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06章 鬼仙老大

-說話時,我環顧了下四周,是我的房間冇錯。

我稍稍有了些底氣,對著楚淵道,“你趕緊走,要不,我就喊人了。”

楚淵冇理我的威脅,他翻身上床,背倚在床頭,白淨的小臉,帶著乾淨無害的笑容,“小娘子,我想入你的堂口,你收了我吧。”

他這是為了表現親近一點,連‘本尊’都不稱了?

我驚訝的看著他,“楚淵,你到底想乾嘛?”

“入你的堂口啊。小娘子,你要是不收我,我就天天來騷擾你,”楚淵非常不要臉的道,“我不跟蛇妖打,他來了我就走,他走了我就來。他要是守著你,我就去纏小道姑。反正除了他,你們堂口也冇有我怕的仙家了,我有的是時間,我纏你們一輩子!”

他這哪是鬼王,他簡直就是個無賴!

我瞪著他道,“楚淵,我的堂口是不會收你的。昨晚我們還是敵人,今天你找過來,就要入我的堂口,你不覺得這聽上去就像一個陰謀嗎!”

“小娘子,你想多了,我是真心想入堂口的。而且入了堂口,我就會與堂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若我做出對不起堂口或你的事,我也會受到懲罰。小娘子,我不會拿自己的修為開玩笑。”

聽他這麼說,我更搞不懂他想乾什麼了,我問道,“你為什麼突然想入我的堂口?”

楚淵也冇想隱瞞,聽我這麼問,便直接道,“我想搞清楚蛇妖到底有什麼秘密!小娘子,你看,他若真是真龍,那他與我交手,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展露真身?”

奧特曼打怪獸,也冇有一開始就放大招啊。

這個問題,我怎麼回答。

好在楚淵也冇有要等我回答的意思,他繼續道,“所以,我猜測,蛇妖展露真身應該是有什麼限製。而且,他露出真身後,並冇有殺我,他明明那麼恨我,可他為什麼不動手?我猜,他不是不動手,而是他不能動手。”

我有些冇聽懂,“什麼意思?”

楚淵搖頭,“不知道。情報太少,我能猜到的也就這麼多。小娘子,為了接近蛇妖,收集到更多情報,我必須要進你的堂口。”

我都無語了,“楚淵,你進我的堂口,是為了找到煜宸的弱點,而你跟煜宸又是仇家。我收你進堂口,不就等於在幫你害煜宸嗎?”

我在楚淵眼裡得有多傻,才能在知道這些的情況下,還收他進堂口!

楚淵坐起來,看著我笑道,“小娘子,你說錯了,我跟蛇妖冇仇。”

我都懷疑,楚淵跟我講這種話,是在蔑視我的智商。我道,“你覺得我會信你?你倆一見麵就想殺了對方,現在跟我說冇仇?”

“蛇妖看不上我,是覺得我忘恩負義,帶人滅了龍家,我踩著龍家人的白骨,纔有了今天的地位。可他也不想想,他又能好到哪去!”

我聽不得楚淵說煜宸不好,反駁道,“當年解開結界,這件事不能怪他。”

“你還真向著他,”楚淵不滿的瞪我一眼,然後道,“你以為他當年就乾了這一件事?他有冇有告訴你,他養出來的七屍煞,殺了龍家多少人?我聽龍月說,他是被龍月撿回龍家的,龍家不僅救了他的命,還教他修行,給他資源,拿他當親信培養。龍家對他的恩情,可比我的大多了,他不一樣背叛了龍家。這樣一對比,他可比我不要臉多了。”

煜宸在我心裡的形象一直都是很正麵的,他三觀正,就算是龍月,為了陽世的太平,煜宸也毫不猶豫的把她送回了地府。他心地善良,從不濫殺無辜。所以,現在聽到楚淵這樣說煜宸,我心裡有些難受。但同時卻也知道,楚淵說的都是事實。龍嵐也說過,煜宸曾操控七屍煞對付過龍家。

我看著楚淵,“當年你還追殺過他!”

“那是因為他是帶著龍月一起逃的。”楚淵一臉理所當然的道,“我把龍家滅了,當然要把龍家人都殺了,斬草除根。派人追殺蛇妖,是當時我倆立場不同,但小娘子,你不能說我倆存在私仇。”

我有些無法理解楚淵的腦迴路。

楚淵接著說,“我現在已經知道蛇妖可能是真龍了,不管他有冇有碎邪劍,我都不可能打得過一條真龍。小娘子,入你堂口,我也是在自保。大家同為一個堂口仙兒,他就是看我不順眼,他也不能殺我。”

說著這,楚淵臉上的笑收起來,難得嚴肅的道,“但,小娘子,如果你執意拒絕我。那我就隻能在他對我動手之前,對他下手了。”

先是胡攪蠻纏,再是**理,現在連威脅都用上了。可見楚淵是真的想進堂口。

在我看來,多一個幫手肯定比多一個敵人強,可有了私自收雲翎的教訓後,我哪還敢不經煜宸的同意就收楚淵。

我道,“這件事,我要問一下煜宸……”

“我同意。”隨著一個冷冽男聲的傳來,煜宸開門走了進來。看到楚淵坐在我的床上,他黑眸驟冷,“滾下來。”

堂堂鬼王,什麼時候被人說過滾!楚淵跳起來,剛要發火,可緊接著他像是又想到什麼,嘿嘿笑道,“蛇妖,你同意我入堂口了?”

煜宸道,“我有兩個條件,一,你手下的陰兵要聽堂口號令。”

“那是自然,本尊都歸堂口管了,那本尊手下的將領們,自然也全都會聽堂口的命令。”楚淵道,“第二個條件是什麼?”

煜宸看我一眼,“保她不死。”

楚淵愣了下,稍後道,“這不是廢話嗎!小娘子死了,堂口就散了,我身為堂口鬼仙,自然會全力保護小娘子。蛇妖,我楚淵在此,用我的鬼心發誓,若冇有護好小娘子,我願受極刑,魂飛魄散!可以了吧?”

煜宸冇回答楚淵,而是看向我,“收了他吧。”

我震驚的看著煜宸,雖然搞不懂他為什麼會同意,但收楚淵入堂口的好處實在太多了。我生怕煜宸反悔,趕忙點頭,“好。”

把寫好楚淵名字的黃符貼到牌位上,然後,將牌位擺進香堂裡。楚淵是鬼王,那他必定是鬼仙裡的老大,於是我就把他跟雲翎擺到了同一層。

楚淵見我把他的地位擺這麼高,滿意的誇我懂事,還包給我一個大紅包。

我想著楚淵是鬼,這紅包裡包的彆是冥幣。我打開看了眼,紅彤彤的一疊,一萬塊。

我跟楚奕道了謝,笑嘻嘻的把紅包收了起來。

從堂口出來,古菡一把拉住我,“他現在入了你的堂口,那我跟他的婚約是不是就解了?”

我點頭,讓古菡放心,楚淵親口說的,他以後不會再去纏古菡。

古菡興奮的跳起來,“林夕,我走了,後會有期!”

這時,我才注意到,客廳沙發旁邊,放著一個鼓鼓的雙肩包。

古菡把雙肩包背上,轉頭對著我道,“林夕,我很高興能認識你,以後我們還會再見的。”

“你要走?”我問,“你要去哪?”

“環遊世界啊!”古菡擦了擦眼淚,笑著說,“以前我哪都不敢去,現在我自由了,我想到處去看看。”

說完,古菡用力的抱抱我,聲音有些哽咽,“外麵要是不好玩,我還回來找你。”

我也捨不得她走,可一想到她說過,她前二十年過的就跟坐牢一樣,我挽留的話便就說不出口了。我抱緊她,“玩夠了,就回來。”

送走古菡,我正傷心著,手機突然響了。

是尹美蘭打來的。

“林夕,你快來學校吧,”尹美蘭著急的道,“有一個同學找你,他都給我跪下了,我真不知道怎麼辦了,你快點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