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19章 陰兵十萬

-我昂頭看過去,一隻灰毛大老鼠穿著一身藍色錦緞的長袍,出現在房頂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裡是灰家總堂口的關係,鼠仙兒覺得是在自己家裡,所以連人形都不變了,皆是以老鼠的姿態示人。

煜宸站起來,看著灰毛大老鼠道,“我要見鼠永昌。”

“我家大王,哪是你說見就能見的!”大老鼠斜睨著煜宸,喝道,“柳家老三,念你是後起之秀,老夫饒你一命,速速離去吧!”

煜宸冷笑,“我若不走呢?”

“那就休怪老夫心狠手辣!”大老鼠揚起鼠爪,一團金色的光出現在他手中,他看著煜宸,聲音洪亮的道,“柳家老三,莫要逞強,丟了性命。”

我擔憂的看向煜宸。

剛剛在空中,那團金光打在了煜宸的右肩上。此時,煜宸右肩的衣服已經全破了,整條胳膊紅果在空氣裡,光滑潔白,看不到任何的傷口。但他的手臂從剛纔起,就一直垂著。我不確定,他是不是受了我看不到的傷。

“煜宸……”我想說,我們走吧。這畢竟是灰家總堂口,就是上方仙來了,也得恭恭敬敬的尊稱人家一聲鼠王大人。我們這樣硬闖,太亂來了。

可不等我把話說完,我就感覺身體猛地一輕,接著我的身體就不聽我的使喚了。

是煜宸上了我的身。

煜宸的聲音從我的嘴裡發出來,“誰死誰活,我們鬥一鬥才知道。”

“狂妄小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大老鼠耐心耗儘,手一揚,光團就向著我砸過來。

這次煜宸有了防備,但那也是堪堪躲開。

煜宸不是大老鼠的對手。

我道,“煜宸,我們走吧,你打不過他。”

煜宸冇理我,而是念起了幫兵決,把楚淵叫了過來。

楚淵剛現身,大老鼠的光團就砸了過來。楚淵慌忙躲開。

光團砸到地上,發出砰的一聲。青石磚被砸碎,陷下去一個深坑。

楚淵瞥了深坑一眼,然後轉頭看向煜宸,“你這是又得罪誰了?”

煜宸冇回答他,而是道,“調十萬陰兵,把這裡給圍了。”

楚淵不解,“你們仙家鬥法,我調陰兵來做什麼?蛇妖,我們陰間跟你們仙家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陰間不插手你們仙家的事……”

不等楚淵說完,煜宸又道,“我以堂口掌堂大教主的身份命令你,速去調兵!”

他手下兵馬聽堂口調令,這是楚淵曾親口答應過的。

意識到煜宸是真的要他調兵,楚淵愣了下,稍後氣憤的道,“用陰兵來對付仙家,虧你想得出來!陰司要是知道我私自調兵,我這大將軍也就快當到頭了!蛇妖,我真是上了你的賊船,我就不該進堂口……不,不對,我就該把你宰了之後,我再進堂口,我當堂口老大!”

他生氣歸生氣,可也隻能聽話。

楚淵手一伸,一隻白色的令旗出現在他手中。他揮動令旗,口中快速誦唸法咒。

隨著法咒的唸誦,四周開始吹起陰風,地麵升騰起一絲絲的黑死鬼煙。鬼煙像是從地底下鑽出來的,飄上來之後,鬼煙凝聚到一起,變成一具具穿著盔甲,手拿長槍的地府陰兵。

陰兵長得都很魁梧,目測各個都有兩米高,身上帶著來自地府的煞氣。整整齊齊,漫無邊際的站在這裡,黑壓壓的一片,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

周圍溫度都跟著低了幾度,彷彿這裡一下子變成了地府一般。

我知道楚淵是地府的將軍,但知道歸知道,現在親眼看到他招來十萬陰兵,我還是被震撼到。

楚淵,太強了!

“包圍這裡。”楚淵下令。

“諾!”

陰兵領命,迅速散開,把整座宅子圍了起來。

站在房頂上的大老鼠都看呆了,他鼠嘴張大,好半天纔回神過來,“柳家老三,仙家之間的事,你把冥府扯進來做什麼!有本事,你跟老夫一對一的鬥!”

煜宸控製著我的身體,抬頭看向大老鼠,“你也可以請外援。”

大老鼠氣得跺腳,“你這是請外援嗎?你這是請來了一支軍隊!你……你能不能講點武德?”

要不是煜宸控製著的身體,我肯定就已經笑出聲了。

逼得大老鼠都開始跟煜宸講武德了。

煜宸道,“讓鼠永昌出來見我。”

“這不可能……”

不等大老鼠說完,中廳的門突然砰的一聲打開,幾個穿著粉色長裙的女老鼠,從中走出來。

女老鼠走到我麵前,彎膝施禮,“三爺,請隨奴家來。”

煜宸控製著我的身體跟著女老鼠往裡走。楚淵要跟過來,卻被大老鼠攔住,“大王隻說了見柳家老三,冇說見你!”

楚淵隻得停下腳步。

穿過中廳,便又進入一個院子,這個院子比之前的要大許多,房屋建築也更加氣派。我覺得這應該就是鼠王住的主屋了,可結果,女老鼠們冇把我們往房間裡領,反而領我們來到了一座假山的後麵。

女老鼠伸出爪子,在假山上一頓摸,然後就聽轟隆隆一聲響,假山從中間裂開,我們麵前出現一條往下走的石頭台階。

台階一直往下,兩邊是石牆,石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就鑲嵌著一顆夜明珠,夜明珠發出的光,將整條甬道照亮。

走出甬道後,就出現十幾個分岔路。女老鼠領著我們,熟練的走進一個岔路,最後停在一座大殿前。

說是大殿,其實就是一個石頭鑿出來的房間,房間很大,用屏風從中間隔開。

屏風前擺著一張太師椅,太師椅上坐著一個身穿錦緞華服的胖老鼠,胖老鼠年紀應該很大了,眉毛和鬍鬚皆白。

因為煜宸在我身上,我可以透過他的眼看這個世界。所以在我眼裡,這隻胖老鼠身上圍著一團黑氣,這股黑氣就跟黑線一樣,纏繞在他肥胖的身體上。

胖老鼠對著女老鼠擺擺手,讓其下去。然後才轉頭看向煜宸,笑得慈祥,“煜宸老弟,這次的事,要麻煩你了。”

煜宸從我身上下去,我身體一沉,請仙後的疲憊感頓時襲來,雙腿發軟就往地上倒。

煜宸伸手把我接住。

他長臂一攬,將我拉進他懷裡,隨後對著胖老鼠道,“鼠王,我不管你們跟龍家做了什麼交易,但敢把注意打到她頭上,我第一個不答應!”

胖老鼠愣了下,然後像是想到什麼,趕忙喊人,讓人把土觀音送的賀禮拿上來。

一名女老鼠很快端著托盤上來,我看了眼托盤裡的東西,竟是龍靈的長生鎖!

胖老鼠指了指長生鎖,對著煜宸道,“煜宸老弟,土觀音受過龍家的點化之恩,他幫龍家把這個東西送到了我這裡。我收是收了,但我從未想過要幫土觀音做什麼。”

聽鼠王的意思,昨晚來找我的灰毛老鼠,不是他安排的了。

我看了眼煜宸。

煜宸眸色幽深,不知道在想什麼。

胖老鼠繼續道,“煜宸老弟,我既然有心找你幫忙,那我這堂口裡出的事,我也就不瞞你了。”

胖老鼠說,他大壽的第七天,土觀音攜賀禮前來,他設宴款待,可結果,卻中了土觀音的詭計!

“土觀音在酒水中下了咒,”胖老鼠道,“煜宸老弟,我相信你也發現了,我堂口的仙兒,全部無法幻化人形,不僅如此,咒術還在不停的吞噬我們體內的靈氣,用不了多久,我們全堂口的仙家都會靈力儘失而亡。”

“土觀音隻提了一個條件,想要解咒術,就把這條長生鎖給你的弟馬戴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