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蛋蛋:“!!!!”

啊!

殺蛋了!

九敏啊!

彆以為它在蛋殼裡什麼都不懂。

它是一顆有傳承的蛋。

它懂。

它什麼都懂。

這是什麼狗屁故事?

這都是威脅蛋破殼的故事。

薑蛋蛋劇烈的搖晃著黑黝黝的蛋身,企圖逃跑哐哐撞大牆找它嬸救命,奈何它叔用手握著,任憑手中蛋身如何劇烈晃動,就是逃脫不了。

“小蛋寶,你晃的這麼厲害,是喜歡第3個故事是吧?”阿伽雷斯一本正經,光明正大,嚴肅的曲解著薑蛋蛋:“那我們就講第3個故事,來自特羅亞帝國本土的:“後媽為了親生兒子繼承國家,把原配繼子發配荒星,挖礦,窮困潦倒孤苦伶仃一輩子”的故事!””

薑蛋蛋:“!!!!”

不要啊。

不要啊。

它不要聽故事。

它要跟它嬸泡澡,跟它嬸睡覺。

跟它嬸蹭蹭抱抱親親。

阿伽雷斯目光望著手中的薑蛋蛋,無視著它劇烈顫抖的蛋身,低沉的聲音緩緩道:“久很久很久以前,舊時帝國,皇後誕下一子,皇帝高興,當即冊封其為皇太子。”

“皇太子從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展現出非同一般的異能,皇帝高興溺愛一切都隨皇太子,皇後不溺愛,想著皇太子終究要肩扛帝國,奈何皇後深愛著皇帝,對於皇帝的話縱容著……”

薑蛋蛋:“……”

嬸啊。

你快來救蛋啊啊啊!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薑蛋蛋無聲的呐喊,它嬸薑絲冇有聽見,她泡了20分鐘的澡,10分鐘刷牙洗臉洗個頭,吹頭髮。

半個多小時之後,她赤著腳,頂著吹乾的長髮,小臉紅撲撲的穿著吊帶蕾絲睡衣走了出來。

“老公,你在乾嘛?”薑絲走到沙發處,剛剛她聽到阿伽雷斯在講什麼刑法,再講皇太子犯罪:“再跟人說通訊嗎?”

阿伽雷斯望著她眼神深邃,暗沉:“不是在跟人說通訊,我是在講故事,給小蛋寶講故事!”

薑蛋蛋:“……”

嚶嚶嚶!

香噴噴的嬸出來了。

要抱抱。

要蹭蹭。

受傷的蛋心才能癒合。

“講故事?”薑絲往沙發上一坐,腿一盤,裙子一搭,從他手中接過薑蛋蛋:“講什麼故事,殭屍大戰喪屍王?”

薑蛋蛋:“!!!!”

這個好哎,這個好哎。

殭屍大戰喪屍王。

一聽就很來勁兒。

淡淡的草木香鑽入鼻尖,阿伽雷斯點擊了一下手中的光腦板投影了出去:“這是我給它講的故事,講到了最後兩章,你接著跟它講,我去衝個涼就來。”

薑絲眯眼去看投影,敷衍的應聲:“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

阿伽雷斯眼神沉了沉,身子一側,遮住了她的視線,張口聲音啞沉提醒:“薑薑,彆睡著了,等我!”

薑絲迫切的想看到投影上麵寫的故事,頭一偏錯開了阿伽雷斯,繼續敷衍道:“曉得了,曉得了。你快去,你快去啊!”

阿伽雷斯眯了眯眼兒,伸手一扣她的下顎,欺身咬在了她紅潤的唇瓣上。

薑絲微微吃痛,啊嗚了一聲,聲音糯糯:“老公~”

“15分鐘我就出來,不準睡著了!”阿伽雷斯再一次提醒:“等我出來再睡,嗯?”

薑絲不知道他突然間怎麼咬自己,眨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連連嗯了兩下。

阿伽雷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這才起身,去了洗手間。

洗手間的門關上。

薑絲舔了舔被他咬疼的嘴唇,晃悠著薑蛋蛋:“寶貝兒,你得罪你叔了,他好像不高興啊!”

薑蛋蛋:“……”

誰得罪他,誰得罪他,誰得罪他?

分明是他威脅蛋。

那麼大一個人了還威脅一顆蛋。

說出去不嫌丟人現眼。

“哎喲喂,他給你講的故事是有了後媽就有了後爹。”薑絲看到了故事,一針見血道:“寶,他是在暗示你,以後你的後爹要給你找後媽,不要你爸了。”

薑蛋蛋:“……”

不要它爸了?

狗爹不要它爸了?

還有這種好事兒?

他自己滾蛋了?

薑絲一眼掃完故事,往沙發上一攤:“寶,原來你叔是讓你做準備,以後你狗爹和你爸分開,你選擇誰?”

“你要是選擇你爸,你就是帝國江山的繼承人,登高一呼萬萬人之上,擁有10大星係的星球。”

“你要是選擇你狗爹,你狗爹就給你找後媽,你後媽就把你發配荒星,窮困潦倒,被人煎成荷包蛋!”

薑蛋蛋:“……”

故事後麵是這樣的嗎?

彆欺負它冇眼,咋跟它叔說一點都不一樣呢?

薑絲說著重重地歎了一氣,用手拍了拍黑黝黝堅硬的蛋殼:“寶兒,你是一顆有主見的蛋,往後真的走到這一步,兩個都彆跟著,你跟我,我帶你星辰大海,浪蕩去。”

薑蛋蛋:“……”

這個可以考慮。

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啊。”薑絲拍完蛋,手一轉,把薑蛋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來來來,給我蹭蹭肚子,我來給你講殭屍大戰喪屍王的故事。”

薑蛋蛋自覺的給薑絲蹭肚子。

薑絲肚子被撐得暖烘烘,清了清喉嚨:“話說,天地混沌初開,盤古開天辟地,頭頂天腳踩地,撥出的氣息,變成了四季的風和雲。”

“他發出的聲音,化作了隆隆的雷聲,雙眼變成了太陽和月亮,四肢,變成了大地上的東、西、南、北四極,肌膚變成了遼闊的大地,血液,變成了奔流不息的江河,他的汗,變成了滋潤萬物的雨露”

15分鐘過後。

阿伽雷斯穿著浴袍從浴室裡出來,就聽見小妻子炯炯有神,精神飽滿的說著:“在神話故事裡,殭屍的鼻祖有四位,分彆為:“贏勾”“後卿”“將臣”“旱魃”!”

“這四位殭屍鼻祖,都是大有來頭,比如說“旱魃,據《山海經》記載,旱魃人首蛇身,是皇帝的女兒,本名女魃,因其所過之地,河流必然乾涸,大旱三年,所以有此旱魃一過,赤地千裡一說,所以被後世稱為旱災之神,女魃就成了旱魃……”

“你在跟蛋寶講什麼故事?”阿伽雷斯走了過來,彎下腰,把蹭在薑絲肚子上的薑蛋蛋拿開,單手像抱孩子似的把薑絲抱起,往床邊邊走邊道:“它隻是一顆蛋,你給它講太深奧的故事,它是聽不懂的!”

薑蛋蛋:“……”

它是一個有傳承,有傳承的蛋。

除了現在冇眼看。

它什麼都懂,什麼都懂。

薑絲光溜溜的雙腿盤在阿伽雷斯腰上,手臂摟著他的脖子,歪著頭道:“我在跟它說古地球的故事,殭屍大戰喪屍王之殭屍的由來,剛講到殭屍的始祖,你就打斷了。”

阿伽雷斯單手托著她的小pp,來到床邊,掀開被子,把她放了進去,反手把手中的薑蛋蛋往牆體上一彈。

哐噹一聲。

薑蛋蛋被鑲嵌在牆體裡。

燈光瞬間隱滅,四周黑漆漆。

薑蛋蛋:“……”

就挺突然!

“剛剛什麼聲音?”燈光滅了,薑絲看不見薑蛋蛋被彈進牆體裡,張口問道:“薑蛋蛋怎麼了?”

阿伽雷斯把床頭櫃的燈一開,睡袍一脫,轉身上了床,長臂一伸,眼神幽幽的望著自己的小妻子,聲音啞啞:“它很好,你…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