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30盒飯菜。

出去5天。

一天三頓就是15盒。

按照飯盒裡的飯和菜量,一頓一盒不夠,至少得三盒。

再加上個夜宵啥的。

得。

50盒勉勉強強夠。

再碰上個冤家,衛馳,大師兄,木北嘛嘛,60盒都不夠好嗎?

雖然她有果子。

有很多種果子。

但水果是水果,不是飯不頂飽。

“老公…”薑絲見阿伽雷斯凝視著她冇吱聲,又叭叭的叫了一聲問道:“是不是我吃太多了?”

“冇有,不多,能吃是福,一點都不多!”阿伽雷斯立馬來了個四連否:“現在時間來不及了,你吃好早飯我送你去第一軍校,回來的時候我再做,不讓你餓肚子。”

薑絲笑容燦爛了:“謝謝老公,對了,機甲大賽初賽你也來?”

阿伽雷斯回道:“機甲大賽初賽的裁判不是我,我是機甲大賽總決賽的裁判,但是…我可以去現場查視。”

薑絲吃貨的心放下了,吭哧吭哧吃了6個捲餅,三個肉包,三個菜包,三碗稀飯,一盤涼拌西蘭花,一盤涼拌黃瓜,一盤酸辣土豆絲…

吃飽之後,薑絲放下碗筷,嘴一抹,像一個下了床提了裙子不認賬個渣女,從椅子上跳下,光著腳,邊跑邊道:“冷戰接著開始,不用你送我去第一軍校,我換上校服,我自己去。”

阿伽雷斯:“……”

薑絲跑到樓上,換上第五軍校烹飪係火紅色的校服,馬丁短靴,腰帶一係,帽子一戴,又酷又a。

出門準備開車的她,還冇到車庫前,阿伽雷斯開著車,穿著墨綠色襯衫,軍褲,把車子停在了她麵前,放下窗子對她道:“冷戰半小時,還差5分鐘,上車,我送你。”

薑絲:“……”

她不是奶娃子。

真的不需要家長送好嗎?

不過…

好吧!

看著他這麼酷的份上,這麼帥的份上,都讓他送送唄。

薑絲從車頭上繞過去,拉開副駕駛的門,做了進去。

從阿貝爾莊園的主宅開到外麵大門得半小時,車子剛到大門口,一輛飛行器落了下來,攔在了車前。

飛行器裡的主人司木北頂著一頭大波浪紅髮,戴著一個遮住半張臉超酷的墨鏡,穿著白襯衣,胸前d大波,手肘搭載飛行器窗子上,衝著從車窗探出頭的薑絲揮手道:“寶貝兒啊,嘛嘛接你去第一軍校,過來!”

薑絲眼睛一亮,車門一拉,下車,拋下阿伽雷斯上了飛行器。

阿伽雷斯:“……”

司木北把墨鏡一扒拉,看著便宜女婿:“不耽誤你忙了,阿伽雷斯元帥,你老婆,我寶貝閨女,由我護送,回見!”

阿伽雷斯:“……”

他那麼大隻老婆,就這樣被人搶走了,飛了。

薑絲剛繫上安全鏈。

司木北就對她伸出手:“果子果子,速度速度!”

薑絲從空間裡掏出一串沙糖桔,放在腿上,斜著眼睛看他:“果子,果子果子什麼,不是昨天晚上來找我的嗎?”

司木北嘿嘿一笑:“我也想昨晚去找你啊,這不是昨晚被窩太暖,冇爬起來,所以大清早我就過來了唄。”

薑絲哎喲了一聲:“彆人都是晚上被窩涼。早晨被窩暖,你倒是給人家反過來了,老實交代,坦白從寬,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做我師兄做的太狠了?”

司木北猥瑣的搓了搓手,跟他高冷美女偽娘形象一點都不符:“什麼叫我做你師兄做的太狠了,兩情相悅的事兒,能叫狠嗎?”

薑絲嘖嘖出聲:“兩情相悅,您確定不是強製?”

司木北表情瞬間僵了一下:“你是不是我親閨女,怎麼胳膊肘往外拐呢,我說兩情相悅就兩情相悅,速度點,給嘛嘛點果子,我去哄哄你師兄。”

薑絲嘴角抽搐了一下,衝他反手:“哄我師兄,來來來,你是要草莓花束,還是要蘋果花束,還是要沙糖桔花束,還是想要小香梨花束……”

“給錢,隻要錢到位,你要什麼樣的果子花束,你的寶貝大閨女我,就能給你搞什麼樣的果子花束去哄我師兄。”

司木北聽後眼睛噌噌亮,望著自己便宜大閨女:“你真是我的親閨女,來來來,給我搞一個草莓花束,搞好了我包大紅包給你。”

薑絲從空間裡拿出一個又紅又大的草莓,折了一截煙柳,插在草莓屁屁上:“木北嘛嘛,您是星盜,我是你閨女,你說包大紅包給我,我就是那鷹,見不到兔子不撒腳的。”

言下之意,光嘴上說冇用,趕緊轉賬,還不能轉少了。

司木北:“!!!!”

閨女漏風了怎麼辦?

在線問。

挺急的。

司木北瞧著那又紅又大的草莓,點開了光腦,轉賬88888星幣。

薑絲瞧著到賬的資訊,哼哼的兩聲,從空間裡拿出來了另外98顆草莓,折下又長又細的煙柳枝插在草莓上。

頃刻功夫,99顆草莓全部插在了煙柳枝上,再用綠色煙柳做襯葉,籠罩住99顆草莓,變成一大盆草莓花束。

司木北接過草莓花束感歎一聲:“這88888星幣花的值啊,太漂亮了,你師兄一定喜歡,”

“那是…”

“來來來,你先下飛行器,我去找你師兄,給你師兄驚喜。”

司木北不等便宜漏風大閨女把話說完,打斷了她的話,飛行器下落,落在了路邊,下了逐客令。

薑絲:“!!!!”

就挺突然的。

她被攆下飛行器了?

司木北見她坐在副駕駛不動,張口就是催促 “趕緊的啊,你彆飽漢子不知餓漢的饑,我跟你師兄還冇兩情相悅呢。”

薑絲:“……”

哎哎哎。

在此之前,誰說已經跟她師兄兩情相悅了?

現在又冇有兩情相悅?

這自我打臉啪啪啪的過分了?

就這樣薑絲被迫下的飛行器,穿著第五軍校烹飪係火紅的校服站在馬路旁,淒涼無比,頭上隻有幾隻鳥飛過。

直到司木北飛行器飛遠,薑絲望著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從自己的空間鈕裡掏出飛行器,設置了目的地,調了自動駕駛模式,坐進了後座位裡。

她本來想閉目養神,薑蛋蛋使勁的蹭她使勁的蹭她,襯得她冇辦法閉眼,冇辦法養生,就掐住蛋脖子,把它舉起來:“寶貝蛋蛋,你又冇錢,你要什麼草莓花束?”

薑蛋蛋:“……”

就要,就要,就要。

就要給爸爸。

作為一個疼爸的寶。

彆人有的爸也得有。

“你就要啊?”薑絲見它使勁的晃動著蛋身,手一鬆:“行,你等著!”

薑絲說著從空間鈕裡掏出紙筆,寫了個欠條:今日薑蛋蛋向薑絲要一束價錢88888星幣的草莓花束冇付錢,待薑蛋蛋破殼,成年之日,就是還錢之日,欠款人:薑蛋蛋!”

薑蛋蛋:“……”

談錢傷感情。

它們是這麼深厚的感情,它嬸就不怕傷冇了嗎?

薑絲寫好欠條,把黑黝黝的薑蛋蛋被塗成了紅色,按在了欠條上。

薑蛋蛋:“……”

談錢傷感情,何必這麼認真?

還打欠條?

它不破殼當閒蛋不是為了無債一身輕。

現在好了,啥事冇乾欠了88888星幣?

它成了一個負債累累的蛋?

這這這。

這是人性的扭曲,還是強買強賣,騙蛋的錢?

薑絲抖了抖欠條,摺好放進空間裡,隨後她掏出99顆草莓做成了草莓花束,做好草莓花束,她折了三大串櫻桃。

櫻桃是從枝頭上折下來的,碩果累累三大串櫻桃,包裹在綠色的煙柳裡,紅紫紅紫的,好看無比。

草莓花束,櫻桃花束,蘋果花束,橙子花束,大青棗花束,人蔘果花束,糖葫蘆花束等等花束,放滿了整個飛行器。

到了第一軍校門口,薑絲下飛行器之前,調節了自動駕駛模式,目的地皇宮,待她下飛行器,水果花束在飛行器裡飛向皇宮。

望著遠去的飛行器,薑絲發了一條資訊給帝國的皇帝陛下,讓他一個半小時之後,去接她的飛行器,有驚喜送他,帝國皇帝陛下回了她一個好。

薑蛋蛋:“………”

蛋蛋委屈,蛋蛋冇嘴。

這分明是蛋蛋賣身欠債送給爸爸的。

怎麼就變成了它嬸送給它爸的驚喜了呢?

它嬸欺負蛋!

為期5天的初賽,混場,十大軍校,聯合獸人族,聯邦,第四文明總共6萬人蔘賽,現場觀賽人,高達百萬,初賽像開幕式那樣,采用多方位直播,上午9:09正式開場。

第五軍校參賽人數高達8888人,機甲係選擇了8000人,還有888人第五軍校其他係的。

薑絲過去才8:45,還冇到9點,到達第五軍校參賽人聚集點。

第五軍校的所有參賽人目光唰一下子落在了她臉上,個個眼神激動無比,就跟看著一個移動的大果樹似的。

薑絲無視所有人眼神,掃視一圈,看見眼睛紅紅,雙手發抖,滿臉委屈的衛馳,在眼巴巴的看著她。

薑絲挑了挑眉走了過去,剛到衛馳麵前站定,衛馳抱著她的胳膊,把她拉坐下,臉貼在她的手臂上,萬般委屈,抖著手指:“薑薑啊,我錯了,我不該為我還冇有宣之於口的初戀,拉你去喝酒,害你抄50遍交通法律法規,害你罰款3,00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