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符離耳麥裡的同僚人魚們聽到她的話,叫了起來:“你確定了那1000多條都是單身魚,都是從祖星來的,來找伴侶的!”

“深海人魚和大祭司生的雌性小魚仔。帶了1000多條祖星的單身魚過來找伴侶,你自己要先下手為強,有你這樣做上司的嗎?”

“就是就是,正所謂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單身魚大家各憑本事追,憑什麼你要先下手為強,過分了!”

“頭,我要請假,我也要把三年的年假全休了,你批準也得批,不批準也得批,回頭我追上伴侶,再生個小魚仔,還得休產假!”

“頭,我也要請假,我也要請假,我有兩年的探親假。”

“頭頭頭,我也有一年的年假,還有三年的探親假,一塊休了,一塊休了,申請報告我已經發給你了,你給我簽,快點給我簽!”

符離冷冷的哼了一聲:“不好意思各位,我的假期上麵已經批了,上麵馬上就會下達任命副潛艇長暫替我的職位。”

“你們現在要請假,不歸我這個休息人魚管,等任命下達之後,你們找副潛艇長,讓他給你們批假期。”

副潛艇長立馬口吐芬芳:“符離,你這條臭魚,能不能要點臉,憑什麼你去追深海人魚,讓我在這裡替你位置?”

“勞資不乾,勞資也要請假,也要追深海人魚,也要生可可愛愛的小魚仔,也要休產假。”

其他人魚附合:“就是就是,1000多條成年深海人魚,啥概唸啊,哪條魚見過這麼多深海人魚啊,要是錯過這回,我是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對對對,要是錯過這回,我生不出可可愛愛的小人魚,符離我跟你不共戴天。”

瑪的,1000多條成年深海人魚,雄的,雌的都有,個個貌美如花,英俊非常,腿又白又長又有力,誰不想搞一條,誰不想搞一條?

符離嗬嗬:“跟我不共戴天,就跟我不共戴天,等我生出來可可愛愛,頭頂魚草,穿著魚尾裙,擁有漂亮小尾巴小魚仔,你們除了羨慕嫉妒恨,還能有啥!”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們講了,我要換衣服上岸了,你們慢慢的潛水,慢慢的守海,加油,我看好你們哦!”

“回來回來,老大老大,頭頭頭,彆掛彆掛,咱們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啊。”

“頭頭頭……”

在眾魚的叫喊之中符離扯掉了耳麥,哼著小歌去換衣服了。

其他人魚氣的問候了符離祖宗十八代。

問候完了之後,其他人已發現自己發出去的請假申請,全都被駁回了,不準請假,不準請假,要堅守崗位,保衛碧虛星人魚以及旅客的人身安全。

1000多號俊男美女往碧虛星中心城走去,人夠多,男的穿一樣,女的穿一樣,飾品是一樣的,墨鏡帽子都是同款,看著壕無人性,引起了很多人魚和旅遊客的目光。

薑絲讓有多遠滾多遠和阿熒領著人走在最前麵,有多遠滾多遠戴的帽子,墨鏡,穿的大褲衩花襯衫,遮住了那標誌性的臉,再加上其他美女帥哥夠多,他也冇有引起注意。

薑絲和靈眼站在旁邊等著1000多號人走過去,跟在他們身後,抬腳才走,走著走著,她用手拉了一下靈眼,壓低的聲音道:“靈眼,好像多了一個!”

“多了一個?”靈眼腳下步伐未停,側目不解:“什麼多了一個?”

薑絲下巴微抬示意他看前麵:“伴生靈多了一個,1202個!”

靈眼眼睛瞬間望向前方,手指微動,一絲綠色的精神力從他的手指傾瀉而出,奔向前方的伴生靈們。

待進了碧虛星中心城,看到的人魚,以及其他國家旅遊的人,獸,蟲子更多了。

整箇中心城建於水上,上億的人魚臨水而居,房子下麵就是海水,下水便是魚尾,上來便是人腿。

中心城分了幾大區域,內區域,外區域,中區域,有錢有勢的人魚住在內區域,條件中等的住在中區域,,一般的住在外區域。

從最外區域到內區域坐飛行器也得兩三小時,薑絲來的時候說好了,不著急,慢慢逛。

因此…進了中心城的外區域,在慢慢的逛街,買東西,看稀奇古怪之物,因為有錢不差錢,看中的都買。

“的確不是伴生靈!”靈眼看著自己那一縷綠色的精神力,纏繞在一個穿著和他們同樣沙灘裙,墨鏡,太陽帽的女孩黑色頭髮上:“她的異能是水係異能,頭髮遮眼之下有魚鰭,是一條人魚!”

薑絲眯起眼看著那黑色頭髮及腰的女孩背影:“我們在船上的時候她冇有出現,那就是下船之後,符離離開之後她出現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她這麼一條人魚在自己的地盤,跟著我們做什麼,不會真的誤以為我們是人魚吧?”

靈眼眉頭微挑:“符離就誤會了你是人魚,誤會了我們是人魚,這半道上出現的人魚誤會,我們是人魚倒也是人之常情。”

薑絲壓低聲音哦吼了一聲:“按照你的意思,她把我們誤會程若魚混進我們的隊伍,搞不好是求偶的?”

靈眼嘴角抿起一絲淺笑:“有可能,畢竟你擁有的那顆海螺金珠是非常非常昂貴的,我現在穿的是袍子,蓋住了手腕。”

“現在我敢保證,如果我把手腕露出來,露出那枚海螺金珠,絕對有很多人搭訕,問我要通訊。”

“那不一定哦……”

薑絲話音落下,一個頂著倆貓耳朵,耳尖生有黑色聳立簇毛獸人旅客,攔住了靈眼,滿臉羞澀道:“你好,我是獸人族,貓科猞猁,我叫猞陸,想和你認識一下,加個通訊,”

突如其來的搭訕,讓薑絲哇哦了一聲,挪開了一步,墨鏡下的雙眼,帶著興趣盎然,望著靈眼。

靈眼望著自己的主人拉開與自己的距離,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一搖頭,猞陸還以為他拒絕呢,連忙道:“那那個帥哥,我是屬於貓科不假,但我不是吃魚的貓。”

“我們貓科猞猁,又稱為狼貓,主要生活在獸人族的寒冷高山,高寒草原地帶,不懼寒冷,散遊泳攀爬,以鼠類、野兔,小野豬,小野鹿為食,我真不吃魚的,我隻是喜歡魚,你放心。”

薑絲:“!!!!”

噗哈哈哈!

這是哪來的小傻貓,在這裡說不吃魚?

看他的目光,看他對魚的樣,都快流哈喇子了。

靈眼聲音溫柔,如泉水叮咚,“嗯,不吃魚的小貓咪是一隻好小貓咪,但是我不是一隻魚,你看錯了。”

猞陸頂著羞澀的臉驚呼:“你不是魚啊!”

靈眼嗯了一聲:“我不是魚,我是一個人哦,一個會拽貓尾巴,扯貓耳朵,拔貓毛的人哦。”

猞陸瞬間豎在頭頂上的兩個貓耳朵炸毛了,連連後退遠離靈眼,那樣子妥妥的他遲了一步貓耳朵,貓尾巴,毛都要被拔光似的。

靈眼滿意的笑了笑,晃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主人,冇有小貓咪擋路,咱們走吧。”

薑絲鄙視了一下猞陸,虧他還是貓科中的狼貓猞猁呢,連個大橘子都不如,她那個大橘子便宜嘛嘛,哪天穿的不是波濤洶湧,捨我其誰,高冷的跟個女王似的,什麼人都撩,什麼人都占便宜。

薑絲胳膊挽在了靈眼胳膊上和他一起逛街,無視著偷偷望著她,頻頻回頭的有多遠滾多遠。

最主要的是俊男美女搭訕的人真不少,有人魚族的,有獸人族的,有蟲子,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想找一個美女帥哥當伴兒,賊有麵兒的事兒。

但伴生靈們麵對搭訕,警惕心特高,堅信著靈眼跟他們說過的,非我族類其心必誅,他們是茫茫宇宙中誕生的新品種,為了安全,不能引狼入室,不能愛上任何人,任何獸,任何蟲子。

一顆白果樹不出現意外的話,活個上千年,幾千年上,萬年不成問題,如果他們這些伴生靈愛上了人,獸,蟲子,人魚,陰愛帶給他們的隻會是痛苦,陰陽相隔。

最主要的是伴生靈和樹是伴生關係,是最親密無間的關係,如果他們中間隔著一個人,獸,蟲子,人魚,很有可能會死人。

樹死了伴生靈就會跟著死,伴生靈死了樹還可以活著,所以自由自在的伴生靈最理想的伴侶是自己的樹,或者是其他伴生靈,絕對不會是其他族群。

靈眼除了猞陸還被其他的搭訕了好幾回。

薑絲冇有被搭訕,大概率是在這些俊男美女中,她個子最矮,跟著他們一起,戴著大帽子,墨鏡,像個冇成熟的奶娃。

也有可能想要對她搭訕的人,迫於某人的死亡凝視,不經意之間精神力的傾斜壓製,讓搭訕的人不敢搭她。

逛了一個下午,眾伴生靈滿載而歸入住在碧虛星最好酒店。

不差錢的薑絲包下了酒店延伸到海裡的中三層。

酒店露出水麵88樓,在水下88樓,總共176樓。

酒店采用了最堅固的材料,除了承重,主體,其它用的都是最堅固的單向玻璃,也就是說住在豪華的酒店裡,可以看到海水,還可以看到在海裡遊泳的人魚。

人魚下海,頭髮如海草飄逸,穿著人魚裙仙氣,胸前遮擋大多數是海草,有頭頂上帶著海帶製作的冠。

薑絲吃好有多遠多遠親自做的飯,洗漱好,躺在床上,窩在靈眼懷裡,聽著有多遠滾多遠講人魚族大祭司的故事。

5個多月的肚子,裡麵兩個崽,比一個崽大多了,但又因薑絲體能強悍,吃了喝了營養都被崽子吸收了,導致她的四肢和臉脖子冇有任何變化,大的隻是肚子。

薑絲聽著故事迷迷糊糊睡著了,靈眼摟著她一動不動,直到她深睡,他才緩緩把她放下,坐起身來。

阿伽雷斯講故事的聲音戛然而止,目光毫不掩飾的望著床上的人,極其渴望想摟她入懷,想讓她在自己懷裡撒嬌,想讓她隻看見他。

可是…被他弄砸了,他冇有立場,隻是眼中泛著渴望,無法采取行動,哪怕她是他的妻子,她肚子裡是他的孩子。

他不敢貿然行動,一丁點都不敢,他現在承受不起任何風險,任何失去她的風險。

就算靈眼無數次故意氣他,冷嘲熱諷,若有所指,他也不敢動怒,不敢反駁,冇理由反駁是一點,還有一點就是他的小妻子就像天邊的雲,星海裡的流星,他夠不著,他對她的瞭解,也隻知其一不知其二三四!

靈眼掀開了蓋在薑絲腿上的被子,露出了小腿。

靈眼對阿伽雷斯勾了勾手指頭,壓著聲音道:“孕婦懷孕5個多月,腿和腳容易浮腫,就算她有治療係精神力,也無法根治這些。”

“給一點你的精神力,幫助她的腿腳消腫,順便供孩子們吞噬,當然,你若不願……”

“我願!”阿伽雷斯不等他把話說完,聲音低低輕輕的應了一聲,隨後凝聚精神力,把手輕輕的落在了薑絲小腿之上。

她的小腿腳麵現在還冇有腫,最多路走多了有些痠疼,但是阿伽雷斯精神力對她來說是補,肚子裡兩個崽也喜歡。

喜歡的察覺到他的精神力,開始在薑絲肚子裡翻滾,翻滾的德行像極了得到稀世珍寶好玩的東西,開心的蹦達一樣。

靈眼坐在床邊看著他,審視著他,眸子明明暗暗,深深淺淺,什麼話也冇講,什麼話也冇問。

阿伽雷斯眼裡隻有他的小妻子,給她輸入過精神力之後,又凝聚了幾個大的精神力球,放在了靈眼麵前,言語極其誠懇:“閣下,麻煩閣下把這些精神力球收一下,可以隨時隨地給她補給。”

每個精神力球都像籃球一樣大,白色的,精神力很純淨,能量很強悍,靈眼眼中一閃,他還不是無可救藥,但是距離配得上主人還差很多。

靈眼把精神力收了,揮了揮手:“你去外間吧,這裡不需要你了。”

帝國元帥阿伽雷斯不敢怒,不敢言,忍著這憋屈,到外間,睡沙發去了。

三更半夜,薑絲被叫喊聲驚喜,發現靈眼變成了一棵樹躺在她身邊,樹不大,跟床的長度差不多。

她冇有叫醒他,掀了被子下床,走了出去,阿熒就賊溜溜的湊了過來:“主人主人,你讓我看的那個人魚,果然不是什麼好人,她約我們這些伴生靈偷偷去泡吧泡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