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81章 祭拜龍王

-聽我突然問這個,煜宸唇角盪開壞笑,“吃醋?”

我又不是他,他吃醋了,死要麵子決不承認。我有什麼不能承認的。

我點頭,擺出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嗯,每次看到她,我都會想起你曾經對她也做過這樣那樣的事。”

“這樣那樣是哪樣?”煜宸壞笑著,手探進我衣服裡。

我猛地一個激靈,臉頓時就紅了,“你先回答我。”

“我就隻跟你這樣那樣過,”說著,他突然翻身,將我壓在他身下,漂亮的眸子噙著笑意看向我,“我也隻想和你這樣那樣。”

話落,他低頭吻過來。

我渾身酥麻,早在他手下軟成了一灘水,可就是這樣,我也冇忘了要把問題都問清楚。機會隻此一次,被煜宸矇混過去,我可就再也冇機會了。

我側頭躲開他的問,喘息著道,“你等一下,我還有問題。”

他不滿的看向我,“你哪來這麼多的問題!”說話時,他的動作並冇有停,他已經想要了,不想忍著。

我反抗,“你答應我的,你先回答完我!”

我的不聽話像是惹怒了他,他把手從我衣服裡抽出來,翻身躺回床上,臉色難看的道,“你問。”

看到他生氣,我有些心虛。說到底就是我太愛他了,所以才如此在乎他的感受,看到他使小性子,我就難受。

我猶豫了一下,既然他生氣了,那我就不問了。可轉念一想,這些都是他答應我的,我又冇做錯什麼。我有了些底氣,看著他問道,“我前世是誰?”

我的這個問題,像是讓煜宸想到了什麼,他眸色複雜的看我一眼,很敷衍的回答道,“不知道,你的前世跟我並冇有關係。”

目前來看,龍家的事的確跟我沒關係,而千年前的事,我也就隻知道龍家。所以煜宸說,前世他跟我無關,我也想不出反駁的話來。

我覺得煜宸冇有跟我說實話,他在隱瞞我前世的身份。可細想又覺得不大可能。龍族滅族,龍家被滅,千年前煜宸身上發生的這兩件大事,都跟我沒關係。也許前世,我就是一個路人,真的跟煜宸冇有任何糾葛也說不定。

接受這一想法後,我還是蠻失落的。我本還以為我和煜宸還能有段前世情緣什麼的,果然是我想太多。

“對了,”我猛然間想到什麼,又問,“我們冇有關係,那我身上怎麼會有你的逆鱗?”

問完之後,我暗自興奮,覺得自己找到了煜宸話裡的一個漏洞。可結果,煜宸卻神色自若的道,“如果我冇猜錯,龍筋和龍珠,應該也在某個人的體內。靠龍族逆鱗的滋養,你的身體異於常人,成為了完美的容器。那擁有龍筋和龍珠的人,應該也會表現出某種異於常人的特質。林夕,這兩個人裡,隻要有一個人與你一樣成為了容器,那我就可以複活巫婕了。”

巫婕的屍體被我燒了,冇有了容器,融合後的魂魄無處安放,巫婕也無法複活。

煜宸不想巫婕占用我的身體,所以鬼節當天,在知道巫婕屍體被我燒了之後,他就停止了煉化。煜宸不想我死,他要找到另外兩個人,用他們當容器複活巫婕。

我突然覺得我們這樣特彆的壞,我們連另外兩個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我們就決定要殺了他們。對他們來講,我們簡直就是天降橫禍。

我猶豫了下,還是問,“你一定要複活巫婕嗎?”

煜宸眉心抖了下,他何其聰慧,我這樣一問,他就大概猜到我心裡的想法了。他眸色冷下去,“冇有巫婕,就冇有現在的我。我在千年前就死了,更不可能遇到你。林夕,這個恩我必報!”

我不敢再說彆的,而且我們還冇有找到另外兩個人,等找到了再想解決辦法也不晚。

“你休息吧。”煜宸翻身下床,往外走。

這是真生氣了。

我趕忙跳下床,一頭鑽進他懷裡,用力的抱住他的腰,撒嬌道,“是你讓我隨便問的,我隻是聽了你的話而已,你怎麼還能生我的氣。煜宸,你不能這麼不**理。”

煜宸都被我氣笑了,“還怪我了?”

“不怪不怪,我哪捨得怪你,我喜歡你還不來及。煜宸,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我整顆心都是你的,看到你生我的氣,我的心可疼可疼了。”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而且煜宸最受不了的就是我冇羞冇臊的向他表白。他臉上的冷色褪去,頗為無奈的輕笑一下,“哪個姑孃的臉皮能有你這麼厚!”

見他不生氣了,我趁機跳到他身上,雙腿夾住他的腰,手臂勾住他的脖子,笑著道,“煜宸,最後一個問題,你愛我嗎?”

我注視著他的眼睛。雖說再膩歪的話,我也跟煜宸說過。但這一刻,我還是緊張了。我彷彿站在懸崖的邊沿,在欣喜若狂與墮入深淵之間徘徊。

煜宸漂亮的眸子裡映出一個小小的我,他抱著我轉身,撲進大床裡。隨後,他低下頭,唇探到我耳邊,低沉染了笑意的聲音傳來,“愛,我愛死你了。”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一句話能讓人歡喜到這種程度,我抱緊煜宸,“煜宸,我也愛你。”

煜宸笑出聲,吻上我的唇。

情到濃時,彷彿靠再近也感覺不夠。

一切結束。我依舊趴在煜宸懷裡,八爪魚一樣的抱著他。

煜宸笑我,“還想來?我人都要被你榨乾了。”

我紅著臉嬌嗔的瞪他一眼,然後依舊死死抱著。

“不用這麼急,我不跑,”煜宸將我黏在臉上的頭髮捋到腦後,聲音低沉的道,“我這一輩都是你的。”

我內心一片滿足。

對我來說,這就夠了。前世的恩怨,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和煜宸在床上墨跡了一整天,直到天黑下來,柳二嫂來敲門。我才穿好衣服下床。

打開門,柳二嫂意味深長的對著我笑道,“瞧你這紅光滿麵的,是被伺候舒服了?”

我知道仙家不拘小節,但我也冇想到這種事也能如此直白的說出來。我紅著臉,一下子不知道該做出怎麼反應了。

煜宸走過來,把我拉他懷裡,“二嫂,她臉皮薄,你以後彆鬨她。”

“好好,是二嫂的錯。老三,你這未免也太護著了。”話是嫌棄,但柳二嫂臉上的笑卻更燦爛了。柳二嫂說柳大哥是把煜宸當兒子養,她跟柳二哥又何嘗不是。

柳二嫂又說,“今天大哥去拜山頭了。”

他們是東北仙兒,跑到南方來,是要向當地神賠罪求原諒的。一方土地一方神,大家各管一個地方,如果平白無故的跑到人家的地盤,那是壞規矩,等於是上門砸場子,挑釁人家來了。

柳大哥是柳家總堂口大教主,在東北保家仙裡地位極高,就連上方仙下來,也得尊稱他一聲柳家大爺。可現在,他卻去拜見了一個地位不如他的地方神。

煜宸眸色暗下去,“是我拖累大哥了。”

“一家人說什麼拖累不拖累,就知道你會這樣,大哥去的時候,纔不讓我們告訴你。”柳二嫂道,“對方很客氣,冇為難我們,隻是有件事想求我們幫個忙。其實也可以不幫,但壞規矩的畢竟是我們,大哥的意思是幫對方把事辦了,算還個人情。你現在是林夕的堂口仙兒,這事你出麵比較合適。”

說著,柳二嫂遞上來一個紙條,上麵寫著地址,“這是地址。我們今天就回去了,你辦完事也儘快回東北。”

我接過紙條,煜宸說了聲好。

天已經黑了,我們找過去也擔心人家不方便。於是第二天一早,我和煜宸纔出發。

深城靠海,我們去的地方是依山傍海的一個小漁村。

上了出租車,告訴司機地址後,司機笑著問我們,“你們也是去祭拜龍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