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43章 石棺

-灰毛大老鼠,每條都有四五歲小孩大小,他們像人似的,盤膝坐在地上,雙手合十在胸前,一副打坐的樣子。

我嚇了一跳,想問煜宸這是怎麼回事兒,轉頭卻發現煜宸不在!

他把我跟這群大老鼠,扔一塊了!

能看出來這群老鼠對我冇有惡意,但就是冇有惡意,跟一群老鼠待一起,我也害怕呀。

我警惕的往後縮了縮,剛要說什麼,就聽門外傳來腳步聲,煜宸的聲音傳來,“地方找到了,有勞諸位幫忙,把洞口挖開。”

“三爺對灰家有恩,這點小事不足掛齒,我等現在就去。”大老鼠們起身,跑了出去。

老鼠們跑光之後,煜宸走進來,“醒了?”

我不高興的瞪他一眼。

煜宸走過來,把我拉他懷裡,輕笑著哄我,“發什麼脾氣?”

進入他懷抱的這一瞬,我心裡所有的不愉快,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了。我簡直是中了這個男人的毒。

我翻過身,抱住他,“以後你醒了,就叫醒我。”

煜宸輕刮一下我的鼻頭,“笨蛋,多睡一會兒不好麼?”

“不好,”我膩在他身上,道,“我想一睜開眼就看到你。”

煜宸怔了下,稍後低頭,用力的在我唇上咬了一口,“彆一大早就勾-引我!”

我小聲說,我纔沒有。但雙手卻抱的更緊了,整個人恨不得黏在他身上。

以前我總覺得是我單方麵的喜歡,所以,就是跟煜宸再親近,我心裡也總覺得缺了點什麼一樣。可昨晚親耳聽到煜宸說愛我後,我心裡殘缺的那一塊一下子就被填滿了。整顆心就像泡在了蜜罐裡,從裡到外的透出甜來。

煜宸帶我去吃了早飯。

吃完飯,有隻大老鼠跑過來,說洞口已經挖開了。

煜宸點頭,“多謝。”

“三爺無須客氣,”大老鼠作揖道,“還望三爺見到大王時,多替小仙兒美言幾句。小仙兒感激不儘。”

煜宸說了句一定。

大老鼠又對著煜宸作揖行了一個禮,然後身體縮小,變成一個普通大小的老鼠,跑走了。

鼠仙兒明明是煜宸找來幫我們忙的,結果幫完了忙,最後還得對著煜宸又是感謝又是磕頭的。煜宸這輩分高就是有好處。

我問煜宸,仙家裡有比他輩分高的嗎?

煜宸道,“當然有。”

“那你見了他們,也要磕頭嗎?”

煜宸看我一眼,“嗯,等見到了他們,我帶你一起去磕頭。”

我感到奇怪,“我磕什麼頭!”仙家的輩分又跟我冇有關係。

“笨,”煜宸嫌棄的說,“見到我家裡的長輩,你不行禮麼!還想不想進我家的門!”

我愣了下。

煜宸的族人不是都死了嗎?他家哪還有長輩?

稍後我反應過來,臉頓時就紅了。我也是傻了。現在是糾結有冇有長輩的時候嗎!我管他有冇有長輩,我該在乎的是煜宸對我的態度!

我雙眼放光,“煜宸,你要娶我?”

似是嫌我的問題蠢,煜宸斜我一眼,並冇有理我。

我興奮的跳到他身上,跟八爪魚似的牢牢的抱住他,“你不會離開我了,對不對?鬼節也不走了,對不對?”

煜宸身體僵了一下,稍後,他將我從他身下扒下來,臉上的笑斂起,“去取劍。”

他扯開了話題,這是他還打算去地府找龍月?

心像是吞掉了一大顆的檸檬,瞬間酸到發苦。

我緩了一會兒,才追著煜宸過去。

洞口在一戶農家的院裡,我本以為鼠仙兒頂多幫忙打個盜洞,可到了之後,我才發現,仙家不虧是仙家,想法跟我這個俗人就是不一樣。

鼠仙兒在人家院子裡開了一個地宮的入口,連一節節往下的台階都挖好了。入口旁邊很乾淨,也不知道鼠仙兒把挖出來的土都扔哪了。

看這個入口,我愣了下,心說,這戶人家估計是不能再在這住了。

我發愣時,煜宸已經走到了入口,他停下腳步,對我道,“我下去看看,你在上麵等我。”

我點頭。

碎邪劍是龍家的傳世之寶,誰知道藏劍的地方,有冇有機關。我就彆下去拖後腿了。

煜宸下去後,我坐在洞口發呆。

等了半個小時,煜宸也冇有上來,我有些著急了,站起來往山洞裡走了幾步。也許是因為山洞通往地下的緣故,一進入山洞,我就感覺周圍的溫度瞬間低了幾度,又潮又陰冷。

下了大概十幾個台階,外麵陽光照不進來了,前方的路越來越黑,我不敢再往下走了,剛想要大喊煜宸,我就聽到前方傳來一個女人說話的聲音。

“煜宸,真是太好了,你竟然幫我找到了我的身體!這下,我再也不用附身在彆人身上了。煜宸,現在隻差祭品,鬼節當天,你可彆讓我失望。”

這是,龍月的聲音!

“嗯,祭品在我的控製之中,不會出錯的。”

聽煜宸這麼說,女人高興的道,“煜宸,這一千年辛苦你了,要不是龍靈魂魄散了,你收起她的魂魄花了一千年,我們也不用等這麼久。等祭祀結束,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

怪不得說等了我一千年呢,因為一千年,龍靈才轉了我這一世!

所以,那個在煜宸控製之中的祭品,就是我,對麼?就像在夢境裡看到的那樣,他就是打算把我再獻祭一次!

我覺得呼吸有些困難,有一瞬間,我甚至後悔我為什麼要下來!還不如什麼都不知道。

我勇氣耗儘了,冇膽子再聽下去,轉身逃跑似的往上走。因為走的太急,我的腳不小心磕到了台階上。腳踝崴了,我的身體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向著後麵就倒過去。

“啊!”我本能的尖叫。

在我身體摔到台階上之前,一條手臂環住了我的腰,接著我被拉起來,拽入一個冰冷堅實的懷抱裡。

我還以為我死定了。

我驚魂未定,身體微微顫著。

煜宸攬著我的後腰,將我禁錮在他懷裡,他低頭看我,黑眸略帶怒意,“不是讓你在上麵等著麼,你瞎跑什麼!”

我本來想裝什麼都冇有聽到的,可聽到這番話,我心裡的火一下子燒起來,我昂頭,看向煜宸,“我為什麼不能下來,這下麵有什麼我不能見的東西嗎!”

我突然發火,煜宸眸中閃過詫異的光,不過很快又恢複一貫的冷漠,“這下麵什麼都冇有,碎邪劍冇在這,是我搞錯了。”

碎邪劍當然不在這裡,這裡對他來說,有比碎邪劍更好的東西,龍月的身體!

話說完,他抱起我要往上走。

我卻不願意了,都到這一步了,我就是再有僥倖心理,我也騙不了自己了。我道,“我要下去看看。煜宸,你放我下來!”

煜宸抱緊我,聲音冷了些,“彆胡鬨,下麵什麼都冇有。”

為什麼要騙我!來找碎邪劍就是在騙我,枉我還為他那麼高興。看到我跟個白癡一樣被他騙的團團轉,他是不是特彆有成就感!

我冇忍住,眼淚滾了下來。

見我突然哭了,煜宸慌了下,“林夕,你……”

“我要下去看!我就要下去!”

麵對我的堅持,煜宸妥協了,抱著我走了下去。

台階的儘頭是一間墓室,隻有一間,白玉石砌成的,玉石裡麵也不知道鑲嵌了什麼,往外散發著淡淡的銀色光芒,這些光芒能勉強讓人看清墓室內的佈置。

墓室的四個角各釘一個木樁,木樁上綁著成年人手臂粗細的鐵鏈子,鐵鏈子的另一頭纏在墓室中央的石頭棺槨上。四條鐵鏈子,幾乎將整個石頭棺槨都纏起來。

石棺的東南,西南等八個方位,地上都各插一把銅錢劍。

我雖然不懂陣法,但看這個佈置,怎麼看,怎麼像一個封印。

我指了指石棺,問煜宸,“這裡麵的人是誰?我可以看看嗎?”

煜宸冇說話,抱著我走到了石棺旁邊。

靠近之後,我才發現,石棺的棺材蓋冇有完全蓋上,露出的縫隙恰好是一個人頭的距離。

我探頭往裡看,就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