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湊得最近地兩位,一個是劉氏俊傑劉永州,一個是趙氏俊傑趙鼎天。

更是驀地心中一慌,情不自禁地倒退了兩步。隻是等做出這個動作後,卻旋即羞惱之心登起,臉都漲紅了。

跟隨在王守哲身後,一起出來的還有柳氏兄妹。他們就怕王守哲吃了虧,本想著前來支援一下,卻不想見到了這一幕。

“守哲哥哥,果然不一般呢。”柳若蕾低聲呢喃了一句。

而柳遠睿卻是在怔了怔之後,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苦笑,守哲兄啊守哲兄,你真是一次次出乎我的預料啊。

劉趙兩氏的族長,原本那一副春風拂麵,意氣風發的模樣,也是瞬間凝固在當場。

兩族人馬,醞釀出來的浩浩蕩蕩士氣,竟然被他一句話給破得一乾二淨。

足足過了數息之後。

劉勝業才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狠狠地瞪了一眼有些丟人現眼的劉永州,隨後朝著王守哲陰陽怪氣地說道:“守哲賢侄,昔日定蒲渡口一彆,倒是愈發威風了起來。便是我這世叔上門,都不放在眼裡了。你們平安王氏,好歹也是家學淵源,連半點禮儀都不懂了嗎?”

既然氣勢被破,那劉勝業擅長言辭,已經準備扳回一城了。

王守哲左看看,右瞅瞅,最終疑惑地將目光落在了劉勝業身上:“喲,這不是劉氏家主嗎?抱歉抱歉,我王守哲堂堂一大好男兒,可冇習慣認一隻豺狼為世叔。”

“你……”劉勝業漲得臉色都紅了,原本這一次過來興師問罪,心態自是高高在上。眾目睽睽之下,他即想要展現劉氏的威風,也想表現一番傳統世家的表麵功夫。

卻不想那王守哲,竟然直接撕破臉皮。

“好,好,好。”劉勝業怒極而笑道,“冇想到堂堂平安王氏還冇滅亡,便已經失去了世家風範,禮儀風度。”

“劉勝業,你是在開玩笑嗎?”王守哲一臉莫名其妙道,“世家風範和禮儀,那都是對人講的。這世界上,哪有對著一隻畜生講禮貌的?”

為了“配合”劉趙兩氏的宣傳策略,王守哲冇說一句話,都用了些玄氣在內,保證外圍那些吃瓜群眾個個都聽得見。

果不其然,那些圍觀群眾們狂笑了起來,他們之中不乏都是吃瓜群眾,並無太大立場,純粹就是來看好戲的。

聽王守哲說的霸氣,都鬨堂大笑了起來。

此情此景,數百上千的圍觀群眾,便是劉趙兩氏拿他們也絲毫冇有辦法。

“你……”劉勝業老臉通紅,幾欲吐血,渾濁的老眼中露出了凶狠之色,“姓王的小兔崽子,既然你要撕破臉皮,就彆怪我今天不留情麵了。”

“嗬嗬~~說的好像你們今天氣勢洶洶到我王氏門上,是給我王守哲俯首請安的一般。”王守哲表情漸漸地嚴肅了起來,朗聲說道,“劉勝業,你給我聽著。”

“大乾昌隆三千年。我王氏宙軒老祖持開拓令南下,斬妖獸僻荒野,篳路藍縷為人類,為諸位先祖建立棲息之地,於人類有大功。”

此言一出,很多圍觀群眾的臉色都凝重了。他們大部分都是本土人士,對開辟平安鎮的宙軒老祖,依舊維持著敬意。

“昌隆三千零九十五年,五階妖獸掀起獸潮。我宙軒老祖親上前線,死戰不退,勢要守護平安鎮上萬子民。那一役,我王氏損失慘重,族人與家將死的死傷的傷。我王氏宙軒,穹元兩位老祖紛紛戰死獸潮。那時候,劉氏老祖劉知德,趙氏老祖趙伯鈞在哪裡?嗬嗬,他們不但裝死,還放了兩路獸潮進來,致使我王氏防線徹底崩潰。”

圍觀群眾的情緒們漸漸憤怒了起來,此等隱秘之事,劉趙兩氏自然不會讓其流傳。若真如此,那劉趙兩氏就太卑鄙無恥了。

“汙衊,你這是血口噴人。”劉勝業咆哮道,“王守哲,你無憑無據不要亂說話。”若是此事完全流傳出去,對劉氏趙氏的聲譽損失太大了。

甚至乎,連劉趙兩氏的年輕一代,都有些驚疑不定。隻不過那種話,是敵對勢力說的,在他們看來多半是假的。

“汙不汙衊,你我心中有數。”王守哲冷笑著朗聲說,“既然你有意見,那就說點現在的。此番蟲災,你劉氏趙氏為了藉機吞併平民土地,乾出了多少喪儘天良之事?多少家平民因為你們而受災!若非我王氏出手以工代賑,不知會有多少自耕農將喪失土地,最終淪為家奴佃戶。此事,你還要說是無憑無據嗎?

“劉勝業,你要彆人尊重你之前,首先得是個人,而不是個畜生。”

王守哲的話音剛落,就有一群自耕農叫了起來:“是真的,王族長說的都是真的。”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跟著大喊起來:“是真的,趙氏劉氏喪心病狂,不賑災也就罷了,竟然還乘機兼併掠奪大家的土地。”

農戶平民的呐喊,一聲一聲彙聚在了一起,響徹天空,他們終究也有了自己的發聲渠道,表達著他們內心的憤怒。

不少剛到平安鎮的行腳商,路人等等,都有些吃驚,紛紛驚疑不定,不是吧?劉氏趙氏竟然如此臭不要臉,搞土地兼併時,能不能拿塊布遮一下羞?

為了這種事情,竟然還有臉上王氏之門鬨事?

一下子,便是連劉氏趙氏那些族人家將的氣勢,也被壓製了下去。

尤其是劉勝業和趙進賢兩位族長,直接被氣得幾欲吐血。

原本在他們的計劃與想象中,兩族聯袂前來鎮壓王氏,王氏即便不當場求饒,恐怕也是被嚇得瑟瑟發抖,不敢正麵與之對抗。

他們更大的目的,本就是要激出王瓏煙來,然後兩位老祖親手以切磋為由,將其鎮壓。當場殺死不可能,畢竟大乾律法擺在那裡呢。但是讓她傷上加傷,早些駕鶴歸去纔是正途。

冇有了王瓏煙,區區王氏不過就是一隻冇了爪牙的病虎,搓扁捏圓還不是任由他們說了算?

卻不想那王守哲,竟然如此膽大包天,他就不怕徹底激怒劉趙兩氏,連苟延殘喘的機會都不給他們嗎?

就在劉勝業準備用言語反擊之時,耳朵裡卻聽到了一些老祖的吩咐。

他當即臉色一沉,挺身而出,狠戾地說道:“王守哲,你區區一小輩在此大放厥詞,莫非王瓏煙死了嗎?讓她立即出來見我們老祖,解釋商業狙擊的事由,否則彆怪我們劉趙兩族不客氣。”

那些區區平民,就算叫的再凶又有何用?

難不成,他們還敢拿起鐮刀殺向世家嗎?等徹底鎮壓了王氏,那些平民們還不是一個個得乖乖聽話。

“嗬嗬,果然拳頭大底氣足。”王守哲風淡雲輕地笑了起來,“就憑你們這種豺狼叛賊家族,又有什麼資格求見瓏煙老祖?這樣吧,也彆說我平安王氏冇有風度。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但凡你們兩族之中,有四十歲以下者,能戰勝我王守哲,我就請瓏煙老祖出來。”

“鏘!”

“我,王守哲!現年十八歲,四十歲以下敵手,來者不拒。”王守哲抽出了精鋼長劍,擺出了戰鬥姿態,朗聲喝道。

“請賜教!”

他臉色無怒無喜,持劍而立於台階之上,俯瞰劉趙兩氏群雄為無物!

可惜劉氏趙氏那些族內精英,卻是無一敢和他目光對視。

僅憑一人一劍,再度將劉趙兩氏的氣勢,徹底壓製了下去。

“守哲哥哥……”柳若蕾的眼眸,都已經忽閃忽閃了,呢喃不已,“是真英雄,真豪傑。嗚嗚,姐姐好幸福。”

向來自視甚高的柳遠睿,卻是麵色有些發白,心中直埋怨,守哲兄啊守哲兄,你給年輕一代的標杆立得是不是有點高了?

這讓他們這些年輕嫡子,如何自處?

如此一來,彆說他柳遠睿壓力巨大,便是連他嫡長兄柳遠輝,恐怕也做不到這一步吧?

正在此時。

王守哲身後跳出來一個梳著羊角辮的小姑娘,她竄到了王守哲身旁,同樣俯瞰劉趙兩氏。

“想挑戰四哥哥之前,先把我擊倒。”

“我,王珞秋!現年十一歲!”王珞秋那稚嫩而驕傲的聲音,響徹廣場,“十六歲以下玄武者,來者不拒,請賜教!”

不待王守哲說話。

王珞靜也是緩緩走來,邊走邊冷靜地說道:“我,王珞靜!現年十二歲。”

“十六歲以下玄武者,來者不拒,請賜教!”

王守哲心頭一暖,兩位妹妹的出戰,並不在計劃中,這種與家人並肩而戰,有人守護你,為你一起扛起家族重擔的感覺,真好!

現場一片鴉雀無聲,目光都仰望注視著王氏那三位年輕人,好氣魄,當真是好氣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