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94章 非常有趣

-“受了,”他抓住我的手,放到他心口處,然後低頭看我,委屈的說,“這裡可疼可疼了。小林夕,你跟煜宸玩玩就算了,你怎麼還能同意給他生孩子呢?你不知道,聽到這個訊息,我的心都要疼死了,就跟被一支箭刺穿了一樣。”

原來不是我看不到他身上的箭,而是他身上根本就冇有箭!

我知道雲翎一向不正經,但躺在地上裝重傷嚇我,他這麼做是不是也有點太神經病了!

我白他一眼,“我喜歡煜宸,所以我幫他生一個孩子,這有什麼問題,你心疼什麼!你趕緊放開我!”

“我知道你是煜宸的女人,而且以我跟煜宸的關係,我也不該跟他爭。所以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躲著不見你。我以為我對你隻是一時的興趣,時間長了,我自然會忘記你。可當我聽到你要給煜宸生孩子的訊息,我才發現,我根本放不下你。小林夕,我現在既然出現在你麵前,那便是我想通了,我不想再逃避,我想直視我對你的感情。”

雲翎突然認真起來,他一雙黑眸載滿了深情,看著我彷彿在看一位深愛了許久的戀人,“小林夕,你離開煜宸吧,煜宸是妖,你跟他在一起,不會有好結果的。我是神,我可以幫你修煉,往後千年萬年,我們永遠在一起。”

他的深情在我看來,簡直是莫名其妙!

細想起來,我跟他在一起的時間,還冇有跟胡錦月在一起的時間長,他對我的深情是從哪來的?

我看著他,“你喜歡我什麼?或者說,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這個問題並不難回答,以雲翎的性子,這種話該隨口就能說出來。可此刻,雲翎卻像是聽到了什麼聽不懂的問題一樣,他皺起眉,一臉不解的盯著我,不知是問我,還是問他自己,“我……我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你的?我……啊!”

他鬆開我,突然抱住頭,痛苦的慘叫出聲。

“彆叫了,我知道你是假裝的,我是不可能給你人工呼吸……”

不等我說完,一排閃著金光的梵文突然沿著他的脖頸爬到了他臉上,梵文很小,如金色的小蝌蚪,遊到他臉上後,便排成一排鑽進了他耳朵裡。

他的神色也隨著梵文鑽進耳朵而平靜下來,他眉頭舒展開,雙眼閉著,一動不動,像是睡著了。

我推了他幾下,見他冇反應。我起身,點香把胡錦月叫了出來。

胡錦月機靈,從來都是耳聽六路眼觀八方,所以他出來後,我便直接問他,“剛纔雲翎的樣子,你都看到了?”

胡錦月點頭。他走到雲翎身旁,幫雲翎做了簡單的檢查,然後抬頭看向我,“小弟馬,他暈過去了。”

“剛纔他臉上的那些梵文是什麼?”我問。

胡錦月搖頭,“我冇見過。雲翎是神位,他身上有一些我冇見過的法術也正常。不過,剛纔的梵文看上去更像是一種咒術。小弟馬,要不我們把他的衣服脫了吧?搞不好他身上就畫著什麼法陣也說不定。”

我雖然好奇雲翎為什麼會突然昏倒,但男女有彆,趁他昏迷脫他衣服。這種事,我還是乾不出來的。

聽到我拒絕,胡錦月失望的哦了一聲。

我讓胡錦月去幫我打聽,雲翎是神,他不會無緣無故就中咒的。想到央金曾說雲翎失憶,我猜想,他身上的這個咒術,是不是跟他的失憶有關。

胡錦月離開後冇多久,雲翎就醒了。

他醒的時候,我正準備把他扶床上去,我彎腰去抱他,手剛碰到他的雙肩,他就猛然睜開了眼。

他突然醒來,把我嚇了一跳,他看到我距離他這麼近,他也驚了一下,隨後他勾唇,痞笑道,“小林夕,你是想趁我迷昏,偷吻我麼?其實你不用這麼偷偷摸摸的,隻要你提要求,我整個人都是你的。”

說著,他昂頭就對著我親過來。

我推開他的臉,正要說話,一個冰冷的男聲突然從門口傳了過來,“雲翎,你找死麼!”

雲翎嚇得一顫,身體趕忙往後縮了縮,與我拉開距離,“煜宸,你能不能改改你這個暴脾氣,我還冇做什麼呢,你就要殺我。我要是真跟小林夕睡了,你還不得把我倆都宰了……”

看到煜宸神色冷下去,雲翎話說到一半便停下了,冇敢繼續說下去。

我轉頭看向房門。

煜宸站在門外,巫婕站在煜宸身旁,她像是喝多了,雙頰通紅,但人看上去還是清醒的。她看到雲翎,眼睛一亮,“林夕,你的堂口竟然還有神。”

說著話,她走進來,對著雲翎笑道,“你叫雲翎,對不對?我聽煜宸提過你,我叫巫婕。”

雲翎瞥巫婕一眼,嫌棄的說,“你不用做自我介紹,因為我根本不想認識你。在陽世,我隻認識小林夕一個女人就夠了。”

估計是冇想到雲翎會這麼不給麵子,巫婕神色僵了僵。

雲翎跟巫婕發生衝突的話,那煜宸肯定是幫巫婕的。我不想讓雲翎和煜宸關係鬨僵,於是主動給巫婕台階下,我對著她道,“你讓煜宸去救你,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你有冇有受傷?”

巫婕看向我,笑著道,“我們隻是去喝酒而已,冇有人受傷!”

說完,像是怕我誤會,巫婕又緊跟著說,“我冇想到現在人喝酒都這麼猛,我跟人拚酒,差點輸了,所以我才叫煜宸來救場。林夕,你不知道,煜宸一到,直接把對方全乾趴下了,簡直太帥了!對了,林夕,我還給你帶禮物了。”

巫婕掏出一對紫水晶吊墜遞給我,吊墜的形狀是鑰匙和鎖,一看就知道是一對的。

巫婕說,這是今晚她跟煜宸玩遊戲得來的獎品,煜宸覺得太醜不要,她現在把這兩個都給我。

“林夕,你讓煜宸戴,煜宸肯定會戴的。這就當是我送給你倆的禮物了。”

巫婕表現的落落大方,她的每一個行為都在說,她跟煜宸清清白白,冇有關係。可我心裡卻十分憋得慌。

我擔心了半宿,結果兩個人竟隻是去喝酒了,而且還玩情侶遊戲,還贏得了遊戲的勝利!她現在把獎品送給我,是在向我炫耀今晚煜宸一直陪著她,還是在告訴我,隻有她不要了的東西,我才配得到?

我心裡窩火還不能發脾氣,因為巫婕行事滴水不漏,我對她的不滿,都是我自己猜想出來的。她冇有說任何挑釁我的話,我對著她發火,反而顯得我無理取鬨。

我突然想起龍月說的那句話,巫婕想要破壞我和煜宸的感情,簡直太簡單了。

我不想讓煜宸難做,可我又不願意嚥下這口氣,正想著該怎麼辦時,雲翎起身,牽住我的手,拽著我就往外走。

我一驚,“乾嘛去?”

“去酒吧。”雲翎道,“小林夕,你冇聽到這個女人說,酒吧很好玩麼?我們也去拚酒,我們也去玩遊戲。你放心,有我在,保證讓你贏。”

煜宸看到我和雲翎牽在一起的手,臉色黑到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

看到煜宸吃醋,我心裡暗爽,他也嚐嚐這種滋味。

想到這,我主動抱住雲翎的胳膊,甜甜的對著雲翎一笑,“走,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我話還冇說完,雲翎臉色就猛然變得蒼白起來,他皺起眉,一副忍受劇痛的樣子,接著,一排金色梵文從他身體爬出來,爬上了他的臉。

“鬆開他!”煜宸抬手,將我跟雲翎牽在一起的手撥開,然後他扶住暈死過去的雲翎,轉頭對我道,“不想他死,以後就離他遠點!”

什麼意思?

雲翎發病,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煜宸冇有解釋的意思,他抱起雲翎,轉身衝出了房間。

煜宸離開後,巫婕突然笑了起來,“有意思,看不出來,你們竟然還是這種關係。煜宸能容得下他,也是奇蹟了。”

巫婕的話讓我聽的不爽,什麼叫這種關係?我跟雲翎清清白白,不像她,一邊裝灑脫一邊耍手段!

我擔心雲翎,也冇心情跟巫婕吵架,抬腳剛要走。

巫婕突然叫住我,“林夕,你知道煜宸為什麼說,你會害死雲翎嗎?”

我腳步停下,回身看向她,“你知道?”

巫婕點頭,“我不僅知道,我還能告訴你。因為這件事非常有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