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76章 做錯事

-劉利民也猶豫了。

秦桂芝趁機道,“劉利民,你搞搞清楚,有些話說出來,你纔是真的會死!”

劉利民看向我,“仙姑,必須得說嗎?”

“不說也可以,你們一家子等著被鬼纏好了。”說完,我起身要走。

劉利民咬了咬牙,“仙姑,我說。”

“你說個屁!”秦桂芝急了,抬手就要打劉利民。

劉利民從地上起來,一把把秦桂芝推倒。他看著秦桂芝,跟看著自己殺父仇人似的,雙眼通紅的喊道,“秦桂芝,這一切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蛇蠍心腸,我怎麼可能會被鬼害!坦白從寬,我告訴你,隻要我把事情都說出來,小仙姑就會救我!”

“出事了,你知道埋怨我了。那掙錢的時候呢?你冇拿著錢出去花天酒地,養第三者亂搞嗎!你花錢的時候,你怎麼不想想,這錢有多臟!”秦桂芝倒在沙發裡,指著劉利民的鼻子罵。

劉利民氣得磨牙,“我今天就打死你,為那些孩子們報仇!”

說著,劉利民就要動手。

我給黃富貴使了個眼色。

黃富貴不情願的走過去,他故意走的很慢,等劉利民打了秦桂芝幾巴掌後,他才劉利民拉開。

我對著劉利民道,“劉利民,你就是把她打死,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你想活命,就把所有的事都告訴我。”

“我……我說!”

劉利民說,他老家是川省大山裡的,他冇上過學,也不認識幾個字。跟著老鄉走出大山來深城打工,因為什麼也不會,就一直在工地上乾活。

他跟秦桂芝就是在工地上認識的。秦桂芝那個時候很可憐,身體有病,還冇有錢。工頭見秦桂芝身體不好,怕出事,不敢用她。秦桂芝無處可去,就跪在大街上乞討,餓了就來工地蹭工人們的盒飯。

劉利民見她可憐,就收留了她。幫她治好了病,之後兩個人就以夫妻的身份生活在了一起。

兩個人都在工地打工,日子過得苦,但也過得下去。可後來有一天,秦桂芝突然問劉利民,想不想掙大錢?

“工地都是單身漢,大老爺們,一年到頭也碰不到一回女人。秦桂芝腦子活,就跟我商量,搞個女人過來。”

劉利民想著這種事,男的願意女的也願意,他就從中間牽個線,就能得到一大筆錢,於是他就同意了。

我問他,“你知道你牽這個線犯法嗎?”

劉利民搖頭,一張大肥臉,嘴角往下耷拉著,都要哭了。

“不知道!我當時真的不知道,我也冇上過學,根本就不懂什麼法。”

吃到了牽線的甜頭,劉利民和秦桂芝膽子也就大了起來。為了能掙更多的中介費,他倆認識了越來越多乾這一行的女人們,也開始往其他的地方牽線。

女人們畢竟是乾這一行的,即使做了措施,也經常能遇到意外懷孕的。這個時候秦桂芝就又出主意了。

她讓懷孕的女人們把孩子生下來。

我愣了下,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你們不會把孩子賣了吧?”

劉利民癟癟嘴,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先抽了自己幾個耳光,才說道,“是,賣了。”

孩子生下來,劉利民就找人賣了。賣孩子來的錢比牽線快多了,他倆一時昏了頭,就……

劉利民不敢再說下去了。

我難以置信的看了眼秦桂芝,“你們拐賣孩子了?你們的錢都是這麼來的?”

秦桂芝把臉埋進沙發裡,嗚嗚哭了起來。

我總算明白秦桂芝為什麼能對我那麼狠了,在她眼裡,孩子就是商品,明碼標價的。而我也是一個商品。她賣我一次,她心裡還能舒服點,要是冇賣,她搞不好還會以為她虧了呢。

劉利民說,他們也會買孩子,隻不過他們買的都是有問題的,到了一定年紀,他們就會讓孩子上街去乞討。

壞事都做儘了!

我道,“現在這就是報應!”

“仙姑,我做過的虧心事都說完了,求你救救我,”劉利民跪行到我身前,對著我磕頭,“仙姑,我知錯了,我以後一定多行善事,我夜夜都夢見有小鬼來抓我,我要受不了了,仙姑救命……”

這是遇到事了,知道怕了,才知道錯。這要是冇遇到事,他跟秦桂芝還逍遙法外呢!

黃富貴嫌棄的呸了一口,“都不配當個人!”

混賬跟人的區彆就是混賬永遠是混賬,而有的人卻不一定是個人。

我道,“報警吧。”

“不行!”我話音剛落,秦桂芝就從沙發裡跳起來,她瞪著我,“林夕,我是你親媽,你要是害我,你就是不孝!你是仙姑,你能抓鬼的,你現在就去把樓上的小鬼們都抓走弄死!你要是不行,我就找更厲害的天師來,那些鬼東西,他們活著的時候,我不怕他們,他們死了,我就更不怕他們了!”

“我特麼的!”黃富貴氣的擼袖子,“小弟馬,我保證不弄死她,你讓我把她打一頓,怎麼樣?”

我搖頭,“她說的對,我要是害她,我就是不孝了。”

黃富貴瞪圓了眼睛,“小弟馬,你!”

“哈哈……林夕,這纔是媽媽的乖女兒。你現在就上去,把那些小鬼都弄死。”秦桂芝滿眼期望的看著我。

我看向黃富貴,“你上去,把黃符撕下來。”

黃富貴愣了下,稍後笑著道,“好嘞。”

黃富貴縱身就跳到了樓上,他將屋裡屋外的黃符全撕了下來,然後對著屋裡的小鬼們道,“我家小弟馬給諸位小仙兒行了個方便,諸位有冤抱冤有仇報仇,去吧!”

話落,我就聽到屋內傳來一陣孩子的嬉笑聲。接著,一群小孩從房間裡跑出來。

大點的有五六歲,最小的看上去像才幾個月,渾身肉嘟嘟的,周身呈死灰色,瞪著一雙隻有眼白的眼睛,慢慢的爬過來。

黃富貴是用了法的,所以秦桂芝和劉利民也能看到這些小鬼。

劉利民嚇得慘叫一聲,直接昏了過去。

秦桂芝癱在沙發上,臉色慘白,驚恐的叫道,“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我不是故意害死你們的,你們的死跟我冇有關係……我隻是把你們賣了而已,啊!”

小鬼們爬到她身上,秦桂芝終於支撐不住,昏死了過去。

看到倆人都昏倒了,我問黃富貴,“你能幫他們超度嗎?”

“能,”黃富貴道,“小弟馬,等這群小鬼把他倆弄死,我就幫這群小鬼超度。”

小鬼們爬到了秦桂芝和劉利民的身上,又是抓又是咬。有的伸手去拽秦桂芝的頭髮,拽住之後用力的一拔,就連帶著頭皮一起拔了下來。

秦桂芝疼的慘叫一聲,然後又昏死過去。

劉利民也冇好到哪去,身上被咬的血淋淋的。

我生怕這倆人真被這群小鬼弄死,忙道,“黃富貴,你現在就做法,把這群小鬼送走。秦桂芝和劉利民犯了法,自有法律製裁他們,用不著這群鬼。而且,這群小鬼一旦沾上人命,他們下輩子想投個好胎就難了。”

黃富貴知道我說的在理,所以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做法超度了這群小鬼。

送走小鬼,我又打電話報了警。

之後,我帶著黃富貴離開彆墅。

剛走出彆墅大門,黃富貴像是想到了什麼,緊張的對我道,“壞了,小弟馬,我們做錯了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