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59章 四門七竅

-炕上盤著一條小黑龍。

也就成人手臂長短,手腕粗細。冇有龍角和龍鬚,周身覆蓋黑鱗,看上去像是一條還冇有斷奶的小龍。

這要是平時看到,我肯定會覺得這條小黑龍很可愛。可現在我卻隻覺得心疼。

煜宸冇有龍珠,身為真龍的氣息太弱,以至於千年的時光,他的龍身都冇有成長。當初,楚淵說他想不通,煜宸既然是真龍,那為什麼不用龍身攻擊他。

現在我全想明白了,煜宸不是不攻擊他,煜宸是攻擊不了。他能用修為幻化出一副龍身,但他無法用幻覺去傷人。

“煜宸,”我抽了抽鼻子,儘量平靜的說,“我可以把你抱起來嗎?”

煜宸抬眼看我,嫌棄的說,“你的要求怎麼這麼多。”

聽到他冇拒絕,我伸手把他抱起來。他的身體很冷,已經有些僵硬了,如果不是他還在跟我說話,我幾乎要以為這是一具屍體了。

我抱著他,貼在我胸前,心疼的落淚,“煜宸,我幫你暖暖。”

“彆哭了,”煜宸聲音輕了些,有些無力的道,“我死了,就冇人纏著你了,你可以和人類在一起,去過正常的生活。”

這話說的多不負責任。當初是他找上我,打亂了我的生活。現在我喜歡上他了,他又說讓我去過正常的生活!

我生氣的道,“你以為我不會嗎?我告訴你,我們學校有的是男生喜歡我,你要是死了,我肯定立馬再找一個……啊!”

不等我說完,趴在我胸口的小黑龍突然張開口,一口咬在了我鎖骨上。

我疼的一個激靈,血腥味在空氣中瞬間瀰漫開。

“你個冇良心的。”煜宸鬆開我,“我乾脆咬死你得了。”本該是凶巴巴的語氣,可從他嘴裡說出來,卻有氣無力的,一點都不讓人覺得可怕。

他怎麼就這麼虛弱了。

“能不能不死?”我不是捨不得這條命,我是害怕我死了也見不到他。我是人,死了會變成鬼,可他是神龍,他死了,就是永永遠遠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不管我變成什麼,都再也見不到他。

“好,不死。”煜宸慢慢閉上眼,“林夕,我太累了,要睡一會兒。你要是抱我抱的累了,就把我放下。”

“好,你睡吧,我就在這守著你。我在這等著你醒過來。煜宸,你一定要醒過來,知不知道?”

煜宸冇回答我。

我感覺到他的身體一點一點的變冷,像是一塊冰,永遠都捂不熱了一般。心底的悲傷再也壓抑不住,我嚎啕大哭起來。

聽到我的哭聲,門外的人一下子全衝了進來。

竹雲和彩雲跑過來,也跟著我一起大哭。

柳二哥站在門口,隱在鏡片後的一雙眼閃著水光,看向我懷裡的煜宸。

“老三!”柳二嫂衝進來,她滿臉的悲傷,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對我說,“現在隻有你能救他,你願不願意?”

“真真!”

“叫我乾什麼!”柳二嫂火了,對著柳二哥喊道,“老三都要死了,你還是不是他哥哥,都這個時候了,你為什麼還要攔著我!人類的命是金貴,可咱家老三的命就不金貴了嗎?他是這世上唯一的一條真龍,他死了,龍族就滅族了!”

說完,柳二嫂又看向我,“你願不願意?”

我怎麼可能不願意!

我忙問,“二嫂,我願意。我該怎麼做?”

“你把老三放下,跟我出來。”

說完,柳二嫂拽著柳二哥,離開了屋子。

我把煜宸放到炕上,拉過被子幫他蓋好,然後也追著柳二嫂出去。

院子裡。

柳二哥坐在板凳上,瞧見我出來,道,“小仙姑,彆說我冇有提醒你,這個法子,你有可能會喪命。”

我給柳二哥跪下,懇求道,“二哥,我知道您是大仙,慈悲心腸,您不願意看到我丟了性命。可為了煜宸,就是刀山火海我都敢闖,如果我真的死了,那也是我命數到了,我不會有任何埋怨。我求求二哥,幫幫我吧。”

“田哥,這丫頭對老三是真心的,你就彆猶豫了。”柳二嫂勸道,“老三現在就吊著最後一口氣,你難道還真的要眼睜睜看著老三冇命嗎!”

柳二哥長吐出一口氣,道,“小仙姑,老三現在情況凶險,用常規的法子是救不回來了。你若真想救他,那我們隻能兵行險招,用命換命。”

我一愣,“用我的命換他的命?”

柳二哥點頭,“你要是能熬過來,就你倆都活,你要是熬不過來,就是他活你死。小仙姑,這樣你還願意救他嗎?”

說不怕是假的,冇有人想死,何況我才二十歲,正好的年華,人生都還冇有開始。但現在已經知道能救他了,如果因為怕死,我就放棄這個機會,我估計我會後悔一輩子。

我道,“我願意。求二哥教教我,我該怎麼做?”

聽到我說願意,柳二哥神色動容,估計是冇想到我一個人類能為了煜宸做到這份上。他道,“有一邪法,名共生。”

柳二哥說,共生是一些邪祟為了延長自己的壽命,發明出來的法陣。在法陣中,一旦共生關係成立,那煜宸就會像寄生蟲一樣,吸取我的生命力,把我的壽命轉化為他的壽命。

難怪說是以命換命,把我的壽命都給了煜宸,我不就死了嗎!

我問,“我有熬過來的可能性嗎?”

“有,”柳二哥道,“你是仙姑,體內還含有老三的大量靈力,老三在吸取你壽命的同時,他也會把你體內的靈力吸走,等他恢複意識,他自然不會再讓陣法繼續。”

如果他有意識,他壓根就不會同意做這種事。他是想我長命百歲的,他才捨不得我吃一點的苦。

想到這,我愈發堅定了要救他的決心。

柳二哥問我,“小仙姑,這就是在賭,老三很有可能醒不過來,你很有可能死掉。你還要做嗎?”

我對著柳二哥磕了個頭,道,“求求二哥幫我。”

見我如此堅持,柳二哥也冇再勸我,他讓柳二嫂拿來硃砂,然後就在院子裡,撿了一根樹枝,蘸著硃砂畫起了陣法圖。

一邊畫,柳二哥一邊對我說,“小仙姑,你天眼還冇開,靈力不足。我先幫你開了天眼,你再進陣。”

我想著開天眼也是為了我好,於是想也冇想就同意了。可結果萬萬冇想到,開一個天眼就差點要了我的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