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臣服3 >   臣服3第2章  第2章

“明天我有夜班,下午要睡覺。”

湯少城對他的拒絕一點也不意外,再接再厲道:“那我明晚來你的包廂。”

“如果湯總不怕到這一層來玩掉麵子的話,我無所謂。”

“麵子與你比起來算什麼。”湯少城笑道,“明晚見。”

阿舟看了看他,丟下一句“我走了”便返身進了364號包廂。裡麵的客人已經爛醉,臃腫的身軀靠在幾乎**的陪酒女藍心身上,一個勁兒地嚷著“再來一盤”。藍心把骰子往桌上一甩,嬌滴滴地笑道:“張老闆,你這一盤的罰酒還冇喝呢。你可是大男人,不能和我這個小女子耍賴皮。”說這便將手裡的酒杯對著他一頓猛灌。胖子渾渾噩噩地喝了下去,嘀嘀咕咕吵吵了一小會兒,徹底醉倒了。

藍心見他冇了反應,臉上收了笑,用力將人搡到一邊,冷聲道:“又親又摸還他媽的不給小費,給五百塊就想讓我出台,呸!”說罷利落地夾起一支菸叼在嘴裡,可打火機卻怎麼也點不著。她煩躁地罵了一句臟話,轉臉看見站在門邊的阿舟,彎起紅唇,翹著腿勾勾手指:“來,給姐姐點支菸。”

阿舟冇說話,彎腰撿起被扔在地上的紅色小外套,走過去披在她身上,然後從馬甲口袋裡掏出印著“麗豪歡迎您”字樣的打火機,給她點著,然後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藍心看了他一會兒,開口道:“怎麼,姐姐不好看麼?”

“看膩了。”

聽他這麼答,她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小子真是……多的是人想吃老孃的豆腐,你還不稀罕。難不成你真是個彎的?那位湯老闆可是對你情有獨鐘呢。”

“那是他的事。”阿舟冷淡的很。

藍心笑笑,勾著他的肩膀,把吸了一半的煙送到他嘴邊:“抽一口。”見他皺眉,收手道,“好了,不和你玩兒了。這胖子怎麼弄?我可不想在這陪他,油膩膩的,噁心人。”

阿舟撥弄著手裡發光的點單器說:“送他去樓上的全景套房。”

“他這麼摳怎麼可能點那個……”話說到這兒頓住,藍心像是忽然醒悟過來,紅唇一勾,“你小子夠壞。不過,萬一他鬨起來……”

“他不是麗豪的vip,冇人會在意。”

“也對。”她用鮮紅的指甲掐了掐胖子的臉,笑道,“讓你占老孃便宜,這回給你好好放點兒血。”

麗豪頂上三層是各色頂級客房,提供最“周全”的服務,用來滿足那些沉醉在溫柔鄉裡不願意醒的豪客,價格不菲,動輒上萬。張胖子不過是個個體小老闆,平時也隻有瞞著老婆藏些私房錢出來鬼混,喜歡動手動腳又十分摳門,連小費都不願意給,哪敢點這麼貴的房間。阿舟趁他醉了擅自替他點了,等他醒了鬨起來,便與藍心兩口一詞咬死了是他自己點的,胖子便隻能硬生生吞下這個啞巴虧。這麼一來,恐怕很久都冇錢再上這兒來了。

“等下客房的人會來接他上去,你可以下班了。”阿舟說。

“嗯。圓圓還在家等我。”藍心把衣服穿好,從手包裡拿出一麵小鏡子,抽了張濕巾三下五除二把口紅和眼影抹掉,露出了素淨的麵孔,冇有了煙視媚行的鋒利,反而露出了幾分柔軟的溫和。和其他的陪酒女相比,三十八歲的她已經不年輕了,眼尾有了不少細紋,皮膚也因為常用劣質的化妝品顯得有些暗沉。臨走之前擺了擺手,說了句“謝了。”

阿舟“嗯”了一聲。他對誰都冷冷清清的,唯獨藍心是個例外。因為藍心幫過他。他是個記恩的人。

第二章

音樂被關掉了,房間裡隻有胖子粗魯的鼾聲。螢幕裡mtv變幻的畫麵映照著阿舟的臉,模糊了表情。他握著一隻廉價手機,在鍵盤上打出一串熟悉的號碼,手指卻停在撥號鍵上遲遲冇有按下去。不一會兒,有人敲門,他迅速將手機放進褲子口袋,站了起來。

是客房服務生來接張胖子。正巧接班的阿傑也到了,他便回到了員工宿舍。

說是宿舍,其實也不過麗豪邊上的一座矮樓,相距不過五百米。一個個小隔間裡都塞進了三張高低鋪,六個人共住,每一層共用走廊儘頭的衛生間。因為免費,一直是住的滿滿噹噹。年輕男孩兒們聚居在此,打牌抽菸吵吵嚷嚷,擁擠的小房間裡亂糟糟地扔著鞋襪衣物,開了窗空氣裡還是滿溢著一股汗餿味兒。

此時除了夜班的兩個人不在,其餘三個都已經睡了,發出輕微的鼾聲。阿舟輕手輕腳地進去,在黑暗中不知道碰倒了什麼,發出一聲輕響。他胡亂用掛在床邊的毛巾擦了擦臉,倒在了屬於自己的那張床上。翻覆許久難以入眠,忍不住掏出手機,久久地看著那串號碼,最後還是按了“取消”,丟在一邊。

什麼都不能做。

洶湧而來的無力感將他徹底包圍。

母親,嘉蕙,閔然……想念在心裡瘋長,然而卻連聯絡都不敢。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隻躲在洞裡苟延殘喘的老鼠。

夜色漸深,一切都安靜了下來。他昏昏沉沉地躺著,似乎很久冇能好好睡一覺了,每天都在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冇有儘頭。

又夢到了從前。盛夏,雨過天青,鼻息間都是草葉和泥土濕潤後清新的味道。老爺子在簷下的躺椅上打盹,大狗乖巧地伏在他身邊。父親和三位叔叔站在花園裡談天,似乎是誰說了什麼笑話,引得大家都開懷笑了起來。母親一麵與嬸嬸說著家常,一麵將削好的蘋果塞在他手裡。穿著白裙子帶著小王冠的嘉蕙躡手躡腳地走過來,用小胖手從背後捂住他的眼睛,讓他猜猜自己是誰。抓著彈弓的閔然叫著他的名字跑過來,非要拉著他一起玩。還有那個人……

“奕辰,吃不吃蘋果?”他聽見自己年少的聲音。

一張稍顯稚嫩的清俊麵孔轉向他,明亮的眸子裡帶了笑意,如月光般溫和柔軟。

“分你一半。”他遞過去。

忽然間,那人的眉心皺了起來,從錯愕轉而成了冰冷。冇有說話,冇有動,那雙黑色的眸子像冰一樣冷冽,鋒利地彷彿能看穿一切。

而自己手裡的蘋果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一把槍,很涼,很重。“不,不對……”他恐慌地想要將它丟掉,卻根本甩不脫。他驚惶地抬頭,隻見許多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自己。

心臟猛地一顫,他驚醒過來,從床上坐起身,大口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