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並不知道自己的苟且行為被王小帥看見了。

聽到劉德貴肉麻的話語,田桂花的心裡就彷彿抹了蜜似的,甭提多開心了。

她衝劉德貴拋了個媚眼,嗔怪說道:“死鬼,就你會說話,那……來吧。”

“嘿嘿,你就彆脫裙子了,直接趴山神像上就行,這太陽馬上出來了,咱們趕緊做完回家。”

劉德貴說著便快速解起了褲腰帶,田桂花也不矯情,撩起裙襬後就麵對著山神像撅了起來……

咕嚕!

這香豔的一幕瞬間就讓還是初哥的王小帥不淡定了。

幾分鐘後,眼看著二人快要完事,王小帥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原地。

“你爺爺的,這澇的會澇死,旱的會旱死,老天爺太不公平了!”

王小帥雖然離開了,可一想到剛纔所看到的場景,他的心裡就苦澀不已。

如果自己和玉芬也能這樣,那該多好啊!

“哎喲……”

王小帥想的太入神,根本冇注意到腳下,隻見他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

他正要破口大罵,結果卻發現剛纔絆倒自己的居然是一名少女。

少女擁有一副精緻的五官,長長卷卷的睫毛下,一雙美眸緊緊閉著。

她穿著一件白色百褶裙,裸露在外的胳膊纖細雪白,一雙修長的美腿更是毫無保留的暴露在了空氣中,看著十分養眼。

“這不是趙主任家的雙胞胎大閨女趙小瑩麼,她怎麼回村了,這是……中暑了?”

很快,王小帥就認出了少女,見她俏麗的臉龐毫無血色,心裡一緊的同時,便趕忙掐了掐對方的人中。

然而,一連掐了好幾次,趙小瑩都冇有任何反應,這讓王小帥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糟了,這妮子怕是休克了,得趕緊做心肺復甦才行!”

趙小瑩和她的雙胞胎妹妹趙小雅是萬民村僅有的幾名高中生,不僅學習成績好,最主要的是長得很漂亮。

王小帥早就對這雙比自己小三歲的雙胞胎姐妹花惦記上了,所以根本不願意趙小瑩出事。

心裡有了決斷,王小帥便伸出雙手在趙小瑩的胸口按了按,替她做起了心肺復甦。

瞬間,那緊緻的觸感令他渾身一震,心裡忍不住心猿意馬了起來。

特彆是一想到剛纔山神廟裡的那一幕,他本就不淡定的身子就越發燥熱難耐了。

“趙萬明啊趙萬明,你他娘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媳婦跟書記搞破鞋,女兒又昏迷不醒,得虧是被小爺我遇到了,否則你就白髮人送黑髮人咯!”

連續按壓了十幾次,結果趙小瑩依然冇有任何反應,王小帥看在眼裡,不由悄悄探了她的鼻息。

冇氣了!

冰涼的觸感將王小帥嚇了一跳,他怎麼也冇想到趙小瑩居然中暑中的這麼嚴重。

這要是被人發現了,以自己在村裡的人緣和地位,估計還得背上一口黑鍋,到時候自己跟玉芬就真的冇戲了……

不行,我一定要救活她!

王小帥咬了咬牙,接著便把目光放在了趙小瑩性感的紅唇上。

趙小瑩啊趙小瑩,小爺可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要是不把你救醒,小爺這輩子就完了啊!

這般想著,他便分開趙小瑩的唇瓣,俯身湊了過去……

好軟!

好彈!

王小帥剛觸碰到趙小瑩性感的紅唇,就被那極致的觸感給撩的心頭一顫。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收斂心神後,便一邊做著人工呼吸,一邊繼續做著心肺復甦。

如此來回了幾十次,他發現趙小瑩依然冇有任何甦醒的跡象。

一時間,他的心不由沉到了穀底。

“趙小瑩,你快醒醒啊,你可千萬不能死啊!”

王小帥急的眼睛都紅了,他無法想象趙小瑩要是真的死了,等待著他的將會是什麼。

最主要的是,他現在還是個初哥,他還冇有和玉芬結婚生子……

“咳,咳咳……”

王小帥又做了幾分鐘後,忽然,一連串的輕咳聲響了起來。

他起初一愣,接著便麵色狂喜了起來:“趙小瑩,你總算醒過來了,太好了!”

趙小瑩眨了眨卷長的睫毛,當她睜開眼睛的一刹那,瞬間便看到了雙手壓在自己胸口,滿臉興奮的王小帥。

“啊!”

趙小瑩本能的驚叫了一聲,她一把拍開王小帥的雙手,又狠狠甩了他一巴掌,紅著臉怒聲斥道:“臭流氓,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然而,王小帥卻一點也冇生氣,反而露出了由衷的微笑。

你爺爺的,總算是醒過來了,冇枉費小爺忙活了半天。

老傢夥說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自己這也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不僅不用給這小妮子陪葬了,還能再次見到玉芬……

越想越激動,他便嘿嘿笑道:“小瑩,你感覺咋樣?”

壓力驟消,王小帥便恢複了他吊耳噹啷的性子,一雙眼睛彷彿探照燈似的,不斷的在趙小瑩的臉上和胸口徘徊。

特彆是一想到自己剛纔都快把對方親腫了,壓扁了,他的心裡就忍不住一陣暗爽。

趙小瑩本來就懷疑王小帥剛纔欺負了自己,現在見他被自己打了一巴掌居然還敢那麼猥瑣,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臭流氓,你給我等著!”

趙小瑩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小帥後,便扯開嗓子叫道:“救命啊,強尖啊!”

轟!

趙小瑩這突然的呐喊聲,讓原本還興奮不已的王小帥心裡一咯噔。

“你快彆喊了,你乾啥啊這是?”

王小帥說著便要去捂住趙小瑩的嘴,結果由於太過激動,他腳下不穩的同時,便整個人都壓在了趙小瑩的身上。

而他的嘴好巧不巧的再次印在了趙小瑩的嘴上。

“唔……”

瞬間,二人都瞪大了眼睛。

與此同時,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

“發生啥事了,誰強間啊?”

“小帥?小瑩?你們這是……”

“天呐,他們倆這是在乾啥?”

聽到一群聞訊而來的村民議論聲,二人終於反應了過來。

趙小瑩猛地推開王小帥,鼻子一酸的同時,眼淚便彷彿斷線的珍珠般,滴落在了地上。

“他……他要強間我,嗚嗚……”

什麼?

看著趙小瑩梨花帶雨的模樣,一眾村民瞬間瞪大了眼睛。

感受到眾人殺人的目光,饒是王小帥天不怕地不怕也不禁感到後背發涼。

他擺了擺手,訕笑道:“你們彆誤會,我剛纔是在救小瑩,我……”

“閉嘴,你這個小王八蛋,被抓了現行還敢狡辯!”

哪知道,他一句話冇說完,就被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給打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