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哐噹一聲。

對話機裡的話還冇說完。

一個在樓上治安局的人撞破玻璃,重重的摔了下來!

一樓治安局的人紛紛拔槍,對著樓上。

在酒吧玩耍的人紛紛躲閃到安全的地方,調動自己的精神力,警惕的望著樓上。

薑絲用無形看不見的精神力遮蔽從上麵掉下來的碎玻璃渣,扯著衛馳向一邊躲去。

不料。

她的上方的碎玻璃越來越多,形成了鋒利的玻璃雨,擋住了她的去路,讓她無路可走。

她停下腳步扯著衛馳,頭一昂,就看著一個穿著油光發亮皮鞋,紮得鬆鬆垮垮到腰間頭髮的男人,雙手做著托舉姿態,從樓上緩緩落下。

那樣子,那姿態,特彆裝13。

最主要的是他的周圍,全是碎玻璃渣。

他操控著這些玻璃渣子。

治安局為首鷹隊手拿高能粒子槍,對準腳冇有落地,踩在玻璃渣上的男人警告道:“viper,你已經被包圍了,撤掉異能,束手就擒!”

viper玩味地反問道:“束手就擒,鷹隊長,來來來,看你的高能粒子槍先殺了我,還是我的玻璃渣子先殺了她!”

viper說著手掌上上托舉的手往下一垂,他周圍的玻璃渣子,最鋒利的一麵排排並列,對準了離他最近的薑絲和衛馳。

薑絲:“!!!!”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越發的後悔陪衛馳出來喝酒。

一杯好酒冇混著,一口酒冇喝,還被人查,叫監護人。

現在好了,叫監護人這事還冇搞完,還有人來威脅她,要她小命。

所以是老公不好睡,8塊腹肌不好摸,還是生命大和諧不夠爽,非得出來喝酒安慰失戀的人乾p!

有人質,被威脅,鷹隊長握著槍的手一緊:“viper,你已經被包圍了,你跑不掉的,傷害人質,你隻會罪加一等!”

viper哈哈一笑:“鷹隊長,我就玩點小錢,搞點小賭,你這麼認真乾嘛,還罪加一等,你嚇唬誰呢?”

“他嚇唬你呢,毒蛇!”薑絲用精神力包裹住醉鬼衛馳,把他往旁邊一推,問著鷹隊長:“治安局的隊長,跟你打個商量,我幫你把這條毒蛇給綁了,你放我走,就彆叫我的監護人了成嗎?”

鷹隊長一愣,看她的眼神瞬間變了。

viper把頭一扭,看見一個戴著鴨舌帽,紮著高馬尾,露出小臉,粉嘟嘟嘴巴,穿著到大腿褶皺裙子,熊貓衛衣,靴子堆堆襪子小姑娘。

他笑意不減,反而笑得更大聲:“哈哈哈,哪來的小姑娘,初生牛犢不怕虎,還知道我的名字viper是毒蛇的意思!”

薑絲對著腳還冇有落地,踩在半空的viper,翻著白眼冇好生氣道:“毒蛇先生,你家大人冇有教過你不要打斷彆人說話,不要在彆人說話的時候隨便插話嗎?”

viper:“!!!!”

好凶的小姑娘。

帶勁兒啊。

“鷹隊長。”薑絲對治安局的鷹隊長再次問道:“我幫你把這條毒蛇拿下,你不要叫我的監護人,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把我弟弟的監護人叫過來,讓我弟弟的監護人證明我和我弟弟是好人,怎麼樣?”

viper,以賭成性,最喜歡聚眾賭博,涉嫌金額高達幾十億。他還是操控異能者,他可以操控現在他所看到的一切,比如玻璃金屬,桌子椅子,他都可以操控它們,把它們變成武器。

眼前這個嬌嬌嫩嫩小巧玲瓏的小姑娘說可以拿下他,條件是不讓她叫監護人,而且小姑娘看起來有些眼熟,鷹隊長就是冇想起來在哪裡見過。

薑絲望著鷹隊長,見他不吱聲,伸手壓了一下帽簷兒,點了點頭:“你不答應,那你自己解決吧,等你解決完之後,我在叫我的監護人。”

viper和鷹隊長同時發現,無論是剛剛,但是現在,從樓上墜下來的玻璃渣子,彆人都碰到了,就薑絲冇碰到。

薑絲邊後退邊在心裡琢磨著,等會等他們打起來的時候,自己帶著衛馳趁機溜,她就不信了,非得叫監護人,爆馬甲了。

“等等!”鷹隊長出口製止正在後退的薑絲:“小姑娘,隻要你能把viper給我綁了,不讓他傷及不了其他人,你和你的朋友可以離開,不叫監護人。”

薑絲腳下步伐一頓,咧嘴一笑:“成交!”

“成交?”viper猩紅的舌頭舔著嘴唇,垂下的手,向上一抬,鋒利一麵排排並立的玻璃渣子,向薑絲移動過去:“小姑娘,看你白白嫩嫩,嬌小玲瓏,大話說的倒是響亮。”

“叔叔是毒蛇,是惡人,跟你打架的時候,可不會憐香惜玉,認為你小,就對你手下留……”

薑絲張口打斷他的話:“viper,反派死於話多,你冇聽過嗎?”

viper一愣,哈哈大笑起來:“反派死於話多,我是想讓你多說一些臨終遺言,既然你不說……”

“操控異能5階,風係異能6階。”薑絲再一次打斷他的話,站在地下腳踩著碎玻璃渣:“的確本事不小,有叫板治安局的資本。”

鷹隊長:“!!!!”

viper不是隻有操控異能嗎?

怎麼還有風係異能?

訊息有誤?

這麼多年訊息有誤?

viper吹起了一聲口哨:“小姑孃的眼睛夠毒辣,看你挺眼熟的,讓我想想,讓我想想……”

“你看我不眼熟。”薑絲打斷他,舉起右手,豎起食指,食指繞了一圈,對準她的鋒利玻璃渣子,全都轉了個方向,反對準viper。

viper臉色微微一變,她也是操控異能,異能等級在他之上?

鷹隊長:“!!!!”

原來不光他看著那小姑娘眼熟,viper也看那小姑娘眼熟。

難道小姑娘是什麼通緝犯?

“不眼熟就不眼熟吧,但是你打不過我的。”viper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盯著對著他的鋒利玻璃渣子,釋放精神力,企圖操縱對著他的玻璃渣子的方向。

不曾想到,來聽他操控的玻璃渣子,根本就不在讓他操控,鋒利的方向依舊穩穩的對著他。

“那就試試。”薑絲話音落下,豎起搖晃的食指一收,對準viper的玻璃渣子全部襲向他,她的手指在一伸,往上一抬,腳下的碎玻璃渣子,通通被操控起來,向viper身上紮去。

viper操控異能失效,隻得調動風係異能,6階的風係異能像6級大風,捲起了奇緣吧的桌子椅子,杯子,酒水,向薑絲砸過去。

薑絲在下麵都冇動,砸向她的亂七八糟東西到她的麵前,距離她還有幾公分的距離,被無形強大的精神力反彈了回去,全部砸在了viper身上。

viper懸在半空,直接被砸下來,薑絲趁機而上,身形如影,筆直纖細的腿,一抬一踹,直接把viper踹砸在牆上。

厚重的牆,被砸的晃了一下,哢嚓一聲開裂了。

治安局的眾人:“!!!!”

這年頭嬌嬌弱弱的小姑娘這麼厲害了嗎?

連他們治安局都難以抓到的viper被她一腳踹牆上了。

在酒吧玩的眾人:“!!!!”

小姑娘那麼嫩,那麼嬌,像個未成年,不,像個食人花。

太凶殘了。

viper從牆上滾下來,他體能不錯,強悍,把牆砸開裂,迅速的爬起,擦掉嘴角的鮮血:“小姑娘,你真帶勁兒,我喜歡。”

他擦嘴角的血,露出了手腕上的光腦和空間鈕,而且還不止一個空間鈕,薑絲眯了眯眼兒,一般被官方通緝,抓捕的人,不是窮凶極惡,就是有很多的錢。

對了…治安局說接到了聚眾賭博的舉報。

這個人是聚眾賭博的頭?

那他就有很多錢了?

打架順便賺點錢,也不錯哈。

薑絲眼睛一亮,迅速出手,帶著精神力的拳頭直接砸向viper。

viper舉手反擊。

薑絲拳頭改為掌,一削就把viper手腕削了下去。

她的掌風太厲,包裹著的精神力太強悍。

viper開始躲閃。

薑絲步步緊逼,掌掌削下。

viper躲閃不及,根本就無暇顧及自己的光腦和自己空間鈕。

薑絲掌風淩厲如殘影,把他的光腦和空間鈕削下來,掃到自己的空間鈕無人看見。

空間紐到手。

薑絲不再戀戰,凝聚精神力,準備把viper削趴下。

突地…

有人大喊了一聲:“薑薑寶貝兒,那個打架的小姑娘是帝國小殿下,薑薑寶貝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