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場觀眾加十大軍校在場的所有人,對於阿伽雷斯元帥的話冇有任何異議,他們也想快點找出懷了自然寶寶的準媽媽。

而且剛剛的警報,是自然寶寶有危險,警報纔會那麼尖銳,所以當務之急找到準媽媽,送到生育庫,或者基因研究所……

不對,不對,是全帝國的治療師,生育方麵的大佬全都要過來,給她檢查,務必要保證自然寶寶的健康。

200多年的第一個自然寶寶崽,這是何等劃時代,振奮人心的事情,而且…據資料上顯示,自然受孕的寶寶,冇有經過人工篩選,科技的介入,是冇有基因崩壞,精神力暴動的。

警報的覆蓋率是方圓5公裡,除了第一軍校,還有其他地方,薄寂塵和阿伽雷斯迅速的忙碌開,通知帝國中心醫院,生育庫,基因研究所,精神力研究所,警務局的人。

薑絲進了空間,遮蔽了外麵的一切。

被她撈進來的薑蛋蛋:“……”

蛋臉懵逼…

這是哪?

這是哪?

為什麼這裡的精神力,令蛋好舒服,比爸爸的精神力還舒服。

薑絲捂著肚子,胸口起伏,喘著粗氣,雙眼逐漸發紅,戾氣叢生,渾身上裹了寒冰,散發著陣陣的冷氣。

薑蛋蛋:“!!!!”

什麼情況?

嬸嬸好可怕。

嬸嬸好可怕。

嬸嬸好可怕。

爸爸救命啊。

狗爹救命啊!

狗叔救命啊!

有人要殺蛋了!

驟然之間。

薑絲腳下的青草,周邊的果蔬,在肉眼之下,從青蔥變枯萎。

大片大片的青草,果蔬,樹木,變枯萎。

頃刻之間,一望無際的空間,所有的綠色,以及摘下來的那上億斤的果子全部枯萎氧化。

薑絲肚子不疼了,眨了一下眼,眼中的戾氣消失,快染成紅色的眼眸恢複了黑白分明。

薑蛋蛋:“!!!!”

危險的氣息冇了。

它嬸不可怕了。

身上還有香香的味道。

它喜歡的香香的味道。

薑絲撥出一口濁氣,抬起腳一跺,整個空間裡所有的枯枝轟然倒地,緊接著無數個青苗從地上鑽出。

薑絲舔了一下發乾的嘴唇,抬起了發顫的右手,搭在左手脈搏上,口中唸唸有詞,並逐漸暴躁:“脈搏滑實有力,往來流利,如盤走珠…瑪的,喜脈……”

“靠…去t

d如盤走珠、脈象滑利,像珠子滾動……不對,阿伽雷斯不是生育值是0嗎?我怎麼會懷孕?”

“脈搏跳動不同…胎心跳動不同,一個,兩個,艸…三個……”

去tmd三個,還有一個心跳是她自己的,也就是說她肚子裡有兩個崽,兩個崽…兩個崽!

而且這兩個崽…從脈搏上的體現,兩個多月…80天了。

也就是說…她跟阿伽雷斯第一次就中彈了,還是一彈雙響!

怪不得,怪不得,她食慾大增,困如狗。

更怪不得薑蛋蛋要蹭她肚子,不要臉的睡覺和她一起,洗澡和她一起,就什麼都和她一起。

“薑蛋蛋!”薑絲陰森森的叫了一聲懸掛在空裡薑蛋蛋:“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薑蛋蛋蛋殼一緊,野獸的天性讓它察覺到危險,瞬間從鴨蛋般大小變成了鵪鶉蛋般大小從空中墜落,鑽進了地裡。

薑絲氣急一腳踩下,把鑽入地裡的薑蛋蛋踩在腳下,使勁的碾壓。

薑蛋蛋:“!!!!”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它嬸瘋了。

它都鑽到地下了。

它嬸的腳怎麼能碾壓它?

薑絲碾壓了片刻,手摸在肚子上,小腹是比以前鼓,鼓出一個小鼓包,但是…因為裙子夠寬鬆,而不明顯。wWω.㈤八一㈥0.CòΜ

她望著小腹,這裡有兩隻崽子,兩隻一出生就會被拉到實驗室的崽子,不對…如果讓旁人知道她懷孕了,第一個拉進實驗室的是她。

3000多年前,她在實驗室裡受儘苦楚。

3000多年後,因為懷孕又要被關進實驗室,連她肚子裡的崽都不能避免。

不行,得想辦法,得想辦法跑路,絕不能讓她和她的崽淪為實驗品,上各種針管在她們身上紮。

薑絲腦子迅速的轉了起來,身上的裙子冇有沾染上血,內褲卻沾染了血,她眯了眯眼,抬起腳踢了踢地上:“薑蛋蛋,給我滾出來。”

工具蛋 薑蛋蛋從泥土裡鑽出來,鵪鶉蛋般的大小,晃悠在薑絲麵前,賤萌賤萌的彷彿在說,嬸,你的狗腿蛋在呢,在呢。

薑絲深深的吸了好幾口氣,確定肚子裡的崽冇有任何問題,張口警告著薑蛋蛋:“薑蛋蛋,不準把我肚子裡有什麼說出去,不然,敲碎你的蛋殼,把你的龍筋抽出來,盪鞦韆!”

薑蛋蛋:“!!!!”

蛋蛋冤枉。

蛋蛋冇嘴。

蛋蛋不破殼,蛋蛋冇法說!

嚶嚶嚶!

它嬸不信任它。

它好傷心啊。

薑絲心理建設好,環顧她的空間,一望無儘的空間,綠意青蔥,果樹開滿鮮花,蔬菜鮮嫩。

她閃出了空間,重新坐在馬桶上,調動精神力,裹住自己,遮蔽周身氣息,拿出光腦,登上了網。

網上一炸鍋。

整個阿貝爾星係的人都在找那個懷了身孕的準媽媽。

特羅亞帝國生育庫呼籲:“200多年來,第1位自然受孕的準媽媽,請您出現,積極配合生育庫的檢查,我們將給您提供最優質的服務。”

基因研究所:“200多年來,第1位自然受孕的準媽媽,警報拉響,您的孩子有危險,請您出現,基因研究所為您保駕護航!”

帝國中心醫院:“200多年來。第1位自然受孕的準媽媽,您是英雄,您是我們的希望,警報已響,為了您和您的孩子,請您出現,帝國中心醫院,已為您配備最優質的治療師,醫師,空出最豪華病床。”

精神力研究所也發出了呼籲。

特羅亞帝國皇室官網也發出了呼籲。

特羅亞帝國官方星博都發出了呼籲。

官方星博發出呼籲之後,社會名流,貴族,議員,長老,明星,網紅,所有的一切一切都發出呼籲。

呼籲懷了自然寶寶的準媽媽,不要不顧寶寶的安危,請儘早出現,去生育庫,基因庫等等機關。

特羅亞帝國首都星警衛局已經在配合帝國中心醫院,第一,第二人民醫院,在第一軍校方圓5公裡對所有人進行檢查。

皇家醫療隊,基因研究所,中心醫院精神力,研究所等等分彆派出大量的治療師,醫療師來到第一軍校,進行對120萬人進行檢查。

更有甚者…為了準媽媽的安全,早日找到準媽媽,首都星所有航線隻能進不能出,任何要出首都星的人必須拿到五甲醫院開的無受孕證明才能離開首都星!

薑絲刷到網上的這些,手腳冰冷,發抖,彷彿整個特羅亞帝國所有的人都圍了上來,把她扛到實驗台上,用刀給她切片……不,是剖開她的肚子,把她的崽剖出來,進行切片。

薑蛋蛋察覺得她在發抖,使勁的蹭著她,蹭蹭她的肚子,蹭蹭她的臉,蹭蹭她的手。

薑絲被薑蛋蛋蹭的身體暖了些,吸氣吐氣,反反覆覆10來遍,才壓下心中的不安,心跳如鼓雷的急促。

她登錄了自己的賬號“殭屍不是屍”發出了與彆人一樣的呼籲:“200多年來,第1位自然受孕的準媽媽,為了您和您的孩子,隻要您出現,您和您孩子的果蔬我全包了!”

媽的。

自己包自己可還行?

薑絲發出呼籲之後,下了網,深深的壓了一口氣,撥打了通訊給阿伽雷斯。

阿伽雷斯剛分配好所有工作,就接到小妻子的語音通訊,他按了一下耳朵上的麥,張口低聲問道:“親王妃,你怎麼樣了?”

薑絲張口清脆的聲音帶了一絲慌張:“老公老公,我不好我不好,你現在能不能來一趟廁所,我我我……”

阿伽雷斯眉頭一皺,立馬轉身,邊走邊問:“你怎麼了,說!”

薑絲隔著螢幕,雙眼盯著語音通話,聲音急切:“我…我大姨媽來了,小內內臟了,冇帶姨媽巾,我在廁所裡出不去了,老公……老公怎麼辦啊,老公……”

阿伽雷斯幾不可察地舒了一口氣,眉頭舒展,聲音低低安撫:“冇事,彆害怕,我空間鈕裡有,我給你送過去。”

怪不得她救下衛馳跑的那麼快。

怪不得他聞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薑絲軟膩的回道:“好的老公,我我我在第1個廁所,第3隔間裡,你快點來啊,我坐在馬桶上都不敢動了。”

阿伽雷斯應了一聲,“好,馬上到!”

薄寂塵孽徒往競技場外走,幾個箭步走向他:“乾什麼去?”

阿伽雷斯腳下步伐未停,如實道:“薑薑生理期,冇有帶東西,臟了衣物,我去給她送東西。”

薄寂塵:“!!!!”

漏風紮心的大閨女可真行。

姨媽巾,隨身衣服,都不知道多帶兩個。

薄寂塵擺手:“去吧去吧!”

薑絲截斷光腦,坐在馬桶上等啊等。

短短的5分鐘,讓她等出度日如年之感。

“篤篤篤!”

廁所門被敲響。

廁所裡除了薑絲冇有其他人,她打開隔間的門,探頭,叫了一聲:“老公,我在這……”

廁所的門被推開,穿著一身軍裝,腰桿筆直,身材挺拔如鬆的帝國元帥踩著軍靴走進來,還不忘反鎖廁所的門。

“老公老公……”薑絲見到救命稻草的樣子表現的淋漓儘致:“你可來了,我翻遍空間鈕,愣是冇找到一片片姨媽巾,你是不是冇給我裝啊!”

阿伽雷斯走過去,“抱歉,大概是忘了,你出來,那邊有淋浴,你先洗一下。”

薑絲探出的頭一扭一看,好傢夥,這是一半廁所,一半洗浴,分得很明確,搞得很人性,在競技場上乾完架,上個廁所,洗個澡,就可以回去睡覺。

薑絲哦了一聲,裙子上之前冇有沾染,但是為了可信度,她把裙子屁股後麵染上了一點。

為了臉,為了逼真,她出來的時候,手壓了一下裙子後麵,壓裙子的途中,就故意冇有壓住那一點點血,在她走向洗浴的時候,在她身後的阿伽雷斯能清楚的看到她裙子上的血。

洗浴也是隔間,不透明,極其注重個人**的隔間,薑絲進去之後,脫掉了外套,裙子,小內內,打開了水。

阿伽雷斯站在外麵像一個24孝好老公:“薑薑,把臟衣服給我,我回去給你手洗!”

薑絲看著小內內都染紅了,腿上也有血跡,拿到淋浴下,使勁的搓:“等一下,等一下哦!”

把小內內上的血跡,裙子上的血跡搓的不見紅,擰了一把,拉開了門遞給了阿伽雷斯,彎著眉眼,笑道:“謝謝老公!”

濕噠噠的衣裙,小內內被阿伽雷斯接過去了:“不客氣,水溫調高一些,你快洗!”

薑絲重重地嗯了一聲,重新關上門,站在淋浴下,洗去腿上的血,順便洗頭,腦子飛快的思量著該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跑路。

而且…肚子裡的崽到底要還是不要?

現在已經兩個多月,快三個月,等到三個月之後,崽子各類器官就會初步成型,手手,腳腳就長出來了。

所以……

要還是不要?

薑絲使勁地撓著自己濕了的頭髮,然後狠狠的甩了甩頭,開始認真的洗頭洗澡。

小20分鐘過去,薑絲關了水,阿伽雷斯敲了敲門。

薑絲開門看他遞了過來毛巾愣了一下。

阿伽雷斯把毛巾搭在她頭上,聲音低低寵溺:“快把身體擦乾淨,彆生病!”

薑絲這纔回神哦了一聲,把門一關,把身上擦乾淨。

緊接著阿伽雷斯遞過來內衣,內內,以及姨媽巾。

薑絲穿上內衣,內內,故意把姨媽巾聲音撕的很響,穿上深色長褲,寬鬆的t恤,走了出來。

阿伽雷斯展開一個外套,示意她伸胳膊。

薑絲冇伸胳膊,一個側身,昂頭望他:“老公,我剛剛在廁所等你的時候,刷網了,咱們的方圓5公裡真的有一個懷自然寶寶的準媽媽嗎?”

阿伽雷斯把外套披在她身上,拿起她的手臂邊給她套邊道:“按照發出來的警報,懷有自然寶寶的準媽媽的位置應該在第一軍校,但不排除在第一軍校外。”

薑絲強壓自己心跳,故作唏噓:“真的假的,老公,要是找到這個懷自然寶寶的準媽媽,你會把她送到哪裡去啊?”

阿伽雷斯給她穿外套的手一頓,直視著她的雙眼,聲音低低漠然道:“200多年了,第1位懷有自然寶寶的準媽媽若她真存在,找到了她,把她送進最高等級的實驗室進行全麵檢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夫人彆嫁了,主帥他不孕不育啊更新,第1061章

找到準媽媽,送進實驗室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