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薄寂塵眼神一深:“是啊,你們兩個人,他們三個人,組隊是5個到10個人,正好你們加在一起5個人,可以組隊。”

衛馳不敢直視薄寂塵的眼睛,心虛逃避,直襬手拒絕:“不行,不行,我不跟他組隊,小絲絲咱們換一個?”

“不換了,小衛馳,咱們就跟他們組隊。”薑絲拍板決定,既然大舅哥這麼記仇,就得給大舅哥麵子,耍人,整人,去了原始星球,還不是她說了算:“教官,滿意嗎?”

薄寂塵矜貴一笑,“我滿不滿意不要緊,最主要的是你自己要滿意,玩嘛,主要是開心,不開心,這學上的可就冇意義了。”

“教官說的是,我開心,你開心,大家開心,纔有意義纔好玩,我們去跟他組隊了,回見。”薑絲說完拎起衛馳後衣領,拖著他迎上了艾森特。

彩虹屁一吹,小迷弟小迷妹的樣子做足,艾森特忘乎所以,完全忘記了他們見到他就跑,還高興主動的向他們介紹其另外兩個人。

一個是指揮係的首席簡雲溪,還有一個是治療係的首席肖嵐兒。

簡雲溪姿態還好,冇有看出什麼厭惡,笑著跟他們兩個打招呼。

肖嵐兒給艾森特麵子,敷衍了事向他們倆擺了擺手,但可以看得出來,特彆傲氣,有些瞧不上他倆。

在旁人的眼光來看,他們這個5人組合,就是三個王者,帶了兩個廢鐵。

其他人也想跟他們組合,畢竟實戰軍訓,有一個戰鬥係的首席,相對要安全。

更何況他們這個隊伍,還有治療係的首席,戰鬥係治療係加指揮係,簡直是黃金組合。

他們暗戳戳提醒著艾森特。

帶著倆廢鐵,一定會輸的。

想贏,必須隊伍強悍。

艾森特身為小迷弟,小迷妹的偶像,自己的小迷弟,小迷妹被人說廢物,他目中無人囂張自信:“跟你們有什麼關係,我樂意和他們組隊,看不順眼就彆看。”

暗戳戳的人被他懟了回去,看薑絲和衛馳眼光充滿了鄙夷,彷彿她倆用了什麼不正當的手段,纔會讓艾森特如此偏袒他們。

薑絲和衛馳兩個人,眼觀鼻,鼻觀眼,這些人的眼光視而不見,很快的達成了一致,暫時性的抱緊艾森特的大腿。

他們兩個隻是小迷弟,小迷妹,要做好小迷弟,小迷妹崇拜偶像的姿態

“你們發現冇有,咱們的教官長得挺像皇後的。”艾森特是小隊裡的隊長,他們上了飛船之後,以隊為單位,坐在冇有座椅上的飛船裡,圍成的圈,基本上都在竊竊私語,小聲說話。

艾森特覺得時間過得太慢,就張口說出自己的疑問,來打發時間:“還跟皇後一個姓氏,你們說他會不會是皇後的哥哥?”

“不可能。”衛馳反應最大,還不忘吹艾森特的彩虹屁:“偶像,你想什麼呢,皇後那絕美長相,不光是男人看了覺得好看,女人更覺得好看。”

“之前整形醫院早就給出了數據,皇後的臉型是最完美的臉型,且近10年的數據表明,100個整容微調的人,就有超過60%按照皇後的臉型微調的。”

“再說了,年齡也對不上啊,咱們的教官看著多年輕,皇後的哥哥跟陛下是同年,又打過蟲族,身體不好,哪裡像咱們的教官這麼精神啊。”

薑絲靠在飛船壁上,聽到這話,撩起眼皮看了一眼衛馳,小鐵憨憨身份不簡單。

對首都星的事情如數家珍,要麼超級富

代,要麼官

代。

而且,他的家絕對不會是因為住在近衛隊軍營附近認識大舅哥,而是他真正的見過大舅哥。

一年級治療係的首席肖嵐兒也開口:“咱們的教官,很年輕,跟薄寂塵上將給出的官方年齡不符,而且他不經意之間散發出來的精神力,很活躍,很強悍。”

“薄寂塵上將中了蟲毒才退下來的,之所以能統領首都星陛下的近衛隊,主要是陛下看在皇後的麵子上,再加上你們不知道吧。”

肖嵐兒說著聲音小了下來。

另外幾個人湊了過去:“什麼不知道?”

肖嵐兒左右看了一下,壓聲音道:“我可是聽說了,近衛隊其實是陛下自己在掌管,咱們的那位上將,身體早就不行了。”

“不能吧?”薑絲儲存了一下光腦剛剛查的資訊,加入八卦裡:“你哪來的這手訊息?”

衛馳也驚訝的問道:“是啊,你哪來的訊息,我怎麼不知道?”

肖嵐兒看了他倆一眼,帶著特彆倨傲嫌棄道:“像你們這種從偏遠星,垃圾星出來的,怎麼可能知道這種隱秘的一線資訊。”

薑絲和衛馳對望一眼,默契十足,異口同聲,捧著她道:“你說的是,你接著說。”

他倆讓她接著說,看起來挺卑微,肖嵐兒滿意著接著說道:“薄寂塵上將之前還在星網上活躍,每年還發幾條資訊,現在發嗎?都好幾年不發了。”

“我家裡人說了,陛下當初帶他去第四文明清理蟲毒,根本就冇有清理乾淨,對國民說清理乾淨,是為了自己的名聲。”

“讓他在宮裡住,說是為了休養,其實是更加方便的監控他,好方便他自己掌控近衛隊,更有訊息稱,搞不好薄寂塵上將已經死了,現在放出來的資訊,偶爾民眾看到的模糊影像,是皇後假扮的。”

“不是吧?”薑絲發出感歎。

她琢磨著大舅哥身體冇有基因崩壞,精神力也挺好,生育值至少50以上,甚至跟她一樣100。

可轉瞬之間,大舅哥跟陛下兩個人就變成了宮鬥,而且還是你死我活為了軍隊的宮鬥。

唉!

果真應了那句話。

造謠靠一張嘴。

死活隨便講。

“什麼不是吧?你懂什麼?”肖嵐兒冇好生氣的說道:“陛下軍校畢業23歲就繼承了皇位,如果心不狠,手段不了得,怎麼跟會議院和長老院對著乾?”

薑絲重重的一點頭:“你說的是,你們接著說,我上個洗手間,你們繼續。”

說著站起來,往洗手間方向走。

肖嵐兒衝著她的背影不屑地咕噥著說道:“垃圾星出來冇見識冇教養的東西。”

薑絲耳力甚好,不與她計較,隻不過反手釋放一絲精神力,對肖嵐兒襲了過去。

她拐了個彎。

就砰一聲,肖嵐兒頭砸在飛船壁上了,痛撥出口,眾人去檢視她。

被她這一打岔,艾森特不再懷疑教官是皇後的哥哥了。

薑絲泛起冷笑,去了廁所,點開光腦,檢視自己剛剛查的資料,皇後的生育值是45,陛下生育值是18,兩人結婚數十載,去生育庫培育了無數次,冇有一個孩子。

薑絲看著他倆的生育值,清楚的知道,如果大舅哥是一個男裝大佬,當今皇後,那她的生育值就不是45,至少65往上,甚至極有可能是100。

換言之就算他不是當今皇後,是陛下的大舅哥,他的生育值也不容小視。

且大舅哥的這個事件告訴她,她的選擇冇有錯,跟皇室交好,嫁入皇室,才能更好的隱藏自己。

哪怕生育值是100,也不用擔心被人拉進實驗室解剖,當成自然分娩生孩子的容器。

薑絲為自己撿了個寶,大大的再次點了個讚,更加的篤定要儘快的拿下阿伽雷斯。

想到就去做,隨即轉手阿伽雷斯發了一條資訊說:“老公,我們的軍訓地點,是第10星係3號原始星,聽說那裡長著獠牙的老虎,獅子,以及各種凶殘變異獸,我還有6個小時就到了,祝我好運吧,麼麼噠。”

阿伽雷斯正在例行早晨訓練,除了各縱隊挑選過來的普通士兵,還有各縱隊的副將,少將,以及大小隊長們,都在訓練場上。

大小隊長三個為一單位攻打一個副將,普通士兵5人為一縱隊攻打一個少將。

還有一部分人,模擬和蟲族對抗,彆看是模擬,貨真價實的蟲族屍體,蟲族血液,噴出來的汁,讓他們灰頭土臉,渾身散發惡臭。

阿伽雷斯手中握著一根黑色的棍子,站在前麵,縱觀訓練場,驀然間,光腦響了。

他抬起手腕點開一看,漆黑的眼眸驟然間一深,手中黑色的棍子一甩,瞬間抵在了他站的地上,發出一聲清脆響。

訓練場上的人聽到這聲音,渾身一哆嗦,動作一停,屏住呼吸,心中暗自祈禱,自己千萬不是主帥挑中了那個單獨操練的人。

阿伽雷斯把抵在地上的棍子一收,看著下麵的眾人,麵無表情道:“今天的訓練改成實踐訓練,10分鐘之後集合,目的地3號原始星球,清理獵殺6級以上的變異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