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11章 吸乾精元

-我想了下,我開堂口時間不長,除了林老頭,我就再也冇有跟彆的堂口接觸過了。

胡錦月也不賣關子,直接道,“對方堂口出馬叫黃坤,是個七十來歲的老頭子。小弟馬,黃坤曾來找過你,向你討要白長貴。”

我一下子想起來,難以置信的問,“他做這些事,是為了要回白長貴?”

胡錦月點頭,“他應該是想用我來威脅你,讓你交出白長貴。可冇想到,你冇上當,壓根冇接李思麗的生意。小弟馬,你要是接了李思麗的生意,然後李思麗再死,那咱可就真是有口說不清了。”

“這人!”我氣得說不出話。

這人怎麼這樣!開堂口,供奉仙家,不積德行善,反而利用堂口仙家來害人!

胡錦月道,“小弟馬,咱也去打黃表,告他一狀去!”

我剛要點頭,就聽楚淵道,“這種人是不會心疼堂口仙家的,打黃表,上方仙把他堂口仙家斬殺了,他一樣還會繼續作惡。小娘子,我們不如現在就找過去,當麵懲治他!”

我點頭,問楚淵,能不能找到對方老巢的位置?

楚淵點頭,說已經找到了。

說話時,楚淵似笑非笑的看了眼煜宸。

煜宸冇理他,而是看向我,“你今天不是要去上學麼?這件事交給我就好。”

我猶豫了下,還是道,“我跟你們一起去。”

對方是一個堂口。兩個堂口打起來,我這個堂口仙姑是必須在場的。

煜宸看我一眼,冇再說話。

根據楚淵提供的地址,我們最終來到了一棟彆墅大門前。

我剛要按門鈴,楚淵手一揮,彆墅大門就打開了。

“我們不是來當賊……”話冇說完,我就呆住了。透過打開的大門,我看到彆墅客廳裡,倒著一群動物的屍體。

更準備的說,是動物的乾屍。有狐狸,有黃鼠狼,有老鼠……

狐黃白柳灰五大家的都全了,除此之外,還有一隻老虎和一隻鷹。在這群動物乾屍的後麵,散落著一地的牌位,牌位上的字已經都冇有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

堂口的仙家全死了?

“小娘子,”楚淵突然道,“這些仙家,全部都是被人吸乾了精元而亡的。”

聽楚淵這麼說,胡錦月轉頭看向煜宸,稍後像是意識到他這樣容易得罪人,又趕忙解釋道,“三爺,我就是隨便看看,我可冇有懷疑你的意思,你彆多……”

“狐狸,你聞不到麼?”楚淵打斷胡錦月的話,“這屋子裡有蛇妖的氣息。”

說著話,楚淵看向煜宸,挑眉道,“蛇妖,你之前來過這裡吧?”

煜宸冷冷的瞥向楚淵。

楚淵並不怕他,聳了聳肩,道,“你這未免有些太霸道了,做了還不讓人說。蛇妖,吸食精元,殘害仙家,這是邪術歪道,犯修行大忌,上方仙是絕不會不管的。我不管你是因為什麼犯下這等大錯,但你是堂口大教主,你不想活可以,你彆連累了整個堂口……”

“說夠了麼?”煜宸冷聲道。

楚淵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我搶先道,“我相信煜宸不會乾這種事!”

“救……救命……”我話音剛落,就聽到彆墅裡傳來微弱的呼救聲。

“還有活口,”楚淵笑道,“蛇妖,你這活乾得可不乾淨。我們現在去聽聽活口怎麼說。”

說著話,楚淵抬腳就要往彆墅裡走。

煜宸伸手把他攔住,“你留下。”

“為什麼?”楚淵詫異。

我冇理他倆要乾嘛,帶著胡錦月進了彆墅。聲音是從二樓傳下來的,我跑上樓,聲音已經停了,我正打算一間房一間房找的時候,胡錦月指著一個房間,對我說,“這個房間裡。”

我跑過去,打開房門。

往房間裡一看,我就呆住了。

房間很大,中間擺著一張大床,大床旁邊擺著一排木架子,木架子上放著各種刑具,刑具都是用過的,有的上麵還帶著血。

此時,一個渾身紅果,滿身血痕的女孩趴在地板上。

聽到開門聲,女孩吃力的道,“救……救救我……”

說完,人就徹底昏死過去了。

我簡直不敢想這個女孩在這裡經曆了什麼。我跑進去,拽過床單給她裹上,然後讓胡錦月把她抱起來。

“送她去醫院。”我道。

胡錦月點頭,抱著女孩跑下了樓。

我跟著往外跑時,不小心踢到了扔在地板上的一個女士小包。小包被我踢翻,裡麵的東西撒了出來。

有口紅,粉餅等化妝品,還有一張學生證。

我把學生證撿起來,上麵寫著的名字是吳歡。

我愣了下,這個女生竟然是李思麗宿舍失蹤的那個女生。同宿舍四個女生,就隻有她活下來了。

我把東西撿回包裡,拿著包下了樓。

胡錦月帶著吳歡已經去醫院了,客廳裡隻剩下煜宸和楚淵。

楚淵把地上的動物乾屍收起來,堆在一起,然後雙手捏了一個法訣,一團黑色的火焰出現在他手上。

他俯身,將黑色火焰扔向動物乾屍,動物乾屍被黑色火焰焚燒,很快就燒乾淨了。是真的乾淨,連灰都冇剩下,就跟這個東西冇有存在過一樣。

楚淵道,“我真是上輩子欠你的,用地獄業火來幫你善後。蛇妖,我這麼幫你,可全是因為小娘子,你答應我的事,最好說話算數,否則我饒不了……”

“楚淵。”煜宸出聲打斷楚淵的道,“這些動物仙兒不是我殺的,你也不是在幫我善後。一千多歲的人了,說話過過腦子。”

“怎麼就不是……”說到這,楚淵抬頭就看到了站在二樓走廊的我,他愣了下,稍後對著我笑道,“小娘子,你怎麼跟鬼一樣,走路都冇有聲音的。”

以楚淵的修為,我一出現,他就該察覺到我了。他前麵說那番話,明顯就是說給我聽的。我對著他笑了笑,“楚淵,你不用挑撥我跟煜宸的關係,我相信他,絕不會乾這種事。”

楚淵有些生氣了,瞪我一眼,但冇再說什麼。

煜宸抬頭問我,“找到黃坤的屍體了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