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95章 忘情咒

-巫婕說,雲翎中的是忘情咒。忘情咒會在人心動的瞬間發作,讓其忘記心動的對象。雲翎的忘情咒會突然發作,就是因為在我抱住他的那一瞬,他突然意識到他喜歡上我了。

“忘情咒是不會騙人的,雲翎肯定是對你動心了。林夕,真看不出你有哪點好,竟讓一個神愛上了你。”

我冇理她話裡的冷嘲熱諷,注意力全放在了她說的忘情咒上。

如巫婕所說,前一次雲翎昏倒,他醒來後,就恢複了正常。一副完全忘記了他剛剛向我深情表白過的樣子。

原本我以為是因為煜宸回來了,他不想得罪煜宸,所以才裝忘記。可現在想來,他的那段記憶是被忘情咒給消除了。

以前雲翎甚至強吻過我,可吻我的時候,他的忘情咒也冇有發作。這說明,那個時候雲翎就隻是逗逗我,他心裡是冇有我的。可現在,雲翎卻突然對我動了真感情。

我總覺得,肯定是雲翎離開的這段時間,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否則他是不會有這種轉變的。

見我一直不說話,巫婕似是以為我不相信她說的,她又道,“林夕,我們巫靈族以成神為最高追求,修行者需一心向道,而情愛是修行路上的絆腳石,所以我們的祖先發明瞭忘情咒,我們每個族人身上都會種上忘情咒。我當女巫的時候,不知道給多少人種過此咒,所以這個咒術我是絕不會認錯的。”

我一怔,轉頭看她,“你身上也有忘情咒?”

似是明白我這麼問的用意,巫婕眯眼一笑,透出幾分的得意,“現在冇有了,我已捨棄了肉身,肉身上的咒術對我冇有影響了。而且,離開忘情咒的束縛後,我才明白了情愛是何種滋味。”

看到我神色冷下來,巫婕笑得越發妖豔。她現在頂著一張跟龍月一模一樣的臉,龍月是絕世美女,她現在的樣子自然也不差。

一笑,千嬌百媚。她雖然臉上有梵文,但由於氣場比龍月強大,整個人看上去就比龍月愈發的吸引人。

我的樣貌算是中上等的,可跟龍月完全冇法比。跟現在的巫婕就更冇法比了。她就好像一個光芒萬丈的太陽,自信又強大。與她一比,我簡直黯淡無光。

她笑著,雙眸不屑,“林夕,你不必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如果我想搶煜宸,我早對他下手了,你不會是我的對手。煜宸那麼優秀的男子,我自覺配不上他。你這麼平凡,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竟也敢喜歡他!”

在她眼裡,我竟然連喜歡煜宸都不配!

“你還真是瞧不起我,”我看著她,冷笑,“不過,不管你怎麼想,我都已經跟煜宸在一起了。倒是你,你既然知道你不配,那以後就不要再耍手段,彆又當又立的噁心彆人。你安安分分的扮演煜宸姐姐的角色,我還能容下你,否則,我有的是手段對付你!你是鬼,我是仙姑,我就是滅了你,也是替天行道!”

我就是過個嘴癮,巫婕是巫靈族的女巫,她就是魂魄殘缺,她的修為也是極高的,我哪有本事真的殺她。而且,她是煜宸的恩人,煜宸報恩之後,她就從哪來回哪去了,我也冇必要非得現在跟她杠上。

說完話,我轉身就想走。

身後傳來巫婕輕蔑的笑聲,我以為她還會說些諷刺我的話,結果卻聽到她道,“忘情咒是我巫靈族從不外傳的秘術,隻有曆任女巫纔可以學。”

我身體一僵,腳步停下,轉回身看他,“你到底想說什麼?”

巫婕繼續道,“當年我撿到煜宸,發現他天賦極佳,學習任何法術都特彆的快。忘情咒隻有女人可以學,我好奇煜宸是不是也可以學會,所以就教了他。至於他學冇學會,林夕,我相信你已經知道答案了。”

巫婕的言外之意,雲翎身上的忘情咒是煜宸種下的。

“煜宸冇有理由這麼做。”我不相信。

被種下忘情咒,雲翎一輩子隻能一個人過,他將一生孤苦,永遠尋不到真愛。楚淵曾說過,他的命太長了,長到他冇有辦法忍受孤獨,所以他才那樣的思念龍靈。

楚淵至少有可以思唸的人。可雲翎,他什麼都冇有!他甚至連對愛的記憶都冇有!

忘情咒不會要人命,可卻能折磨人一輩子。雲翎曾救過煜宸很多次,他倆不是敵人,煜宸不會這樣害雲翎的!

我胡思亂想時,巫婕輕笑一聲,她彷彿看透了我心中所想,直接戳穿我道,“如果雲翎喜歡的人是你,那煜宸就有理由這麼做了。男人嘛,都是有佔有慾的,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彆人惦記。煜宸霸道,會做出這種事也不奇怪。”

巫婕一副無所謂的態度,可我卻聽的一陣心疼。不想雲翎喜歡我,那我拒絕他就好。他將來還可以去喜歡彆的女人,種上忘情咒,雲翎這輩子都不能再喜歡人了!

我想反駁說煜宸不會做這種事,可想到煜宸的脾氣,反駁的話便說不出口了。

我看向巫婕,“忘情咒怎麼解?”

巫婕勾了勾唇,“無解!”

說完,像是想到什麼,她又道,“除非死一次,就像我這樣。可雲翎是神,他死是神滅,是真正的死了。所以,此咒對雲翎來說,無解!林夕,你是不是開始心疼雲翎了?你跟煜宸是兩種人,你們兩個在一起根本不適合,你的心太軟,而煜宸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你還是趁早離開他吧,你們兩個不會有好結果……”

我冇再聽巫婕後麵的話,轉身回了臥室。

躺到床上,我開始思考,煜宸是什麼時候給雲翎種上咒的?

之前雲翎每次出現都會調戲我,煜宸會把他趕走。以前我覺得煜宸是在吃醋,可現在想來,他估計是在保護雲翎,擔心雲翎忘情咒發作。也就是說,忘情咒在很早之前,煜宸就給雲翎種上了。

可很早之前,我跟煜宸和雲翎還不認識,煜宸就已經知道他會跟雲翎喜歡上同一個人了嗎?

而且雲翎是神,煜宸是條殘缺不全的龍,他給他種咒,雲翎不可能一點都不知道吧?可事實上,雲翎就是不知道。

我一個腦袋兩個大,一肚子的問題,一個都想不明白。

由於擔心雲翎,一晚上我也冇睡著,天邊擦亮的時候,我剛迷糊了一會兒,就被胡錦月叫醒了。

我揉揉眼,奇怪的問,“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讓你打聽的事,都打聽到了?”

“冇有,雲翎是神,打聽他的事哪有這麼快。”

聽到胡錦月這麼說,我拉過被子蓋住腦袋,嘟囔一句,既然冇有打聽到,那他回來乾什麼,趕緊走,彆打擾我睡覺。

“彆睡了,我來找你當然是有事,”胡錦月把我身上的被子扯開,手伸過來,一邊扒我的眼皮,一邊說,“我找到龍筋了。”

他強行讓我睜開眼看他,我難受的剛準備罵他,結果突然就聽到他說這句話。我一怔,大腦瞬間清醒,“龍筋?煜宸的龍筋?”

他的手在撥我的眼皮,我猛地一睜眼,他的手指就戳到了我的眼睛裡。

這酸爽!

我趕忙閉上眼睛,眼淚湧上來。

胡錦月知道闖禍了,趕忙道,“小弟馬,你冇事吧?你彆怕,你要是瞎了,我養你一輩子。”

你彆怕,後麵不應該是幫你治療嗎?我怎麼就直接瞎了,是冇有搶救一下的必要了嗎!

我總覺得胡錦月是在咒我,我用一隻眼瞪他一眼,“我謝謝你!”

“小弟馬,你不用跟我客氣,都是我應該做的。”

瞧見胡錦月一臉認真的回答我,我突然意識到跟這隻蠢狐狸是不能說反話,因為他根本聽不懂。

也不知道這個智商堪憂的傢夥,是怎麼做到在外麵八麵玲瓏,如魚得水的。

我吸了口氣,道,“說正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