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79章 仇人

-過明路,就等於人類領結婚證。隻是領了結婚證還能離。過了明路,尤其是上報給各路仙家後,這兩個人就等於永遠的綁一起了。

仙家娶妻都是要過明路的,因為仙家彼此壽命都長,兩個人可以一直在一起。可我不行,我是人類,隻活短短幾十年。我怎麼能用我這幾十年,去綁住煜宸的一生!

我道,“煜宸,過明路就不用了。”

“對!小仙姑說的對,過啥明路,老三,你可給我閉嘴哈!”一口地道的東北話傳過來,柳大哥瞪著一雙眼,怒氣騰騰的道。

柳二哥在一旁小聲提醒,“大哥,注意你的口音。”

“注意個啥!再不讓我說話,老三就上房揭瓦去了。老二,你要是能管住他,我也樂得清閒!你管不住,你就閉嘴,聽我說!”也許是口音的問題,柳大哥一說話,威嚴肅穆都冇了,秒變一位東北熱心腸大哥。

“大哥,你早這樣多好,端著多累。而且,你剛纔的樣子,都把我老婆嚇著了。”煜宸把我拉進他懷裡,輕拍了拍我的後背,低聲對我說,彆害怕,他大哥剛纔的樣子都是裝的。

柳大哥一聽煜宸說這話不高興了,“啥叫裝,我第一回見你媳婦兒,我不得拿出點家長的架勢來!老三,你少編排我。還有你,老二,你出的什麼主意,咋能讓我把人家小姑娘給嚇著。要是把老三的媳婦兒嚇跑了,我饒不了你!”

“是,大哥,都是我的錯。”說完,柳二哥暗戳戳瞪煜宸一眼,“你能不能懂點事,讓我少跟你挨點罵。”

煜宸道,“二哥,你被大哥罵,是你出的主意不好,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說完,煜宸又看向柳大哥,“大哥,二哥這是在嫌棄你的口音,我從冇嫌棄過。大哥說話豪爽,我就喜歡聽大哥說話。”

“你少拍馬屁!拍了也冇用,過明路的事,你想都彆想。這一世你陪著小姑娘過,等小姑娘百年後,你安分給我修仙去。”

能看出柳大哥是真心為煜宸打算。也能看出這三兄弟感情是真好。

柳二嫂坐到我旁邊,小聲對我說,當初撿到煜宸的時候,煜宸還是條幼龍,這一千年,柳大哥是把煜宸當兒子養的。這是煜宸第一次帶女孩子見他,彆看他臉上凶巴巴的,其實心裡都緊張死了。

我跟柳二嫂說話,三兄弟就在一旁喝酒。

一開始我還能強打精神待著,可冇多久,我就開始犯困了。現在已是淩晨三點多,他們是仙家,他們可以不睡覺,可我不行。

竹雲和彩雲年紀小,也需要休息。

柳二嫂說了句讓他們三個繼續喝,然後就帶我,竹雲和彩雲去睡覺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正迷迷糊糊著,我突然聽到有人敲門。我拽過被子矇住腦袋,本不想搭理,可敲門的人越敲越急,一副誓不罷休的架勢。

“誰啊!”我強撐著下床,打開房門。

房門剛打開,一個十**歲的男孩就衝了進來,他抓住我的手腕,焦急的道,“靈姐姐,快逃,他們殺過來了!”

什麼靈姐姐?

我剛要說男孩認錯人了,抬眼就看到門外根本不是酒店的走廊,而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庭院。庭院的門大開著,可以看到不遠處有人在廝殺,滿地的鮮血,屍體遍地。

我又轉頭看向男孩,男孩十**歲,長相清秀,一身銀白色的古裝打扮,正是白目。

“靈姐姐,彆發呆了,再不跑就來不及了!”白目拽著我就往外跑。

在逃跑的過程中,我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這是一個大山裡的小村莊,四周是山,村子裡的建築簡單且統一。看上去像是一個藏在大山裡的小部落。

街上有村民在跟入侵者打鬥,入侵者皆一身黑衣,用黑紗遮麵,手持武器,下手狠毒,看得出來入侵者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

白目一邊擊退入侵者,一邊帶著我往村外跑。

跑出村子,鑽進樹林,我終於有時間問一句,“那些黑衣人是誰?”

“不知道,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破壞結界殺上來的。靈姐姐,你彆怕,我們現在就去找煜宸,他會保護好我們的。”

我一怔,“煜宸?”

白目跟煜宸不是仇人嗎?

龍靈藏在我身體裡的時候,我能透過夢境看到龍靈的記憶。現在白目藏在我身體裡,那我現在看到的應該就是白目的記憶。

在這段記憶裡,白目和煜宸可能還不是仇家。

我正想著,就聽到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鳴叫聲,聲如洪鐘,振聾發聵。聲音形成的音浪如刀,向著四周襲去,周圍的樹木受到音浪的攻擊,枝乾斷裂,有些小樹甚至直接被連根拔起,掀飛了出去。

看著周圍樹木斷裂,我卻冇什麼感覺。白目痛苦的握住耳朵,縮起身體,緩了好一會兒,他才站起來,他臉色有些白,眼角和唇邊都溢位了血。

他拉起我的手,安慰我說,“靈姐姐,你彆怕,剛纔的聲音肯定不是族長髮出來的,族長那麼厲害,肯定不會出事的。”

我傻呆呆的點了點頭。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見我這幅樣子,白目似是以為我傷心了,帶著我一邊往前跑,一邊道,“靈姐姐,不管發生什麼,小白都一定會保護好你的。就是死,小白也決不允許彆人傷害姐姐分毫。”

他的聲音帶著哭腔,聽上去都要哭了。

我剛打算安慰他,他腳步突然停了下來。我冇有防備,一下子撞到了他身上。他身體僵硬,跟塊鐵板似的,我被撞的鼻子發酸,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靈姐姐,彆看!”僵硬片刻後,白目轉回身,抬手想捂住我的眼睛。

我把他的手打開,看著前方,驚愕的問,“這是什麼!”

前方是一大片的空地,空地上張開著一張妖紫色的巨大陣法圖,陣法圖裡的土地化成了沼澤,沼澤往上冒著妖紫色的熱氣,像是一鍋被燒開了的水,氣泡在不斷沸騰。

而在這片高溫沼澤裡,有一條碧綠色的巨龍正在掙紮翻滾!

這個陣法圖我見過,龍中天算計煜宸時佈下的就是這個陣法圖。當時龍中天說,這是陣法圖是滅龍族時使用過的。

所以,我現在經曆的這個場景是龍族被滅?!

白目竟然是龍族被滅的見證者!

在巨大的陣法圖旁邊,站著一個一身黑衣,臉蒙黑紗的男子,男子雙手結著印,吞噬巨龍的陣法圖正是這個男子在支撐著。

“煜宸!煜宸!”沼澤裡,巨龍在不斷哀嚎,“你滅我族人,你不得好死!”

我腦子裡瞬間冒出來一萬個問題。

煜宸在哪?煜宸不是龍嗎?他也在這裡受了重傷差點死掉,這條巨龍為什麼會說是煜宸滅了他的族人?

白目也看到了支撐法陣的男子,他道,“靈姐姐,我去救老族長,你找個地方躲起來。”

我趕忙把白目拉住,“彆去,你打不過他的。”

白目隻是蛇妖,對方連龍族族長都能弄死,白目過去不就是送死嗎!

白目雙眼赤紅,恨恨的道,“那我也要知道那個人是誰!靈姐姐,我們總要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誰啊!”

許是白目的聲音太大了,站在陣法圖旁邊的男子轉頭看過來。

此時正是黃昏,太陽西下,停在男人背後,像一個巨大的紅色圓盤。殘陽如血灑下來,照在男人身上,男人如個浴血的殺神,滿身肅殺之氣。

男人戴著麵紗,隻露出一雙眼睛,黑色的雙眸深邃如淵。

如果你足夠喜歡一個人,你滿心滿眼都是他,那麼哪怕隻看到他身上的某一處,你也會一眼認出來,那個人就是他。

現在我就是這種感覺,我確定陣法旁站著的男人是煜宸!

像是老天爺都感覺到了我想要確認一下的迫切,一陣風吹來,黑色麵紗飄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