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阿伽雷斯手搭在飛行器的門上,垂眸望著來到自己身邊,捂著肚子,可憐兮兮,眼巴巴的小妻子,微微挑起眉。

若不是親眼所見,她像倉鼠一般在隔離室吃完葡萄吃蘋果,吃完蘋果吃青色果子,吃完青色果子吃草莓,吃完草莓吃辣椒糖葫蘆,他還真以為她餓的肚子疼。

薑絲被便宜老公望得心裡發毛,做賊心虛,顫顫巍巍伸出小爪子,準備拉他,“老公~~”

“霸霸的小心肝寶貝,你餓的肚子疼啊。”薄寂塵見阿伽雷斯隻挑一下眉,神色未有變化,深知和漏風紮心大閨女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忙忙叫道打斷她又細又軟又糯的話,上手一摟,摟住她的脖子,把她往我自己懷裡一帶:“走走走,跟霸霸回家,家裡已經燒好飯了!”

薑絲眼中一喜,伸出的小爪子一轉,扣在了便宜霸霸強有力的腰上,急不可耐催促:“呃,好好好,咱們這就回皇宮吃飯去,陛下哥哥等急了吧。”

“不急不急,咱倆回去正好。”

“趕緊的,趕緊的,速度速度…”

一龍一人腳剛一抬。

阿伽雷斯手指敲在飛行器的門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加重言語提醒:“是的,家裡的飯已經燒好4個小時了!”

薑絲和薄寂塵對望一眼。

完球。

兩人誰也跑不了了。

不過…

還是可以垂死掙紮一下。

一人一龍正準備病死驚坐起。

阿伽雷斯眸色一掃,落在了薑絲身上:“小殿下,你肚子餓的疼,需要我給你請皇家治療師嗎?”

請皇家治療師?

薑絲瞳孔一緊,掙脫薄寂塵摟著自己脖子的胳膊,一秒變臉:“不用不用,回家吃飽飯就不疼了,我現在就跟你回家吃飯!”

說完竄的比兔子還快,竄進了飛行器裡,乖乖坐好,眼珠子亂轉。

阿伽雷斯視線一斜,落在了自家老師身上:“老師,需要我送您回去,跟陛下打聲招呼嗎?”

薄寂塵神經一繃,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不用不用,我家親親我瞭解,我自己打招呼,不麻煩你了,趕緊帶我寶貝大閨女回家吃飯吧,快走快走吧!”

阿伽雷斯冷著一張臉,頭微微一垂,向薄寂塵行了個禮,還不忘提醒:“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老師了。”

“哦,對了,老師,3,000萬罰款,老師記得15日之內要繳納,不然3,000萬每天30%的滯納金,是一筆很高的費用,老師再見!”

薄寂塵:“!!!!”

滾滾滾,馬不停蹄的滾。

2,000萬冇著落還貼出去3,000萬。

賣閨女能不能來得及?

回答他的是飛行器起飛甩下來的尾氣。

“薄寂塵上將,你怎麼冇有和元帥和小殿下一起走啊?”鷹隊長走出治安局喘個氣,正好看見元帥和小殿下上了飛行器,留下薄寂塵上將一人在門口,像被拋棄的喪家犬。

難道說…

薄寂塵上將和元帥師生關係真的出現了問題?

薄寂塵轉頭一秒恢複正經看向鷹隊長,把一個憂心的老父親拿捏的死死的:“不是我不跟他們走,是我家的那寶貝太不懂事了,阿伽雷斯幫我拎回家教訓去了,我老了,實在訓不動了。”

鷹隊長眼中閃過震驚,幾乎脫口而出:“小殿下還不懂事,還不乖,那誰乖,誰懂事啊?”

薄寂塵重重的歎了一氣:“她現在是帝國的小殿下,不是我一個人的女兒,要是我一個人的女兒,那就隨便她怎麼著都行!”

鷹隊長想想也是,小殿下和元帥一樣是帝國的門麵,她的形象代表著帝國形象,在網上的凝聚力呼聲堪比元帥。

薄寂塵看了看時間,準備和鷹隊長打聲招呼,回去吃飯,摟親親,抱抱舉高高,嘿咻嘿咻拔蘿蔔!

不料!

鷹隊長躊躇扭捏了一下,問道:“上將大人,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您,不知道會不會唐突?”

有問題請教他?

他們冇啥交集!

冇有什麼問題請教他?

薄寂塵輕咳了一聲:“你問!”

鷹隊長一個大男人搓著雙手,麵帶羞澀,“上將大人,我想問一下,咱們的小殿下薑薑寶貝兒和她的現任有冇有分手的打算?”

薄寂塵一臉懵逼,滿頭問號:“我的漏風…我的寶貝閨女和她的現任分手?”

鷹隊長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是啊,是啊,咱們治安局的人私底下都在討論,薑薑寶貝兒什麼時候和她的現任分手?”

“雖然她秀恩愛,秀現任給她做菜,燒飯,但是吧,您想想,她的現任和前任都是獵殺軍團的,不是我們想挖牆腳,也不是我們想乾啥,就是我們覺得獵殺軍團的那些糙老爺們,配不上薑薑寶貝兒!”

這不是挖牆腳,這是想挖牆腳。

小夥子真是勇氣可嘉。

值得鼓勵,值得表揚。

薄寂塵伸出手,重重的拍在了鷹隊長的肩頭上,語重心長道:“行,回頭我好好問問。”

鷹隊長雙眼一亮,來了個90度大鞠躬,“謝謝上將大人,謝謝上將大人!”

那模樣,那姿態,像極了薄寂塵要給他講媳婦似的。

“不用客氣,回頭問好了讓她在直播裡說。”薄寂塵露出不失尷尬的微笑,聲音沉穩:“你們好好查查viper組織的聚眾賭博人,都有哪些人,隻要違法亂紀,必須讓他們受到法律的製裁!”

鷹隊長身體一直,舉手啪一下子行了個軍禮:“是,上將先生!”

薄寂塵嗯了一聲:“好好加油乾,天不早了,我該回了,再見!”

說著他從空間鈕中掏出飛行器,在鷹隊長的目送之下,坐上了飛行器,啟動了飛行器,離開了治安局。

偌大的飛行器,自動駕駛,座位是麵對麵的。

薑絲像個不安分的乖寶寶,坐在阿伽雷斯對麵,小心翼翼的觀察他,和他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4個多小時,做壞事又被他逮個正著,心裡虛的不要不要的。

自打阿伽雷斯上飛行器,掏出光腦板,帶上了耳麥,眼睛盯著光腦板,手指一邊滑動光腦板,一邊在虛擬鍵盤上敲打。

薑蛋蛋感受到它嬸的心虛,從包裡滾了出來,滾到了薑絲腿上,順著她的腿往她小肚子上蹭,正蹭得高興,蹭的歡喜,驟然間,蛋一輕,被人抓在了手裡,扼住了蛋脖子。

緊接著薑絲握著鴨蛋般大小的薑蛋蛋,身體一傾,把薑蛋蛋遞到便宜老公麵前,聲音軟呼呼的叫道:“老公,你看看,薑蛋蛋是不是要破殼了?”

阿伽雷斯頭也冇抬,遊走在虛擬鍵盤上的手一個反轉,把小妻子遞到自己麵前黑黝黝的薑蛋蛋撈過,放在飛行座椅旁邊放杯子的一個凹槽裡,並用手指敲了敲蛋。

薑蛋蛋:“!!!!”

威脅之意不以言表。

它叔是在警告它,敢隨便從那凹槽裡滾出來,就要被敲破蛋殼!!

爸爸呀。

叔叔好可怕!

威脅一顆蛋!

薑絲看著空空如也的手愣了一下,盯著手再一次放在了虛擬鍵盤上的便宜老公,眼珠子轉動,計上心頭,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腿一伸,跨坐在了阿伽雷斯長腿上,摟著他的脖子,聲音又軟又糯,撒嬌的叫喚:“老公,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