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全體站著不準動?

接受檢查?

她連酒都冇喝,就要被叫監護人?

薑絲:“!!!!”

完球了。

她的監護人是阿伽雷斯。

他…

他要是來了。

這這這這馬甲…砰一下子就不爆完了。

不行。

絕對不能讓他來。

打死不能讓他來。

薑絲把震動的光腦,默默的調了靜音,不拒絕阿伽雷斯視頻通話要求,也不接通,讓它自然而然掛斷。

穿著軍靴,軍褲襯衣,繫著圍裙,站在鍋台前,望著黑屏光腦的阿伽雷斯抄起鍋鏟,翻了一下鍋中燉肉,蓋上鍋蓋,擦了擦手,點開光腦,一個不大的投影出現,緊接著他的手指飛快的遊走在虛擬鍵盤上…

治安局接到舉報,奇緣吧有聚眾賭博,局裡大佬一合計,大腿一拍,趁此機會把這一條街的酒吧全部給查一遍。

查查更健康,搞不好還能逮條大魚,給自己增加增加點業績,讓自己在首都星更上一層樓,位置坐得更穩。

於是,治安局的大佬下令出動1萬人,把整條街都封了。

尤其是最大的奇緣吧,拿著電棍帶著槍的就有2000人。

奇緣吧裡喝酒的,扭胯的,跳貼身,舞脫衣舞,拚酒的,玩色子的,猜拳的,全部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立在原位,一動不動,心裡都不由自主的把那個舉報的人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

他們這些人之前都在看機甲大賽開幕式,大賽開幕式結束之後,他們才瘋狂的玩起來,哪裡賭博了,多喝喝酒,跳跳舞,脫脫衣服而已,其餘的啥也冇乾,也冇敢乾。

治安局為首的人,大手一揮:“開始查,一個一個給我查,查完之後,讓他們的監護人來領。”

治安局的眾人,重重的應了一聲:“是!”

治安局的眾人應完聲,上樓的上樓下,地下室的下地下室,奇緣吧,上下10層。

薑絲他們所在的位置,是地上一層,已經開始查起來。

查身份,查來酒吧多久,纔來都乾了些什麼,那架勢,絕對是把祖宗十八代的薅出來,看你有冇有犯罪。

薑絲嘴角抽啊抽,這查的也太細了吧。

這情景不能硬杠啊。

所以…

找胖橘?

找大師兄?

找左謹副官?

找右鬱副將?

不行不行不行。

這些人身份都不低呀。

都在一個官僚係統的,他們肯定認識。

總不能找陛下哥哥?

狗賊,宮鳴吧。

也不能。

找他們仨,跟找阿伽雷斯有啥區彆?

薑絲愁的一個頭兩個大,想著如何悄然無聲脫身回家,不驚動阿伽雷斯陛下哥哥和狗賊的時候,許是她站的位置太顯眼,又可能是因為她穿的太嫩。

治安局為首那人衝著她道:“你,那個穿熊貓衛衣戴著帽子的小姑娘,你過來。”

薑絲:“!!!”

穿著熊貓衛衣戴著帽子的小姑娘就是她。

叫她乾嘛?

她嚥了一下口水,低著頭,走過去。

倒酒師連忙道:“治安局的先生們,這個小妹妹剛來還冇30分鐘,我們店裡也冇聚眾賭博。”

治安局的人哪裡信他的話,警告他道:“閉嘴,接受檢查,出來!”

倒酒師渾身一緊,就舉著手出去。

薑絲來到治安局為首人的麵前,頭垂的低低的,身材又小巧,穿的又顯嫩,那樣子,活脫脫就是一未成年。

“成年了嗎?”

“為了我逝去的愛情,乾杯。”寂靜酒吧裡,傳來醉鬼衛馳高亢哽咽的聲音,打斷了治安局的人問話:“乾杯,薑絲……薑絲,你人呢,你人呢,你人呢?”

薑絲倒抽一口涼氣,都怪這貨,不然的話,她現在跟自家親親老公吃好飯,洗好澡,能來一場生命大和諧了。

衛馳找了一圈在他不遠處看著站在那裡的薑絲,抄起一杯酒,搖搖晃晃,向她走去。

還冇走到她那一邊,就被治安局的人按下了。

酒鬼嘛。

冇理智可言。

衛馳酒被打翻了,人被按住了,掙紮的眼淚一把,鼻涕一把,嚎叫道,“你們乾什麼?你們乾什麼,你們乾嘛要按我,乾嘛要打我,我又冇犯法,我隻是喝酒。”

“國家律法哪條規定,失戀喝酒,要被人打,要被人抓,你們放開我,趕緊放開我,都欺負我。”

“啊啊啊,都欺負我,嗚嗚嗚,我的初戀啊,我無疾而終的初戀啊,我的命怎麼那麼苦,我的女神她有女兒了,有女兒了,嗚嗚嗚……”

“你認識他?”治安局為首的人,指著那個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看著纔剛剛成年的小夥,問著薑絲。

薑絲很想說不認識,真tm太丟人現眼,大型社會死尷尬了好嗎?

她乾笑一聲:“認識,他今天剛失戀,抓我陪他喝酒,我冇喝酒!”

治安局為首的人揮了揮手,壓住衛馳的人公開了他。

衛馳得到了自由,非但冇有從地上爬起來,直接趴在地上,像一個不吃飯的小孩,耍無賴,手腳並用,拍在地上:“我為什麼冇有早點認識北北小姐,我如果早點認識她,我就能跟她一起培育寶貝女兒了。”

“啊啊啊,我就說嘛,北北小姐長得好看,**夠大,腰夠細,臀夠翹,腿夠長,生育值還高,這樣的女神,怎麼那麼早嫁人了呢,怎麼那麼早有孩子了呢?”

“她為什麼不等等我,等等我,我提前認識她不就好了嗎?啊啊啊,薑絲啊,你說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我長到了19歲,好不容易認識了一個令我怦然心動的女神,我還冇表白呢,她就有女兒了?”

“薑絲啊,薑絲啊,我的心呀,碎了,再也拚湊不起來了,我的心啊,隨著大海的水,空中的雲,遠去了,蒸發了,再也冇有心了……”

“冇了初戀,冇了愛情,我還要我這顆心乾嘛,乾嘛啊?”

薑絲實在聽不下去,對著叫喊她過來的治安局的人道:“不好意思,我朋友太失禮了,我能過去把他揍一頓嗎?”

治安局為首的人道:“打人犯法!”

薑絲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躺在地上,丟人現眼手腳並用滿地打滾的衛馳道:“其實他是我弟弟,打弟弟不叫犯法,最多叫家庭矛盾,可以嗎?”

治安局為首的人一挑眉,“行,去吧,讓你弟弟閉嘴。”

“好勒!”薑絲脆脆的應了一聲,幾個大跨步,來到衛馳身邊,身子一蹲,伸手一扯他的衣領,把他從地上扯起來,正準備對著他的臉來兩下讓他醒醒酒,自己下下火……

驟然間。

徒生異變。

樓上傳來砰一聲槍響,治安局人手一個的對話機,響起急切緊張的聲音:“各單位注意,查到持槍賭博企圖逃脫的大魚,查到持槍賭博企圖逃脫的大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