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41章 小兒關煞

-我掏出手機,是一個陌生的電話。

接通電話,一個老人的聲音傳過來,“林仙姑,我是莫山,前段時間,你幫我把鼠仙兒找了回來,你還記得我不?”

那一堆大爺大娘,我哪分得清誰是誰。我笑著道,“莫叔叔好,給我打電話有事嗎?”

莫山道,“林仙姑,我想幫你介紹一筆生意。是這樣的……”

前兩天,有個農村老太太找上了莫山,求他救救她家的大孫子。

老太太說,他們村子這段時間鬨鬼,還是鬨那種專吃小孩的惡鬼。村裡已經有好幾個孩子被鬼給吃了,現在輪到了她大孫子。

她大孫子突然倒地,昏迷不省。跟前幾個孩子一樣,拉去了醫院,什麼毛病都檢查不出來,現在在家裡等於是在等死了。

老太太心疼孫子,經人介紹就找到了莫山,求莫山出馬。

聽完老太太的話,莫山就跟老太太回了村。

“林仙姑,他們村這一個月接連死了四個男孩,現在還有十幾個孩子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我在這呆了兩天,冇看到鬼的蹤影,也冇找到解決的辦法。林仙姑,我本領小,接不了這個活。你看你要不要接這單生意?你要是接的話,我就跟事主說一聲。”

我看煜宸一眼。

煜宸道,“問他,出事的孩子年紀都多大?”

我重複一遍煜宸的問題。

“死了的四個都剛過週歲,現在昏迷不醒的,多大的都有,最小的五歲,最大的十六。但都是男孩。孩子出事,家長們都急死了。那些冇出事的人家也不敢在村裡呆了,現在整個村子人心惶惶的。”莫山歎口氣,對我道,“林仙姑,你供著三太爺,本領強,還是來看看吧,解決了這件事,也是給堂口的仙家們積了一件大功德。”

我也想管,但我也得有那個本事管才行。我當了這麼長時間的仙姑,我連天眼都冇開,除了請仙之外,我可以說跟普通人毫無區彆。所以,我冇敢直接答應莫山,一雙眼詢問性的看向煜宸。

煜宸道,“仙家精元的事,不查了?”

“胡錦月不是查去了嗎,他還冇回來。我們先去幫忙解決這裡的事,好不好?”

麵對我期待的目光,煜宸無奈的輕笑一下,點頭。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抱住煜宸,親了他一口,然後對莫山說,把地址給我,我儘快過去。

掛了電話,莫山就把地址發了過來。

是距離遼城不到一百公裡的一個小農村。看距離不是很遠,煜宸便決定現在就帶我過去。由於山路不好走,開了將近三個小時,我們纔到地方。

莫山知道我要來,帶著一群村民等在村口。

村口站滿了人,煜宸隻好把車停下,跟我一起下了車。

村民們看到我倆,紛紛說,這個弟馬長得好俊俏。

這是把煜宸當成出馬弟子了。

莫山知道煜宸的身份,臉色變了下,剛要解釋,我便打斷他,“莫叔叔,我們來了,你帶我們去出事的人家看看吧。”

我並不想解除誤會。如果大家都知道了煜宸是仙家,那看到我和煜宸在一起,他們看我的目光或多或少就會帶上好奇或探究。我寧願他們以為煜宸是弟馬,我是煜宸的女朋友,我倆都是人類,這樣還自在一些。

見我阻止介紹煜宸的身份,莫山不解的看我。

煜宸則淡淡的瞥我一眼,冇有說話。

這時,一個老太太站出來,“大師,先去俺家,俺大孫子要不行了。”

我抱住煜宸的胳膊,跟著老太太往她家走。

路上,我觀察了一下村子。

房子大部分是平房,有的人家是石頭壘的牆,有的人家直接圍著籬笆,能看出這個村子不咋富有。

老太太家算是在村子裡條件好的了,三間大瓦房,紅磚砌的院牆。進了屋,占了半間屋子的大炕上,躺著一個小男孩,小男孩身邊坐著一對年輕的小夫妻,妻子正在丈夫的懷裡抹眼淚。

看到老太太進來,小夫妻站起來,都叫了一聲娘。

老太太瞪了兩個人一眼,訓道,“都滾開,彆耽誤俺救俺大孫子!”

趕走倆人,老太太回頭看向煜宸,懇求的道,“大師,您幫忙,一定要把俺大孫子救回來。俺大孫子就是俺的命啊!”

煜宸走過去,我也跟著過去。

小男孩看上去十歲左右,雙頰潮紅,緊閉著雙眼,看上去像是在做噩夢,眼珠不停的在轉,但就是不睜開,身體也不掙紮。

煜宸問老太太,“他叫什麼?”

老太太忙回,“賀程程。”

煜宸伸出兩指,將指尖抵在小男孩的眉心處,聲音低沉緩慢的叫道,“賀程程,該回家了。”

隨著話音落下,賀程程猛地睜開了眼睛。

在場所有的人都震驚了。

老太太兒媳婦哭著跑過來,就要抱孩子。

我趕忙把她攔住,告訴她不要過去,現在救孩子要緊。

老太太兒子把媳婦兒抱住,一箇中年漢子,眼睛裡含著眼淚,對我說,“謝謝。”

一個孩子,關係著一個家庭的幸福。

我擺擺手,剛想說讓他們放心,就聽老太太突然大叫一聲,“大師,這咋回事!俺大孫子眼睛怎麼又閉上了!”

我轉頭看過去。

小男孩的眼睛果然又閉上了,煜宸收回了手,直起身子。

我走過去,問,“怎麼了?”

煜宸道,“這是小兒關煞。這村裡的孩子們犯了煞,所以纔會夭折。我剛纔隻是用法術穩定住了孩子的魂魄,要想把孩子救下來,還需要解煞。”

聽煜宸說完,莫山驚愕的瞪大眼睛,“三太爺,您冇看錯?一開始我也懷疑是小兒關煞,但小兒關煞是孩子的生死煞,跟孩子的生辰八字有關,生辰八字跟所在地的風水相剋,纔會形成煞氣。可這個村子裡,這麼多孩子都出事了,總不能這麼多人都跟此地的風水相剋吧?”

越說,莫山臉上懷疑的神情就越重,“而且,出事的孩子,最大的都十六歲了,他在這個村子裡生活了十六年,都冇跟風水相剋,現在怎麼又會突然間相剋?”

“這就要問這個村子最近發生過什麼了。”煜宸道,“我不懂風水,看不出來這裡風水有什麼問題,所以你們若還想找我幫忙,就老實交代,最近這個村子什麼地方變動過。”

老太太一臉迷茫,“大師,俺們村一直都這樣,也冇啥地方變過……”

“大師,大師救命!”這時,一個村婦抱著一個五六歲大的小男孩跑了進來,小男孩臉色蠟黃,出氣多進氣少,已經是要不行了。

村婦跑進來後,直接給煜宸跪下,哭著哀求,“求求大師救救俺兒子,俺兒子才六歲,他要是出事,俺也就不活了……”

一個即將失去孩子的母親,哭聲悲慼。

我也被這種悲傷所感染,眼淚爬滿了眼眶。我抬手擦了擦眼淚,道,“煜宸,我把雲翎叫來好了,雲翎懂風水。”

仙家的本領是各有所長的,比如煜宸武力值高,他就是出馬仙。而雲翎擅長風水,黃富貴擅長與鬼打交道,白長貴是醫仙……他們進堂口的時候,就會把自己的本領告訴我,方便我麵對不同情況時,知道該請誰出馬。

“不用。”煜宸拒絕。

我有些生氣了,我知道他不喜歡雲翎,但眼下救孩子的命最要緊,他就不能收收他的脾氣?

我冇理煜宸的阻止,對著手腕上的金鐲子剛要叫雲翎的名字,煜宸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對我道,“你請不來他!”

我一怔,“什麼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