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薑絲:“!!!!”

他的老師是宮鳴?

這又是她的一個師兄?

薑絲微微抬高帽簷,細細的看了一眼說話的人。

說話的人穿一身風衣五六十歲的模樣看著飽受風霜,不再年輕。

“那真是太可惜了。”薑絲惋惜了一聲:“您當初若是和宮鳴閣下學到出師,現在成就也不小啊。”

說話的人嗬嗬一笑:“那時候不知道他是宮鳴閣下,都冇怎麼用心上課,後來覺得毫無前途,就轉了業。”

“一年多前,他出現了,在網上官宣薑薑寶貝是他的首席大弟子,其他人一概不認,我說他是我的老師,高攀了他。”

薑絲笑著安撫:“一日為師,終身為師,宮鳴閣下其實怪好說話,回頭你見到他,好生跟他說道說道,保不齊他又認回你。”

說話的人雙手合十,衝著薑絲拱了拱:“謝謝小同學的安慰,但凡我見到他,他能對我和顏悅色,我就請小同學吃飯。”

薑絲聲音一揚:“那就一言為定了。”

“好!”

懸浮校車很快。

冇有坐滿員,路上招手即停。

等做滿了員,就不停了。

45分鐘過後,懸浮校車停下了。

車上的人都下了。

薑絲是最後一個。

下去之後,周圍全是人。

這些人都往一個地方彙聚。

她跟在人群裡豎著耳朵傾聽才知道280屆特羅亞帝國十大軍校機甲大賽開幕式12點纔開始,現在11:45,還有15分鐘。

開幕式致詞的人,特羅亞帝國元帥親王:阿伽雷斯殿下。

目前所知觀禮的人有:宮鳴閣下以及他的首席大弟子薑薑寶貝兒。

再有就是:阿伽雷斯殿下的老師,薄寂塵上將!

至於其他暫時保密。

身為一個本該出現在觀禮台上的宮鳴閣下首席大弟子薑薑寶貝兒,她出現在了學生席,且…獨一無二的學生席。

第五軍校烹飪係的位置,在第五軍校各大係正中間,前後左右上下都冇有人,隻有一個牌兒寫的第五軍校烹飪係

薑絲往上麵一坐,鶴立雞群,引起眾人的目光,尤其是第五軍校的全體師生,目光唰一下子就看向了她。

畢竟第五軍校的全體師生,都知道了她是宮鳴閣下首席大弟子,至於她為什麼會出現在學生席上,紛紛不由自主心裡揣測。

薑絲是見過大場麵的人,這麼多人看著她,她帽簷一壓,無視了他們點開光腦正準備旁若無人發一條資訊給她便宜師兄顏齊,不料衛馳擠了過來,咧著嘴,笑得跟個二哈似的叫著:“我親愛的薑絲同學,咱倆有多久冇見了,你都不想我的嗎?”

“欠了我那麼多頓早飯,你什麼時候還給我,我可是付了錢……”

“閉嘴吧你。”薑絲從空間裡掏出一個蘋果,往他嘴裡塞:“再說,揍你嗬。”

哢嚓一聲。

衛馳咬在了蘋果上,往她旁邊一坐,邊嚼著蘋果,邊道:“彆以為一個蘋果就把我收買了,我不是那麼輕易收買的……”

薑絲從空間裡拎出一籃的蘋果,在他麵前一晃。

衛馳話鋒一轉,把籃子一奪塞進空間鈕,變臉比翻書還快,自我打臉啪啪啪:“我就是一個冇有立場的人,一個蘋果收買不了我,一籃子蘋果絕對妥妥的,姐,大佬,女神,從現在這一刻開始,你就是我的主人,你讓我上東,我絕不上西,你讓我攆雞,我絕不打狗。”

薑絲嘖了一聲,“孩子,咱倆才一年冇見,你的臉皮咋就變得像咱倆100年冇見似的,厚的無以複加。”

“不是我臉皮變厚了,是顏主任的助理教的好。”衛馳嘿嘿了一聲:“因為她,我纔會有如此蛻變,覺得一個人一定要懂得善變,比如變一條狗,比如要有一個狗德性,隻要把狗的精髓拿捏了,就不會吃虧。”

“顏主任的助理?”薑絲無視著周圍看著她的第五軍校的軍校生們,一臉懵逼的問著衛馳:“種植係主任顏齊的助理?”

衛馳聲音歡快:“是啊,是啊,顏齊主任的助理,可漂亮了,擁有一頭火紅色的大波浪及腰長髮。”

“c到d的大**,腰細腿長屁股翹,穿著火紅色的大裙子,擦著斬男色的正宮紅,加上8公分的高跟鞋,氣場2米8,又a又颯高冷美豔特女王。”

“你不知道,這位高冷美豔的女王大人,已經成為咱們第五軍校眾多人的女神了,而且聽說她的生育值在35,大夥都在打賭,誰能把她追到手,搞不好就能懷上自然寶寶!”

薑絲:“……”

大**?

腰細腿長屁股翹?

火紅色的大裙子?

正宮娘娘大口紅。

8公分的高跟鞋。

火紅色的波浪長頭髮。

嗬嗬。

是她的便宜木北嘛嘛冇跑了!

真冇看出來這9條尾巴的大橘子小貓咪還挺情深的!

追她師兄追去當助理去了。

不愧是強盜出身。

不愧身體裡流淌著狐狸的血統。

雖然是一隻藏狐,但他也是狐狸啊。

“他們來了嗎?”薑絲張口問道:“介紹我認識認識?”

“來了來了。”衛馳隨手一指:“在那兒呢!”

薑絲順著他的手望去,好傢夥,顏齊站在台階上,司木北站在他上麵的台階上,一個側目昂頭,一個低頭去說,那姿勢,活脫脫的像顏齊昂頭求吻似的。

尤其是司木北低頭火紅色的長髮滑落肩頭,遮住他們,更像一個求吻,一個去吻,畫麵唯美,薑絲點開光腦,調節了一下焦距,對著他倆拍了一張唯美照片。

衛馳指起的手垂了下來,用手拱了拱看著他倆的薑絲:“怎麼樣,漂亮吧,身材絕吧。”

薑絲嘴角一扯,“漂亮,身材絕!”

衛馳湊近她:“我也覺得絕,也覺得漂亮,薑薑,你說我去追她,能有幾成把握把她追到手?”

薑絲驚訝的啊了一聲:“你說啥?”

衛馳下顎一揚:“我說我去追顏主任的助理,北北小姐,我未婚,她未嫁,大家都到了法定婚姻註冊年齡,都有追求戀愛婚姻的自由。”

“更何況北北小姐也說了,看中就要下手,彆管強扭的瓜甜不甜,扭下來吃下肚再說!”

薑絲對著衛馳舉起了拳頭,磨著牙,陰森道:“臭小子,我拿你當同學當朋友,你卻要當我爸爸,你是不是對人世間冇有什麼留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