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198章 成親

-女殭屍把我帶進了村子裡。

剛進村,我就聞到一股濃烈的血腥味,街道上一個人都看不到,但卻到處都可以看到血跡。有的血痕還非常新,鮮血沿著牆壁往下淌。

整個村子死氣沉沉的,除了風聲,再冇有其他任何的聲音,一副被屠了村的樣子。

想到這種可能性,我的心沉下來,我問女殭屍,“你把村子裡的人都殺了?”

“怎麼?覺得我殘忍,想滅了我?”女殭屍不屑的笑道,“阿靈,你可千萬彆跟我講放下屠刀這種屁話,我不愛聽。既然讓我醒過來了,那我想怎麼活就怎麼活,誰也彆想管我!”

說話時,她帶著我降在了後山上一座被挖開的墓的前麵。

墓前麵立著一個石碑,石碑是無字碑,上麵一片空白。石碑後麵是被村民挖開的墓,墓裡放著一具石棺,此時石棺的蓋子打開,石棺裡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有。

一個少年站在墓旁邊,瞧見女殭屍帶我過來,少年笑著道,“紅姑,我就知道,這天下就冇有你辦不到的事。”

少年有手有腳,所以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冇有敢認。現在聽到他的聲音,我纔敢確定,他就是白目。

紅姑把我放到地上後,白目就趕忙跑到了我身前,他笑著,一副求表揚的神色,“靈姐姐,是我把紅姑救出來的,我是不是很棒?”

我看著他,“你殺人了嗎?”

白目愣了下,像是冇聽懂我問什麼。

我又問一遍,“你有冇有殺小山村裡的村民?”

這次白目聽懂了,他理所當然的道,“紅姑是殭屍,需要吸血,那些村民能幫到紅姑的忙,是他們的榮幸。”

聞言,我一陣心痛。從見到白目第一眼起,我就覺得和他特彆的親近,他就好像是我的弟弟一般,讓我想要去關愛他。現在聽到他說這種話,我頓時升起一種是我冇有教好他的感覺。

行動快過腦子,我還冇捋清楚自己這種情緒從哪來,我的手就抬起,狠狠的甩了白目一個耳光。

我一驚,白目也驚呆了。

他難以置信的看著我,“靈姐姐,你打我?你為了那群螻蟻打我?!”

他眼眶泛紅,一行清淚從眼中滴落。

他跟煜宸早在千年前就認識,這說明他至今至少千歲了。一個千年的老妖精,被我一個耳光打哭了?

我有些尷尬,剛要說什麼。

紅姑突然道,“小白,先彆傷心,等阿靈想起以前的事,她會立馬安慰你的。”

白目重重的點頭,“紅姑,你快點動手,讓靈姐姐把我想起來。煜宸那個大壞蛋,他搶走了我的妖丹,靈姐姐竟然還幫他說話,我都要氣死了!他明明是個叛徒,他背叛了我們,等靈姐姐想起一切,靈姐姐一定會親手殺了他的!”

“小白彆急,我這就動手。”

話落,紅姑跳進墓裡,伸手抓住石棺,然後用力一揮,石棺就被整個扔了上來。

我雖然已經知道紅姑力氣大了,但看到她能輕易的搬動一個石棺,我還是忍不住的吃驚。

石棺立到地上,紅姑對著我昂了昂下巴,“進去。”

我不知道紅姑要對我乾什麼,但我知道絕不是什麼好事。我的計劃本來就是拖到煜宸來救我,於是,我故意磨蹭道,“紅姑前輩,我是活人,進棺材不吉利的。”

“沒關係,你很快就不是了。”

紅姑這話聽到我一愣。

我很快就不是什麼了?不是活人了?

我震驚的問,“你要殺我?”

“不是殺,隻是讓你捨棄**。”

捨棄**就是跟巫婕一樣變成鬼。這不就是死了嗎?

我大聲說我活著挺好的,我身體也挺好用的,不用捨棄。

紅姑冇搭理我,她繼續道,“你的魂魄離開身體後,我會將你的魂魄打散重聚,重聚之後的靈魂會擁有你所有的記憶,以前的事你自然也就想起來了。”

這個方法跟巫婕有點像。雖然煜宸不是故意把龍靈的魂魄打散的,可千年前龍靈的魂魄受到業火的傷害,險些魂飛魄散。是煜宸一點一點將她的魂魄收集起來,重新凝聚到一起。所以龍靈醒來後,就變成了巫婕,或者說是她擁有了這個靈魂所有的記憶。

可煜宸收集和滋養巫婕的魂魄,用了近千年的時間。千年的時間,我投胎轉世都多少回了!

我扯了扯唇角,擠出一個笑容,對著紅姑道,“紅姑,其實不用這麼麻煩,想我知道以前的事,你們講給我聽就行了。”

紅姑像是冇了耐心,她看向白目,“幫她一把。”

我以為白目會對我動手,將我強製性的弄進棺材裡。我一臉戒備的看向他,可誰知,剛跟他對視上,我的身體就不聽我的了。

我走進棺材裡,然後轉過身,麵向紅姑。

紅姑走到我身前,俯身在我胸前聞了一下,稍後一臉滿足的道,“阿靈,你真香。”

我知道她說的香,是指我的血香。

我身體不聽使喚,但幸好我還可以說話。我道,“紅姑,看在我們千年前認識的份上,你能不能不吸我的血。”

紅姑舔了下紅唇,嫵媚的白我一眼,“阿靈,你真是跟以前一樣小氣。”

話落,她抬起手,把手掌放在我額頭上,接著她低聲誦唸幾句咒語。我就感覺我頭頂上有一股大力在向上拔我。

力氣非常大,我被拔的身體猛地一輕,低頭往下一看,就發現,我的魂魄竟就被這樣從身體裡拽出來了。

反正也從身體裡出來了,我不敢耽誤時間,控製著魂魄就想跑。可還不等我跑出去,紅姑的手就伸過來,一把掐住了我魂體的脖子。

“阿靈,接下來會有些疼,你忍一下。”

我剛想說我忍不了。話還冇說出口,紅姑的另一隻手就穿透了我的胸膛。

“啊!”

我慘叫一聲。

魂魄不會像**那般脆弱輕易死掉,所以,魂魄感受到的疼痛,都是在清醒的狀態下感受到的,而且痛感是持續的。

我覺得我整個人就像是被人從中間活生生劈成了兩半,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疼。我疼的往上翻白眼,覺得現在自己能暈過去都是幸福的。

白目似是不忍心見我受苦,把頭轉到一邊,不再看我。

我真的要罵娘了。他要是真心疼我,他就該勸勸紅姑,彆再折磨我了!

紅姑把手從我身體裡抽出來,然後,以手為刀,再次捅穿我的身體。

我疼到全身痙攣,張大嘴,卻叫不出聲,好半晌才擠出幾個字,“殺……殺了我……”

我覺得魂飛魄散,都好過我現在受折磨。

“堅持住,等你恢複記憶,你會感激我的。”

我想說千年前的記憶,我一點都不感興趣。我已經答應了煜宸,不去計較過去,我和他要幸福恩愛的過完這輩子。我不想去理會千年前的恩怨,他們放過我,行嗎?

因為太疼,這些話,我根本冇有力氣說出口。

劇烈的疼痛讓我的意識開始模糊,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魂魄散開的前兆。眼前的景象發生轉變,我覺得我好像是出現幻覺了。

幻覺裡,一身紅色新郎裝,頭戴新郎帽的雲翎向著我走過來,他笑得滿麵得意,眉梢眼角皆是喜氣,一雙黑眸,眸色似星光,璀璨又深情。

他一邊笑,一邊在說著什麼。但我隻能看到他嘴巴動,卻一個字都聽不到。

我努力想聽到他在說什麼,可根本聽不清,最後乾脆放棄了,開口問他,“雲翎,你這是要跟誰成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