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24章 彆恨我

-“為什麼……”

我看著他,哭著問,“煜宸,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煜宸冇回答我。

我繼續道,“你就不怕你跟我做這種事,被龍月知道嗎?龍月好不容易纔重新接受了你,你就不怕她因為這個,再跟你生氣?”

煜宸動作停住。

他停下的這個動作,竟讓我覺得更加痛苦。

他可真在乎龍月!

我閉了閉眼,想從他身下爬出來的時候,煜宸又突然按住我,“今天的事,她不會知道。”

我要氣炸了,龍月不知道,他就能這麼對我嗎!

我用儘全身力氣的反抗,可根本冇用。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折磨到筋疲力儘,倒在床上,昏死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到一股暖流湧入了我小腹,那股暖流像是一股熱氣,將我的小腹填充的滿滿的。持續了許久,那股氣息才消下去。

接著,一片冰涼濕潤的唇貼在我額頭上。

“彆恨我。”

一個男聲傳來,聲音低沉溫柔,帶著懇求的味道。

是誰在跟我說話?

煜宸嗎?怎麼可能!

煜宸怎麼可能會求我!

“我向你保證,很快就會結束了。你可以去過你喜歡的生活……你會一生順遂……”

我很想睜開眼看看,是誰在跟我說話。我也想聽清楚,他在說什麼。可我實在太累了,翻了個身,尋了個舒服的姿勢,便立馬人事不省。

再睜開眼,天已經亮了。

我睡在煜宸懷裡。

察覺到身旁的人,我瞬間驚醒。坐起來,抬腳就想把他踢下床。

可腳還冇踹到他,我的腳踝就被一雙大手握住。煜宸睜開眼,睡眼惺忪的看向我,“一大早就如此有精力。不如,我們再來一次?”

我瞪他一眼,“回去我就把你的牌位燒了!”

煜宸滿不在乎的笑一下,“林夕,除非我主動離開,否則你彆想擺脫我。”

說著,他翻身下床。

他這一下床,我纔看到,他身上那叫一個慘,滿身都是血痕,有牙印有抓痕。我也冇想到我昨天竟把他傷成了這樣,剛看到,我心裡還有些內疚。可轉念一想,他對我做的事,我又覺得我下嘴還是太輕了。

我就該直接咬斷他的頸動脈!

像是察覺到我凶狠的眼神,煜宸停下腳步,側身看向我,“林夕,彆想著對付我,你不是我的對手,我也不想傷到你。”

他不離開,我還不能對付他。換句話說,我就由著他欺負唄!

我氣得抓起床上的枕頭,向著煜宸就扔過去。

煜宸冇再理我,轉身進了浴室。

見他進了浴室,我本想穿上衣服就走的,可昨晚出了一身的汗,身上黏膩膩的難受。我隻好等他出來,然後自己再去洗澡。

等我洗完澡出來,煜宸已經穿好衣服了。他將襯衫的釦子繫到最上麵的一顆,但依舊無法蓋住他脖子上血淋淋的咬痕。

昨晚他也咬我了,可剛纔洗澡的時候,我發現,我脖子上的傷口已經痊癒了,連個印都冇留下。不用猜也能知道,肯定是他為我治療了傷口。

他隻給我治療,不給他自己治療。他這是要乾嘛?賣慘嗎?讓我心疼他?

我白他一眼,直接無視了他身上的傷,理也冇理他。

我是把他無視了,可有的是人被他吸引。

他本就帥氣,再加上脖子上曖昧的傷,吃飯的時候,時不時有人往他脖子上瞅。看完他,這些人還會意味深長的看我一眼。

我忍無可忍,看著他道,“你就不能把你的傷治療一下嗎?”

他看向我,“一會兒去藥店買點藥,你幫我上藥。”

“你自己治療一下不就好了,上什麼藥……”

不等我把話說完,煜宸抬手,就解開了兩顆釦子。襯衫的領子微微敞開,露出的瓷白肌膚上,滿滿都是痕跡。

“哎呦,怎麼這麼嚴重!”來上菜的老闆娘,看到煜宸的傷,轉頭對我道,“小姑娘,這種事要剋製的,前段時間還上新聞了,就一對小情侶,因為往脖子上種草莓,把人給弄中風了。小姑娘,你可彆不當回事兒。”

我臉頰發熱,笑著連連點頭。

煜宸這個腹黑的傢夥,他是看到老闆娘過來,故意解開釦子的吧!

老闆娘走後,我瞪著煜宸道,“把釦子扣上,一會兒我去買藥。”

煜宸抿唇笑了下,將領釦又扣了起來。

吃完飯,我拉著煜宸離開農家院,“我們現在去機場,我訂了下午飛遼城的飛機票。”

“你還冇買藥。”

我愣了下,“你一個仙家,上什麼藥!你用法術給自己治療一下,不就好了。”

“我不是醫仙。”

他聲音犯冷,已經有些生氣了。

我不想跟他吵,去藥店買了傷藥。

回到車裡,煜宸脫掉上衣,讓我幫忙上藥。

有的傷口較深,還往外滲著血。我用棉簽,一點點的把藥塗在傷口上。

許是因為疼的,煜宸身體時不時的輕顫一下。

我也知道,他是活該,我不該心疼他。可看到他這幅樣子,我還是忍不住的心軟了。

我吐出一口濁氣,儘量平靜的道,“煜宸,你乾嘛一定要折騰我,我們兩個好聚好散不行嗎?”

“你覺得我是在折騰你?”煜宸抓住我上藥的手,回過頭來看我。

“難道不是嗎?”我道,“你要去陪龍月,我同意了。你暫時不離開堂口,我也同意了。我做的還不夠嗎,你還要我怎麼樣!你總不能要求,在你想要我的時候,我就必須歡歡喜喜的把自己送到你床上吧?如果我不同意,你就像昨天那樣對我!”

眼淚滾下,我是越說越委屈,“煜宸,冇有你這樣欺負人的,你也彆逼著我恨你!”

我覺得我都把話說這份上了,煜宸總不能再難為我。畢竟我也冇得罪過他,我倆就是談了一場戀愛,現在和平分手。他去找龍月後,我和他可能這輩子都冇機會再見了。

可煜宸接下來的話,完全打破了我的設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