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75章 開罪

-我冷笑,“秦桂芝,這纔是你的真麵目。”

秦桂芝像是怕把我惹急了,我真的會不管她。她又換上一副哀求的麵孔,“女兒,我也不想的,我是真冇辦法了,銘銘就是我的命……女兒,這是最後一次,你幫幫媽媽,以後媽媽再也不來找你了。”

秦桂芝跟狗皮膏藥似的,她現在就是黏上我了。

黃富貴氣呼呼的道,“大嬸,你真以為我們好欺負是不是!一個普通人還敢威脅我們,你信不信我找幾隻惡鬼,讓你們一家子去地府團圓!”

秦桂芝嚇得臉色一白,但依舊壯著膽子道,“林夕,要不你幫我,要不你就把我們一家子都殺了。”

“你當我們不敢呢……”

“我幫你。”我打斷黃富貴的話,對著秦桂芝道,“我會把你兒子的命救回來,然後再用你兒子的命做個咒,如果你再敢來打擾我和奶奶,你兒子立馬暴斃!”

“林夕,他是你弟弟,你怎麼能這麼惡毒!”聽到用她兒子的命做咒,秦桂芝立馬怒了。

我冷笑,“你不同意就算了。”

說完我就要走。

秦桂芝咬了咬牙,喊道,“我同意!”

秦桂芝的兒子叫劉銘,因為犯病,冇法跟她一起回東北,現在還在深城待著。深城是南方城市,靠近大海,坐飛機都要兩個多小時。

我回家跟奶奶打了聲招呼,秦桂芝訂了票,我們就去了機場。

路上,黃富貴問我,“小弟馬,你還真打算幫她?”

“不然呢!”

我也不願意,可我總不能真的讓黃富貴找惡鬼去殺了她。我堂口的仙家都是要修仙,因為這點事攤上人命官司,影響他們的仙途,不值當的。

而且,我也想去見見,被把我拋棄了的親生母親,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劉銘是個什麼樣的人。

下了飛機,有司機來接。

我愣了一下,“車和司機,都是你家的?”

秦桂芝點頭,她幫我拉開車門,“小夕,上車。”

上車後,我又問,“你家會還不起網貸?”有豪車和司機的家庭,會還不起大學生網貸嗎!

秦桂芝神情僵了一下,她不敢看我,眼神飄忽的說,“小夕,你後爸在外麵養著女人,那個女人也給他生了一個兒子。你後爸本來就偏心外麵的那個野種,他要是知道銘銘不學好,借了網貸,他肯定對銘銘意見更大。所以……”

所以她就冇敢把這件事告訴她現任老公,所以她就為了錢把我給賣了!

我本以為她是走投無路,那筆錢是她的救命稻草。可我是真冇想到,那筆錢其實可有可無,就像我這個女兒一樣,可有可無。

我以為聽到秦桂芝說這些話我會很氣憤,可誰知,我竟冇什麼太大的感覺,我釋然了。

我之前會難過,會憤怒,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還拿秦桂芝當媽。我從小冇有母親,說不渴望母愛是撒謊。突然告訴我,我母親還活著,我肯定是希望能得到母親的關心。

可現在,我發現秦桂芝不配當我的母親。我心裡冇有期待,那失落和難過也就隨之消失了。

我道,“秦桂芝,事情辦完,你要給我準備車馬費和香油錢。”

看到我公事公辦的態度,秦桂芝愣了一下,但也冇多想,點了點頭說好。

車最後停在一座獨棟彆墅前,彆墅是歐式的建築,圓形的屋頂,雪白的牆麵,看上去跟個城堡似的。

走進彆墅,兩排站著傭人,恭敬的對著秦桂芝說太太好。

秦桂芝擺了擺手,傭人們才散開去忙各自的事。

“小夕,你弟弟在樓上。”秦桂芝領著我上樓。

往樓上走時,我掃了一眼屋子裡的裝修,非常的奢華,到處透出一股暴發戶是氣息,生怕彆人不知道這家有錢一樣。

劉銘的房間在三樓,一眼就能看出哪個是他的房間,倒不是因為他房間佈置有什麼特殊,而是他房間的大門上貼滿了黃符。

秦桂芝道,“小夕,你弟弟發病後,我也找了不少高人給他看,可他們都說冇救了。小夕,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

“我儘力。”我道。

離房門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秦桂芝就不敢靠近了,她對我說,讓我一個人進去。

我走過去,撕開門上的符,開門走了進去。

看清屋內的佈置,我就呆了。這哪是一個十八歲少年的房間,這簡直就是一個兒童遊樂園。

滿地的海洋球,旁邊擺著扭扭車,木馬,滑梯,甚至還有蹦床。也就這樣這屋子夠大,擺得下這些東西。

白色的牆壁上畫滿了五顏六色的塗鴉,大部分塗鴉都是手印和腳印,看大小全是小孩子的,連房頂上都有小腳印。看上去就像是有小孩子在房頂上倒掛著走了一圈一樣。

在沙堆玩具裡,一個十**歲的少年正拿著小鏟子堆沙子玩,他穿的明顯不是他的衣服。上身是一件粉色的泡泡袖,下shen是粉色的公主裙,頭上還帶著花花綠綠的髮夾,和一個貓耳朵的髮箍。

劉銘安安靜靜的在那玩,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智力有問題的人。

但很快我就知道,他這幅樣子不是因為智力有問題了。聽到我進來的聲音,劉銘轉頭看向我。

看清他的臉,我嚇得心猛地一跳。

劉銘臉色蒼白,而在蒼白的麵色下,他臉上佈滿了黑色的血管脈絡,像是盤踞的老樹根,猙獰的爬在他的臉上。而他看向我的一雙眼,隻有眼白,冇有黑眼仁。

我向後退了一步,“黃富貴,他是被鬼附身了?”

黃富貴擅長應付鬼,他走過去,自報家門,“我是東北黃家仙,我家小弟馬托我來跟您問句話,這家人是怎麼開罪您了,讓您這樣報複?”

劉銘跟冇聽懂黃富貴說什麼一樣,他傻呆呆的看著黃富貴,一點反應冇有。接著,黃富貴就跟受到了什麼攻擊似的,身體向後飛過來,撞到牆才停下。

然後,劉銘站了起來。他臉上的懵懂消失,換上一副陰沉的神情,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對著我怒吼道,“滾出去!”

不是十八歲少年的聲音,而是三四歲小孩子的尖叫聲。而且還是十幾個孩子一起尖叫。

我被震的耳膜都疼,趕忙捂住了耳朵。

黃富貴抱起我,跑出房間。

關上房門,把符紙貼上,尖叫聲才消失。

我雙耳耳鳴,緩了好一會兒,聽力才恢複。我問黃富貴,“房間裡是有一群小鬼嗎?”

黃富貴點頭,他長著一張笑臉,可此時這張笑臉也變得嚴肅起來,“小弟馬,你去問問秦桂芝,他家是靠什麼發的財?如果她不說,那這件事咱就不管了。”

讓黃富貴都嚴肅起來,看來這件事不小。

我跑下樓,秦桂芝坐在沙發裡,她神情有些驚慌,估計是被剛纔的尖叫聲嚇到了。看到我過來,她纔回神,趕忙問我,“小夕,怎麼樣!是不是冇問題了?”

真拿我當神仙了。

我道,“秦桂芝,這件事比較棘手,如果你真想要解決,那你就跟我說實話。你跟你老公是乾什麼的?”

秦桂芝呆了一下,稍後她心虛的移開目光,“我們乾什麼工作,跟銘銘的事有什麼關係!小夕,你要是冇本事,看不了這事,你就直說。彆找藉口!大不了我再找其他人!”

聽到她這麼說,我頓時對她是乾嘛的更好奇了。好像為了隱瞞這件事,她連她兒子的安危都可以不顧了。

我冷笑道,“秦桂芝,你兒子隻是一個開頭,他不是這件事的結束。你彆以為你可以安然無恙,很快,那些小鬼就會找上你……”

“仙姑……仙姑救命!”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突然從外麵跑進來。他一邊跑一邊滿臉驚恐的喊道,“仙姑救救我,救命……”

他跑到我麵前,對著我跪下就開始磕頭。

“劉利民,你這是乾嘛!”

秦桂芝去拽男人,男人卻伸手把秦桂芝推開。他對著我道,“仙姑,隻要你能救我,你讓我乾什麼都行。”

“你是秦桂芝的老公?”我問。

劉利民忙點頭,“是。”

“想讓我救你也可以,但你要跟我說實話,”我道,“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