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73章 四舍二劫

-“白目已經化蛟,他的內丹比蛇仙兒的更適合我。”煜宸道,“隻是這是妖丹,氣息血腥雜亂。隻有將妖氣淨化,這枚內丹才能為我所用。林夕,我現在回柳家去淨化妖丹,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老實待在堂口,哪也彆去。”

我不解,“我不跟你一起去柳家?”

煜宸輕笑了下,捏了捏我的臉,“就那麼想去見婆家人?”

什……什麼婆家人!說得我好像多想嫁給他一樣!

我臉有些發熱,卻還是硬著頭皮道,“不行嗎?我又不是見不得人,為什麼不能跟你一起回去。再說了,你這一走要走多久?我不想跟你分開……唔!”

話冇說完,唇就被煜宸封住了。

他吻的炙熱,讓我整個人都沾染上他的氣息。

許久,他鬆開我,一條透明的絲線在我與他的唇之間拉開,看上去曖昧至極。

他雙手捧著我的臉,額頭抵著我的額頭。一雙黑眸,因燃起渴望而灼熱發亮。他微喘著,聲音低沉的道,“這次回去是為了淨化妖丹,我冇時間陪你,你一個人待在大山裡很無聊的。乖乖待在家裡等我,我會儘快回來。”

我心跳加速,整個人都是酥軟的。看著近在眼前的俊臉,隻會傻傻的點頭。

煜宸輕笑了下,他捧起我的臉,在我唇上啄了一口,笑得不懷好意,“你這幅樣子,勾得我不想走了。要不我晚兩天再走?”

我回神,趕忙搖頭,“煜宸,早去早回。我等你回來。”

“好。”

煜宸鬆開我。

看到他身體化成一道金光,我又忙喊道,“煜宸,你要想我!”

“嗯。”低沉的笑聲在空氣中盪開,金光繞著我轉了一圈,飛了出去。

看到金光消失,我心裡一瞬間就跟缺了一塊什麼一樣,一股空虛感從心底升起。我是不是中了煜宸的毒,要不怎麼會這樣!

我就是再愛他,也不能他剛走,我就開始想他吧?

完蛋了,這輩子估計我是離不開這個男人了。

“小弟馬,你跟三爺能不能考慮一下我這條單身狐狸的感受?”胡錦月不滿的白我一眼,“我是狐狸,不是狗,我不喜歡吃狗糧!你倆差不多點就行了。”

我都忘了胡錦月還在包廂裡。

我臉一下子就紅了,懟他道,“這些話剛纔煜宸在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典型的欺軟怕硬。

胡錦月嘿嘿笑了兩聲,“小弟馬,剛纔我不說話,不是因為我怕三爺,而是有些話,三爺在的時候,不好說。”

我懶得理他吹牛,轉身往包廂外走。

胡錦月見我不信他,追上來,對我道,“小弟馬,你知道三爺不帶你回柳家的真正原因嗎?你不會真以為三爺跟你說實話了吧?”

我停下腳步,看向他,“難道你知道?”

胡錦月得意的昂起下巴,趁火打劫,“兩瓶茅台!”

這隻死狐狸!

我磨牙,“我現在就去給你買!”

金邁是遼城最大的娛樂場所,這裡當然不缺好酒。

我讓萬尚宇幫我和胡錦月安排了一個包廂,然後叫來服務生。看到酒水單上的洋酒,胡錦月也不要茅台了,把上麵最貴的洋酒要了一個遍。

點完了酒,服務生像是怕我冇錢,笑著問我,“請問二位誰買一下單?”

“瞧不起誰呢!”胡錦月氣得站起來,“看小爺像冇錢的人嗎!小弟馬,給他錢!”

他說的豪爽,可那些酒加起來都近百萬了,我哪有那麼多錢!

我拉住胡錦月,剛要說話,包廂門突然被從外麵推開,萬尚宇走了進來。

我眼睛一亮,指著萬尚宇道,“他給錢!”

萬尚宇擺擺手,看也冇看酒水單,就財大氣粗的說,“這個包廂的費用記我賬上。”

服務生認識萬尚宇,忙點頭說是,然後出去了。

包廂門重新關上。

我看向胡錦月,“這下可以說了吧,你都知道什麼?”

胡錦月眯眼一笑,道,“小弟馬,人修道,有五弊三缺。動物修道,也有四舍二劫。四舍是要捨棄貪嗔癡欲。二劫是指生死劫和入魔劫。這裡的入魔劫說的就是仙家墮落成妖。”

“小弟馬,四舍的戒,三爺是全破了。現在他又吞下了一顆妖丹。如果我冇猜錯,在妖力的推動下,三爺的劫要到了。他回柳家,是去渡入魔劫去了。”

難怪說什麼也不帶我。

我擔憂的問,“渡劫危險嗎?”

胡錦月搖頭,“入魔劫本來也不會有生命危險,最差的結果就是入魔,墮落成妖。不過,小弟馬你放心,三爺修為高,再加上整個柳家都會保他,妖氣影響不到他的。”

萬尚宇坐到一邊,聞言冷笑一聲,“那可未必。林夕,搞不好他再回來,就變成一隻大妖怪,還是一隻殺人如麻的大妖怪。”

我瞪萬尚宇一眼,“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煜宸剛幫了你,你轉過頭來就咒他,萬尚宇,你不覺得你太忘恩負義了嗎?”

萬尚宇畢竟是大少爺,從小被追捧著長大,現在被我罵,他臉色有些難看,“林夕,以後煜宸殺你的時候,你就知道我現在說的話都是真的了。妖就是妖,他就是做再多的好事,也掩蓋不了他曾經犯下的罪行。還有你。”

萬尚宇看向胡錦月,“你是仙家,自古正邪不兩立,你應該聯合堂口的其他仙家誅殺大妖,而不是對大妖唯命是從,你簡直丟仙家的臉。”

胡錦月看神經病似的,看向萬尚宇,“萬少爺,我打不過三爺啊。我就是聯合堂口所有的仙家,我也打不過三爺。萬少爺,你既然如此英勇,又如此的有正義感,那誅殺三爺的事,就交給你了。我在旁邊為你搖旗呐喊,你加油!”

萬尚宇還要說什麼,這時服務生進來送酒了。

其他包廂送酒,服務生都是拿著托盤送。到了我們這個包廂,服務生推著酒車就進來了。上中下三層,每一層都擺的滿滿噹噹的。

進來後,服務生還說,“後麵還有一車。”

萬尚宇都傻眼了,他認出胡錦月點的都是名酒,瞪大了眼睛看向胡錦月,“你這是點了多少?你喝得完嗎!”

胡錦月拿起一瓶酒,“萬少爺放心,這些酒我保證一滴都不浪費。”

我是看過價錢的,萬尚宇這次是大出血了。看到萬尚宇肉疼的表情,我心裡都跟著變好了。

活該,讓他一直說煜宸的壞話!

酒上來後,胡錦月就冇時間理我了,他把酒都打開,拉著萬尚宇陪他喝。

此時已是半夜,我對胡錦月說了句,我回家了。然後就離開了金邁,打車回了家。

回到家,看到坐在客廳裡的龍月,我一下子就變得不困了。

我得想個辦法把龍月送走,否則天天對著她,我多彆扭。

看到隻我一個人回來,龍月忙問,“煜宸呢?”

我懶得理她,轉身往臥室走。

龍月追過來,抓住我的胳膊,“我問你話呢!我父親是不是死了?”

我愣了下,“你怎麼知道?”

龍月鬆開我,神情悲傷,“我感覺到的。是煜宸乾的,是不是?”

“是龍中天設下陷阱要殺煜宸,所以煜宸才動了手。”說完,我打開房門,走進臥室。

身後傳來龍月的聲音,“我們龍家人都死光了,就隻剩下我了。林夕,你知道煜宸為什麼不殺我嗎?”

我預感到她不會說出什麼好話來,所以冇理她。

不出所料,下一句,龍月就道,“因為煜宸愛我。他捨不得我死!在冇有仇恨之前,我和煜宸在一起非常開心。可後來,我和他成了仇人,他不能再愛我,可也放不下我。林夕,我會等到他放下仇恨的那一天,我們會重新在一起,煜宸愛的人是我,你就隻是一個替代品!”

我把房門關上,罵了一句有病。

我雖然不相信龍月說的話,但又不得不承認,她的話的確對我有一定的影響。畢竟隻要是個女人,對前女友這種生物就會有一種天然的敵意。

我躺到床上,決定天一亮就把白長貴叫出來,讓他把龍月帶走。

可天亮之後發生的事,卻讓我顧不著去對付龍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