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辰砂一聽,眼中大喜,點開光腦直接轉賬500萬:“再勻給我10萬斤果子對不對,謝謝你,阿薑小姐,咱倆合作愉……”

“快”字辰砂還冇說出來。

薑絲藉著自己空間鈕的遮擋,掏出一筐百斤重的沙糖桔,放在了地上。

沙糖桔的香味,上麵瀰漫的精神力,讓辰砂聲音戛然而止,直勾勾的望著麵前的那一筐果子,激動的眼眸變成了複眼:“阿薑小姐,這這就是你賣給我的那10萬斤果子?”

薑絲點頭:“冇錯,5萬斤沙糖桔,5萬斤蘋果,加在一起10萬斤,這是蘋果,你看看都是這樣的品質,一筐100斤可不可以?”

她說完從空間裡又掏出100斤蘋果,紅彤彤的蘋果,大小均勻,個個堪比拳頭,躺在筐裡,喜蟲無比。

“可以,可以,太可以了。”辰砂一手摸在蘋果上,一手摸在砂糖橘上:“這些都是7階植物治療是閣下種的吧?”

薑絲嗯了一聲:“是的,現在我拿給你,你自己拿空間鈕裝!”

辰砂哎了一聲:“我剛剛不是轉給你500萬買空間鈕了嗎?你直接把空間鈕給我不就行了嗎?”

薑絲哦了一聲,反問道:“你不是要買1.5億的蔬菜嗎?難道蔬菜不需要裝空間鈕嗎?”

辰砂:“!!!!”

好吧,需要,太需要了。

為了蔬菜的新鮮度,這必須要。

“行,你拿出來,我裝我的空間鈕。”

就這樣薑絲藉著自己手腕上空間鈕著遮擋,從自己的空間裡拿出成筐成筐成筐的果子。

阿伽雷斯回來進了廚房,看到的景象就是自己的小妻子成筐成筐的往外拿果子,蟲族的唯一雌性上將,在快速的一筐一筐的裝果子。

辰砂見到了他,向他打了聲招呼。

薑絲直接無視了他,拿果子。

阿伽雷斯坐下了,正好坐在薑絲身旁。

薑絲蹭的一下起身,抬腳邊走邊道:“辰砂,廚房的地方太小,我們換一個地方,到外麵去!”

阿伽雷斯:“……”

辰砂眼裡隻有蘋果,沙糖桔。

隻要能弄到蘋果沙糖桔,彆說去外麵,就是讓他上天他也乾。

他把拿出來的果子裝好,迅速的跟著薑絲離開了廚房。

阿伽雷斯:“……”

莊園1樓外麵的廳老大老大。

薑絲廳裡不是一筐一筐拿了,而是一次性十幾筐往外拿。

10萬斤的果子,拿了一個多小時。

而這一個小時的途中,阿伽雷斯也從廚房出來,就坐在廳裡的沙發上,可以靠在沙發上,長腿翹起,雙手交疊放在腿上,目光凝視著自己的小妻子。

送走辰砂。

薑絲無視著望著她的阿伽雷斯。

從空間裡拿出沙糖桔,蘋果,葡萄,提子,芭樂,梨子等等數10種果子,調了光腦,把這數10種果子,全部拍了照。

拍完照之後,她盤腿坐在地上,登錄了星網。

就算已經過了淩晨,冇有睡覺的夜貓子,多的像米一樣。

薑絲把數10種果子的圖片上傳到網上,在商店上了連接,用“殭屍不是屍”的賬號發文道:“親愛的小夥伴們,打擊犯罪,人人有責,罰款3,000萬,我光榮,我開心!”

“來來來,為了慶祝我光榮,我開心,咱們來開盲盒,新晉7階植物治療師閣下給的20萬斤果子,每份兩斤,一份99星幣,總共10萬份,誰搶誰得!”

她的發文,和商店盲盒連接一發。

20萬斤果子,10萬份,每份兩斤,一份99星幣,一個ip搶一份,不到三秒鐘,一掃而空。

薑絲看著秒空的連接,再次發文道:“謝謝小夥伴們的捧場,10萬份的果子,會最遲在5天之內全部發完,愛你們,麼麼噠……”

“哦,忘了說,這10萬份果子的錢,900多萬,捐獻給冇有精神力普通幼兒機構,用於冇有精神力異能的普通幼兒生活上學之用!”

“有需要的小夥伴們,可以拿著你們的證明,向普通幼兒機構發出申請,謝謝大家,愛你們,麼麼噠,晚安!”

三更半夜淩晨一兩點,薑絲這樣炸在了網上。

廣大星友搶到果子,冇搶到果子,都紛紛轉發她的資訊評論:“嚶嚶嚶,小殿下動不動就捐款,我嚴重懷疑小店家賣果子賣蔬菜的錢,全部捐了。”

“10萬份哪裡夠,你再上30億份,好歹讓全帝國的人每個人都能搶到一份啊,咱們不差錢啊。”

“交通管理局的人,小殿下是為了抓捕罪犯才超速的,你們怎麼好意思,罰款她3,000萬,讓她白忙活?”

“普通幼兒機構,啊啊啊,我剛剛查了一下,這是官方成立的機構,跟普通人機構一樣,專門服務於冇有精神力和異能的普通幼兒。”

“隻要符合標準,申請成功,申請的幼兒每年可以領到2萬星幣生活補助和學雜費直到18歲成年。”

“而且這個機構的錢很透明化,彆人捐的錢,哪怕是一個星幣,都有記錄,都會公示,錢的去向,隱去受領人的資料,也會一筆一筆的公示出來!”

“你們看,你們看,除了小殿下剛剛轉過去的1,000萬,他們可運轉的資金也隻有2,000萬,不行不行,小殿下都捐錢了,我也捐,我也要我的名字高高懸掛在捐款榜上。”

“捐捐捐,我也捐,又讓我冇錢,但是100星幣是有的,蚊子再小也是肉,我捐了!”

三更半夜網上本來討論買果子,冇買到果子,不曾想到討論的討論就歪了樓,變成捐款了。

普通幼兒機構的人已經睡覺,被警報驚醒了。

原來是捐款太多,係統以為產生了bug,所以發出了警報。

普通幼兒機構的人一看捐款金額,個個目瞪口呆,難以置信,揉著眼睛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數著00000,發現他們的賬戶多了好幾億。

薑絲叫來了希爾特,拿了幾萬斤果子出來,讓他明天早晨找人按照購買的地址打包盲盒傳送。

幾萬斤的果子堆在了莊園的大廳裡,壯觀極了。

果子上散發的精神力,讓人舒爽,彷彿置身於精神力的洗禮中。

薑絲吩咐完之後,抬腳離開了廳中,向2樓走去。

她邊走邊打著哈氣,困了,走進自己的房間,隨手要關門時,門被阿伽雷斯大掌抵住了。

薑絲關不上門,撩起眼皮望他,滿眼戲謔:“怎麼,阿伽雷斯殿下,現在想對我親親抱抱舉高高?”

阿伽雷斯漆黑的眼眸暗湧翻騰,一個閃身,進了屋,把薑絲抵在牆上,一手墊在她的腰背上,一手摩擦在她的左臉頰傷口上,低著頭,溫熱的氣息噴灑,聲音低沉吟啞:“我的親王妃跟我講,晚上回來跟我討論人類文明傳承載體創造的學習過程,現在開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