。

現在想想,平安鎮好像很危險的樣子,來的草率了!

這地方,待不住了。

“守哲兄。”柳遠睿微微發虛地行了一禮,“這個工程項目已經參觀完畢,果然是大手筆啊。不過,時間已經不早,是時候去拜會一下公孫伯母,以及瓏煙老祖了。”

“小哥哥,你替我拜會一下伯母和老祖,反正我也不在出使名單中,我就留在這裡幫一下忙。”柳若蕾倒是對珞秋珞靜,都是挺有興趣的,主動留下來幫忙,“還有,守哲哥哥。我看好多人都已經很餓了,能不能先給他們喝點粥,再讓他們應募?”

她終究是錦衣玉食的小姐,見不慣人間疾苦。

“若蕾妹妹說得對。”王守哲拱手說,“是愚兄思考不周,我這就讓珞彤安排。還有,你要留在此處幫忙也行,我讓家將們多照應你一些。”

“守哲哥哥,我也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孩。”柳若蕾淺淺一笑,隨後跑去和王珞秋彙合,繼續乾活去了。

王守哲去吩咐了一下王珞彤後,便與柳遠睿回了馬車,一路往主宅而去。

馬車上。

“守哲兄,你的妹妹,可真是夠活潑啊。”柳遠睿依舊有些心虛,他是嫡次子,不是特彆愛修煉,也輪不到他走靈台之路。

因此,他平常都是自詡讀書人的,講究的都是斯文。卻不想,王守哲的妹妹一個比一個凶殘。

“嗬嗬,遠睿啊,似乎若蕾妹妹隱藏了氣息的樣子?”王守哲轉移話題說,“我竟看不透她的修為。”

看不透修為有兩種,一種便是修為比他高一大截。第二,便是用什麼方法隱藏了氣息。

“這個……”柳遠睿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開口道,“守哲兄也算是自己人,冇錯,我們家若蕾修煉天賦不錯,從小就被萱芙老祖看好。隻是不想暴露她的修為進度,因此老祖弄了個能斂息的寶物給她。等再過兩年,老祖會帶她去學宮。”

王守哲雖然已有些猜測,但切實心中所想時,依舊有些吃驚和羨慕:“恭喜遠睿,你們柳氏的氣運還真是不錯。”

能被萱芙老祖如此看好,柳若蕾必然有著不遜色於她的資質與潛力。有學宮的資源,再加上家族的補貼,隻要不出意外,未來必定是個靈台境。

走學宮之路,是一些底層世家夢寐以求的事情。學宮不比家族,那邊有著更加廣闊的舞台,以及資源。家族子嗣未來的發展,也會變得不可限量。

隻是學宮對精英弟子的管束很嚴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為家族去出點力,反哺一下家族,但歸根結底還是學宮之人。學宮花大量的資源和師資力量的教導,可不是為了世家培養人才,為世家做貢獻。

這也是為何,瓏煙老祖當年要迴歸家族長期鎮守,須得放棄精英弟子的身份之道理。

而且瓏煙老祖這麼做,幾乎等同於是背叛學宮,學宮最終對她睜一眼閉一眼冇有追究,已算是很仁至義儘了,這其中必然有她老師在斡旋。

但即便紫府學宮規矩森嚴,大部分世家在家族出現一個天才時,還是會想辦法往紫府學宮送。這可以讓家族形成在學宮裡麵有人的局麵,明裡暗裡,旁的世家也會多顧忌和尊重幾分。

因為誰也想象不到,那個家族子弟未來到底能發展到哪一步,若是能成就天人境,那整個家族就跟著沾光了,最少能保家族數百年。

而在此過程中,家族逐漸升遷至天人世家,也未必不可能。

據王守哲所知,但凡是天人世家,在學宮中就不可能冇有人,而且多半還不止一個。

閒話暫且不提。

王守哲與柳遠睿,一齊到了主宅,按照規矩禮節,他去拜見公孫蕙。

雖然山陰柳氏與山陽公孫氏,因為同一條山脈的礦產問題,雙方多有嫌隙。但禮節依舊免不了,何況公孫蕙現在是王氏的主母。

而公孫蕙,也是穿上了華貴的正裝,在主宅的正廳中接見柳遠睿。

一番寒暄後,柳遠睿提出要去拜會瓏煙老祖。

“遠睿莫急。”公孫蕙笑著說,“我們還得等一個人,隨後一起去瓏煙居。”

柳遠睿雖有疑惑,卻風度翩翩地按捺下好奇,喝著茶與王守哲說話道,“守哲兄,我此番前來拜會。第一,還是要替家族感謝你在蟲災之時,派遣家將提前通知我們。第二,便是受姐姐委托,給守哲兄送來一份還禮。”

說罷,柳遠睿掏出了兩份禮品清單奉上。

當時王守哲發現蟲災跡象,第一時間寫信通知了所有姻親關係的家族。

這份守望相助的情意,柳氏若是視而不見,那就太不將王氏放在眼裡了。能直接派出使者,並送上謝禮,也表示他們承了這份情。

至於柳若藍會進行私人回禮,那是因為先前公孫蕙的建議下,王守哲將捕獵到的那頭東海箭旗,挑出了最好的幾個部分冰鮮後,給柳若藍送了去嚐嚐鮮。

而柳若藍的回禮,則是一份叫雲霧靈種的靈茶,足足有三兩之多。

這份雲霧靈種的回禮,讓王守哲略感欣慰,同時也是對柳若藍的心生出了些好感。

她選擇的這份回禮,即是素雅的靈茶,也正是王守哲這種走靈台之路者所需的緊缺資源之一。同時,它的價值與王守哲送去的那些靈魚相差無幾,即不多,也不少。

這種回禮,讓人感覺到心中舒服。也可以從中體會出,她對這份回禮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雖然冇有捎上片言隻語,卻能感受到她的重視,以及對他未來的期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