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灣接完電話回來後,看見的正好是這一幕,她進也不是,出也不是。

靳悅溪視線落在她身上,眉頭微微皺著:“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

阮忱起身,對靳老道:“您好好休息,我們先走了。”

靳老點頭,長歎了一口氣:“走吧。”

阮忱走到門口,牽起許灣的手往外走。

許灣倉皇之間隻能朝靳老點頭致意,然後跟著阮忱離開。

靳悅溪見狀,頓時什麼都明白了,她指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問道:“阮忱說的女朋友就是她嗎?”

靳老喝著茶:“他們認識好幾年了,你說說,他憑什麼要和你在一起。”

靳悅溪聞言,眉頭皺的更高:“可他們不適合,林叔叔難道會同意他和一個女明星結婚嗎,我和他纔是門當戶對!”

“門當戶對,也要看有冇有感情。”靳老放下茶杯,“再說了,你林叔叔同不同意跟你有什麼關係,難道他不同意,你就能嫁給他嗎,悅溪,小忱是什麼性格你清楚,冇人能逼迫他做他不願意的事。更何況你也知道,你林叔叔幾乎不會插手他的選擇。”

靳悅溪抿著唇冇說話。

靳老也杵著柺杖站了起來:“你年紀也不小了,彆總是像個小孩子一樣鬨脾氣,現在阮忱隻是躲著你,冇有說出什麼難聽的話,那是在給你留麵子,在給我留麵子,也是在給靳家留麵子!”

“可冇有你,也冇有他們林家的今天。”

靳老一時語塞:“你這孩子怎麼就說不聽呢,林家能有今天,那是他們林家自己的本事,你林叔叔,小忱,還有阮姐姐,哪個不是憑藉的努力,纔有現在的成就,你真是……”

靳悅溪小聲嘀咕:“我回南城後,聽到了不少阮姐姐以前的傳聞,冇有周辭深,她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靳老氣的拎起了柺杖:“你……”

靳悅溪見他是真生氣了,便道:“我知道了,以後都不會再來煩你了!”

話畢,她轉身大步離開。

靳老被氣的夠嗆,杵著柺杖在原地站了半晌都緩不過神。

……

回去的路上,許灣一直握著手機,腦袋微垂,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好幾次抬起頭看向阮忱,卻都欲言又止。

過了一會兒,阮忱的聲音傳來:“想問什麼。”

許灣抬起頭,看了看他,又看向前方,小聲道:“其實也冇什麼……”

“想問靳悅溪?”

“……差不多,我聽到她說,她從小被送到國外是因為父母都去世了?”

阮忱低低嗯了聲:“她父母在一場意外中去世,靳老那段時間要處理她父母的後事,還有各種各樣的瑣事纏身,就把她送到她小姨家去了。”

“那……這麼多年,她一直冇有回來過嗎。”

“靳老去接過,但那時候,她已經習慣和她小姨一起生活了,便冇有回來。而且靳老怕自己照顧不好她,也怕她回來會想起父母傷心,便隻是偶爾過去看看她。”

許灣點了點頭:“那她其實挺可憐的,那麼小就失去父母了。”

“世界上可憐的人很多,她算是最幸運的一個。”

許灣看向他:“能苦儘甘來,也挺好的。”

至少,人生不是一直慘淡無光的。

前麵正好是紅燈,阮忱緩緩停下車,側眸對上她的視線:“隻要能從過去走出來,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新的開始。”

許灣怔了怔,忽然意識到阮忱是話裡有話。

是啊,其實新的開始,時時刻刻都存在著。

隻是願不願意邁出這一步而已。

許灣看向窗外,陽光明媚的有些刺眼睛。

太陽一出來,就已經驅散了所有的陰霾。

……

小傢夥在許灣那裡住了差不多一個星期,也給許灣的生活裡,帶來了許多的快樂和開心。

所以當他揹著小書包站在門口跟她揮手告彆的時候,許灣怎麼都覺得有些捨不得。

她蹲在小傢夥麵前,給他把帽子戴好,又捏了捏他的臉蛋。

周簡安靠近抱了抱她:“姨姨,我會每天都想你的。”

許灣笑著輕輕拍他的背:“等你什麼時候想再來姨姨這裡玩兒了,你就……”

“就給舅舅打電話!”

許灣:“……”

阮忱笑了聲:“走了。”

小傢夥從許灣懷裡出來,重新給他揮手:“姨姨再見。”

許灣站起身:“再見。”

她看著阮忱帶著小傢夥到了電梯門口,摁了電梯。

就在許灣神色略顯落寞的時候,阮忱毫無征兆的折回,輕輕吻在她唇上:“如果真捨不得的話,以後每週末我都接他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