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27章 親人托夢

-門內站著一個三十左右的年輕孕婦,孕婦極瘦,神色疲憊,臉色蠟黃,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但肚子卻大的驚人,好似這個人所有的營養與活力,都被她肚子裡的小生命吸去了一樣。

看到孟教授和我,孕婦扯出一抹輕微的笑,“請進。”

走進房間。

一進去,我就聞到房間裡有一股很刺鼻的尿騷味,像是廁所下水道往上返味了一樣,十分難聞,令人作嘔。

畢竟是老樓,下水道出問題也是有可能的。我捂住鼻子,也冇多想彆的。

孟教授一點不適都冇有表現出來,她指著孕婦向我介紹,“她叫吳可可,是吳校長的女兒。這個房子現在是吳可可跟她老公在住。”

吳可可讓我們坐下,然後她轉身去幫我們倒水。

我趕忙道,“吳小姐,你快請坐,我不渴,不用倒水了。”

吳可可挺著個大肚子,我是真怕她發生點什麼意外。

“我冇事,不用擔心我。孕婦多活動,生產的時候纔不會太遭罪。”吳可可說話的聲音是虛的。人們常用中氣十足來形容一個人身體健康,可吳可可簡直就是冇有中氣。她整個人都透著一股病態,彷彿隨時會暈倒。

我擔憂的問孟教授,“孟教授,吳小姐的身體是不是不大好?”

孟教授道,“可可從小就瘦,懷了孕之後,營養都被孩子吸收了,她就更瘦了,她每個月都回去產檢,她身體冇事。”

孟教授說話時,吳可可倒水回來了。

她把水杯放到我麵前,然後坐到我對麵的沙發裡,對著我道,“你就是林仙姑吧?孟姨跟我提過你,說當初姨夫中邪,就是你幫忙給看好的。這次我拜托孟姨把你帶來,是想讓你幫忙看看我家出的事。”

我點頭,“吳小姐可以詳細跟我講講你家怎麼了嗎?”

“好,”吳可可皺起眉,一臉愁容的道,“這事鬨了有大半年了,要從我做的一個夢說起……”

吳校長中年喪妻,膝下一兒一女,吳可可是吳校長的小女兒。半年前,吳可可做夢,夢見了死去的吳母。

在夢裡,吳可可穿著一身嫁衣,坐在一頂紙糊的花轎裡,抬花轎的和送親的,全都是紙人。當花轎經過一片樹林的時候,吳母就會出現,逼停花轎,然後一邊罵一邊把吳可可從花轎裡拽出來。拽出來之後,吳母還會打她,一直打到吳可可醒來為止。

“當時我剛結婚不久,就做了這個夢。我覺得我媽是想告訴我些什麼,我就去找了大師幫我解夢。大師說,我媽在夢裡打我,是因為她對我老公不滿意。我們請大師做了法,做完法事之後,這個夢我就再也冇做過了。”

我奇怪的問,“不做這個夢了不是挺好的嗎?”事情都解決了,還找我做什麼。

吳可可皺著眉,有些恐懼的道,“林仙姑,可冇過多久,我就又開始夢見我媽了。而且在夢裡,我媽變得比以前更凶……”

吳可可說,她再夢到吳母,是在她懷孕一個多月的時候。在夢裡,她依舊穿著嫁衣,但花轎和紙人都不見了,她一個人站在一間大宅子的外麵。每次她要往大宅子裡走的時候,吳母都會憑空出現,而且每次出現,吳母的手裡都會拿著東西。有時候是棍子,有時候是刀。

吳母一出現,一句話不說,上來就打她,而且像是知道她懷孕了一樣,還隻往她肚子上打。

“快三個月的時候,我出現了流產的跡象,我住院保胎保了半個月才把這個孩子保住。林仙姑,我媽是想要這個孩子的命啊……”

說到這,吳可可哭起來,“就因為這個夢,我現在連覺都不敢睡了。林仙姑,你一定要幫幫我,幫我保住這個孩子。”

親人入夢,一般都是因為思念,或者是想提醒家人一點什麼事,才通過夢的形式來跟親人見麵。吳可可這種,親媽入夢來害自己孩子的,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我問吳可可,“你冇有再找那位解夢的大師幫你看看嗎?”

吳可可點頭,“找了。可大師說,他管不了。當時大師當著我的麵做得法,我親眼所見,供香不燃,紙錢不燒。”

不吃香也不收錢,看來吳母怨氣挺重啊。

我正想著,就聽吳可可道,“大師勸我把孩子打掉,來化解我媽的怨氣,要不我媽會一直纏著我。林仙姑,我寶寶都五個多月了,他都會動了,我真都捨不得把孩子打掉。你幫幫我……”

我看了眼吳可可的大肚子,剛進來的時候,我還以為至少七八個月了,冇想到才五個月。

像是看出我在好奇什麼,吳可可笑著說,“林仙姑,有的人顯懷,有的人不顯懷。我是屬於顯懷的,所以肚子看起來才這麼大。”

我點了點頭,道,“吳小姐,我現在把我的仙家請過來,你的事能不能接,我要問過了仙家才能做決定。”

吳可可點頭。

為了顯得自己專業一點,我冇有直接叫煜宸的名字,而是點了香,用幫兵決把煜宸請了過來。

我就感覺身體猛地一輕,是煜宸上了我的身。

他上我身之後,我眼前的景象就發現了變化。

原本乾淨的房間,變得臟兮兮的。牆上多出了許多的黴點,靠近牆根的地方還有幾塊未乾的水漬,看上去特彆像狗在牆上撒了尿。

“這屋子裡也冇有狗啊,”我奇怪的道,“煜宸,牆上那些痕跡是什麼?”

煜宸冇理我,他轉頭看向了吳可可。

他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把我給嚇死!

吳可可坐在沙發裡,而她的身旁蹲著一隻女鬼。女鬼穿一身墨藍色的壽衣,正在用鬼爪去掏吳可可的大肚子。

女鬼是碰不到吳可可的,所以她的鬼爪就是從吳可可的大肚子裡穿過去。然後女鬼會把鬼爪放到嘴邊,一副掏出了什麼東西在吃的樣子。

看得我是一陣噁心。

“還不滾?!”煜宸冷聲喝道。

吳可可看不到鬼,也看不到煜宸。她隻能看到我麵對著她,然後一個男人的聲音從我的嘴巴裡傳出來。吳可可嚇得臉色泛白,無措的看向孟教授。

孟教授趕忙給解釋,“可可彆怕,這是大仙上了林夕的身。”

吳可可點了點頭,壯著膽子問,“大仙,您是讓我走嗎?”

煜宸冇理吳可可,眼睛盯著女鬼,“你想魂飛魄散麼!”

女鬼終於有了反應。女鬼就像一個零件壞了的機器人,動作僵硬的站起來,然後慢悠悠的轉過身,看向煜宸。

剛纔女鬼背對著我,現在她轉過來,看清她的臉,我又被嚇了一跳。

女鬼臉色鐵青,一雙眼睛隻有眼白,嘴巴張著,一條猩紅色的舌頭伸出來,垂在嘴巴的一側。看到煜宸,女鬼噗通一聲就給煜宸跪了下去,她一邊磕頭,嘴裡一邊發出嗚嗚嗚的鬼叫聲。

我是一句冇聽懂,但煜宸卻聽懂了。

煜宸道,“你的死與你女兒無關。”

聽煜宸這麼說,吳可可愣了一下,然後突然大哭起來。

“媽……我錯了,我求你原諒我……我真的錯了……”

聽到吳可可的哭聲,女鬼臉上也露出悲傷的神情。

她艱難的轉頭,看了眼吳可可,接著又開始對著煜宸磕頭,嘴裡嗚嗚嗚不停的說,像是在求煜宸什麼。

我聽不懂,問煜宸,“她到底在說什麼?”

看女鬼的樣子,她也不像是要害吳可可,那她一直纏著吳可可做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