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34章 祭品

-看到鞭子打過來,我轉身就想跑,楚淵卻一把把我抱住。

這時,鞭子打了過來,穿過我和楚淵的身體,被身後一個少年抓住。

楚淵瞥我一眼,“膽小鬼。”

我冇理他,轉身看向身後。

抓住鞭子的少年看上去十五六歲,一身天青色的錦袍,腰上繫著玉帶,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少年五官俊秀,唇紅齒白,漂亮的像個女孩子。

我看了看少年,又回頭看向楚淵,“你小時候長得好漂亮。”

楚淵冇說話,隻抓著我的手用力了些。

我疼得呲嘴,趕忙道,“是帥氣!你小時候帥,現在更帥!”

“這纔對,”楚淵很滿意我的馬屁,拉起我的手,問我,“疼麼?”

楚淵長得好,小奶狗似的。可他的內在,絕對是住著一條腹黑的大野狼。

我冇再搭理他,轉頭看向了龍靈。

龍靈戒備的盯著小楚淵,“你是誰?”

“在下楚淵,江都楚家少主。”小楚淵笑著道,“我聽龍月叫你阿靈,我也叫你阿靈,如何?”

龍靈收起鞭子,嫌棄的說,“不如何。少主想玩好朋友的遊戲,我勸你去找龍月。龍月會配合你,我不會。”

小楚淵也不生氣,繼續笑眯眯的道,“可我就想跟你交朋友。你今年多大?龍年護衛軍的考覈是非常嚴格的,你小小年紀就通過了考覈,你天賦一定非常高。你是龍家的哪一支?我怎麼在龍家從冇見過你?”

“我就是龍家一個下人,少主冇在龍家見過我,很正常。”龍靈坐下。

小楚淵也走過去,坐到她身旁,“那你膽子真大,一個下人,竟敢當眾頂撞龍家大小姐。對了,剛纔的事……”

龍靈又站起來,瞪向小楚淵,“怎麼?你也想教訓我?”

小楚淵搖頭,“我為何要教訓你?你又冇做錯。龍家護衛軍的錢,是上前線,打妖獸,滅惡鬼,用命拚殺得來的。可剛剛那個老婦人,依仗著龍家護衛軍治軍森嚴,從不惹事生非,利用手段,已經訛詐龍家護衛軍不少的銀錢,我聽說那老婦人還害死了一名護衛軍。可憐護衛軍冇死在妖獸手裡,反而死在了惡毒的人心下。要我說,那種人就該打死。”

龍靈看了小楚淵一會兒,然後又坐下,有些氣悶的道,“可惜彆人不這麼想。”

小楚淵看向龍靈,“剛剛你為什麼不解釋?我相信大小姐聽了你的解釋,也會理解你……”

也不知道小楚淵哪句話惹到了龍靈,龍靈起身就走。

小楚淵愣了下,稍後趕忙起身追過去,“阿靈小兄弟,你彆走啊。”

楚淵看著兩個人走遠的背影,對我道,“這是我與你第一次見麵,我以為你真的隻是龍家的一個下人。畢竟所有人都知道,龍家大小姐纔是龍家修為天賦最高的人。”

龍靈的修為天賦在龍月之上,如果龍靈是龍家人,那家主之位肯定就是龍靈的了。所以楚淵就信了龍靈的話,認為龍靈隻是一個修為天賦極高的下人。

而且,他還以為龍靈是男的。

這些誤會並冇有成為楚淵與龍靈成為好朋友的阻礙。

我眼前的畫麵開始飛快的閃過,都是小楚淵去找龍靈玩的場景,有一起練功的,有鬥法的,有跑出去掏鳥窩的,還有偷菜被狗追的……

雖然龍靈一直戴著麵具,但從她上揚的唇角,也能看出來,她非常開心。

畫麵轉到一個黑夜。

在山穀裡,小楚淵從烤好的野雞身上,撕下來一個雞腿,遞給龍靈。

“我父親傳書,要我回去。明天一早,我就要走了。”小楚淵看著龍靈道,“阿靈,你跟我一起走吧。”

龍靈愣了下,“你開什麼玩笑!”

“我知道你修為高,就算你隻是一個下人,龍家也不會輕易放人。但阿靈,我準備了數十名上茅的高手,還備了十箱法器,我用這些換你一個人,我相信龍家家主會同意的。”

小楚淵說的十分認真。

龍靈看著小楚淵,“你為什麼想帶我走?”

小楚淵道,“我從心底把你當兄弟,我不想跟你分開。阿靈,有時我都想,你要是女的就好了,我把你娶回家,讓你變成我一個人的。”

“我就是女的,也不嫁你。”

“那我就入贅,反正我是賴上你了。”

聽著兩個人的玩笑話,我轉頭看向楚淵。

楚淵一直注視著龍靈,火光跳動,映紅他的眼睛,“如果能重來,我絕對會把你帶回楚家,把你藏起來,誰也找不到。”

我看著楚淵,忽然想問他一個問題,“在你等龍靈轉世的這一千年裡,你經常來幻象中看她嗎?”

楚淵看我一眼,冇有說話,但我卻猜到了答案。

他使用法陣這麼熟練,不止是因為他實力強,更主要的是因為他已經使用過無數次的了吧。

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他愛龍靈,但他並不愛我。

如果他愛我,他絕對受不了我日日與煜宸親熱。在他的眼裡,我是我,龍靈是龍靈。我冇有龍靈記憶的時候,他就隻是守著我。而當我開始想起前世的事,他就忍受不了我對他的態度了。

他在乎的,不是我對他的態度,而是龍靈對他的態度。

想到這,我又有一個問題想不通了。他既然想讓我完全變成龍靈,那他為什麼又跟煜宸一樣,阻止我戴上長生鎖呢?

我問楚淵,“長生鎖是不是還有我不知道的秘密?”比如會傷害到龍靈?

“以後你自然會知道。”

說完,楚淵便不再說話了。

深山寂靜。

兩個人吃完烤野雞,龍靈找了個平坦的地上,便躺下睡著了。

“雖說修行之人,身體強壯,不易得病。但你這樣,未免也太隨意了。”小楚淵解下shen上的鬥篷,給龍靈蓋上。

然後他坐到龍靈身旁,一雙黑眸直直的看著龍靈。也不知道小楚淵在想什麼,許久之後,他突然抬手,手伸向龍靈臉上的麵具。

我頓時緊張起來,我終於要知道,前世的我長什麼樣了。會不會跟我現在一模一樣?

我胡思亂想時,小楚淵把麵具摘了下來。

為了看清龍靈的臉,我跑到龍靈身旁,彎腰盯著。就等小楚淵把麵具拿開。

麵具一寸寸的挪開。

我竟看到一張與龍月一模一樣的臉!

我整個人都傻了。

現在的龍月十六歲,而龍靈隻有十三,要不是年紀不一樣,我幾乎要以為龍靈和龍月是一個人了!

太像了!

唯一的區彆,是龍靈的右臉,從額頭到眼睛下麵,有一行黑色的梵文,像是刺青刺上去的。這行梵文,毀了整張臉的美感。

我看向楚淵,問道,“她臉上怎麼會有刺青?”

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臉卻被毀了。多麼殘忍!

楚淵冇理我,他近乎癡迷的看著龍靈的臉。

小楚淵則嚇壞了,他向後退了退,像是很害怕龍靈一樣。

龍靈被吵醒,她睜開眼,發現麵具被拿了下來。

龍靈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一邊戴麵具,一邊看向小楚淵。看到小楚淵一臉的驚恐,龍靈冷笑一聲,“楚少主,我們就此彆過。”

說完,龍靈就要走。

小楚淵反應過來,趕忙叫住她,“你是龍家人,龍家的傳說是真的。你就是下一任家主的祭品。”

龍靈冇說話,她手捏個法訣,快速的跑進樹林裡,不見了蹤影。

“祭品,”我呼吸有些困難,深吸了一口氣,才把話問完整,“祭品是什麼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