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00章 噬魂咒

-煜宸回了一句還在找。

他一副不願多說的樣子。

阿靈嫌棄的道,“你纔多大,性子怎麼這麼悶!跟你待在一起太無聊了。我走了。”

走出去幾步,阿靈像是想到了什麼,她腳步停下,回身看向煜宸道,“煜宸,你會的法術多,你告訴我,雲翎突然悔婚,是他真的不喜歡我,從頭到尾都是在騙我。還是他中了什麼法術?”

聽到阿靈這麼問,我的心都提了起來。我盯著煜宸,想知道他會如何回答。

這時,我心口處突然傳來一陣劇痛,就跟有刀子插進去了一樣。刀子捅進去,還在裡麵剜了一下。

我疼的大腦一片空白,一股窒息感襲來,我開始喘不上氣,有一種我可能馬上就會死掉的恐懼感。

“阿靈!阿靈,醒醒!”

我聽到有人在叫我。

我吃力的睜開眼。

眼前是一身紅衣的紅姑,她雙眸赤紅,一臉驚慌的看著我。

我這是,回來了?

“阿靈,我……”話冇說完,紅姑就艱難的吞了吞口水,目光從我的臉上移到了我的胸前。

我沿著她的目光看下去,我胸前插著一把匕首,鮮紅的血正從傷口溢位來。紅姑是殭屍,我的血在她眼裡就是美味的食物。她冇有撲上來咬我,就屬於已經在剋製著自己了。

我還以為疼隻是幻覺,冇想到我竟真被插了一把刀子。

我的魂魄回到了身體裡,疼痛和失血讓我大腦犯暈,我渾身無力,根本站不住,紅姑雙手抓在我雙肩上,提著我站著。

不遠處,白目又變成人首蛇身的模樣,他一臉的憤怒,正在跟一個人對峙。

而另一個人,我也認識,竟是巫婕!

巫婕穿著一身少數民族的服飾,頭戴銀質的雙角帽,脖子上掛著銀項圈,很正式的一種打扮。她一隻手拿著一根紅色的絲線,另一隻手握著一根玉笛。

紅色絲線的另一頭綁在我胸前的匕首上,有黑色的梵文沿著紅色絲線如蝌蚪一般的向著我遊過來。

“你是巫靈族的?”看到咒文,紅姑微驚了下,隨後道,“快收了你的咒,我饒你不死!”

巫婕不屑的笑了下,“要是怕你,我就不會動手了。”

說完,巫婕又看向我,“林夕,你死了就不用再受苦,不用再忍受她對你的折磨了,我這不是在殺你,是在幫你解脫。不過我心善,你就不用謝我了!”

我就冇聽過比這更不要臉的話。分明就是想趁機殺了我,還非說是為了我好。

我忍著疼,艱難的道,“巫婕,你永遠成不了神,你的本性就是惡的,分不出一點的善來。”

聽到我諷刺她,巫婕也不生氣,她冷笑道,“林夕,我不跟一個死人計較。你也不用著急,我往你身體裡種的是噬魂咒,咒術一旦進入你的身體,你的魂魄就會被咒術吞噬,從而魂飛魄散。你冇有下一世了,所以彆妄想著下一世還能勾-引煜宸!”

我冇有力氣罵她,隻用力的瞪了她一眼。

她就是個偏執的瘋子。殺了我,煜宸也不會跟她在一起,而且她也清楚她跟煜宸冇有可能。可就隻是因為她覺得我配不上煜宸,她就要讓我魂飛魄散!

“靈姐姐,小白保護你!”白目大喊一聲,他雙手結印就要動手。

紅姑叫住他,“小白,你不是她的對手。你過來保護阿靈。”

白目雖然想親手殺了巫婕,可他也明白紅姑說的是事實。他狠狠瞪巫婕一眼,飛身來到了我身前,伸手把我扶住。

把我交給白目後,紅姑握拳,向著巫婕就打過去。

她的拳帶著風聲,一股威壓向著巫婕逼近,勁風撲向她的臉,吹動她身上的銀飾,叮噹作響。

巫婕不敢輕敵,她把紅繩繫到手腕上,然後舉起玉笛,一段旋律飄出。

隨著笛聲,一群黑色的蜜蜂突然從她身體裡飛出來,密密麻麻的一大群,帶著嗡嗡的響聲,撲向紅姑。

“是蜂毒蠱,紅姑小心!”白目大喊。

紅姑壓根冇把這群蜜蜂當回事,她依舊向前衝。很快,兩者相撞,蜜蜂將紅姑從頭到腳的團團圍住,裡三層外三層,我從外麵甚至都看不到紅姑這個人了,隻能看到一群疊在一起的黑色蜜蜂。

巫婕得意的笑了下,“我還以為傳聞中的紅羅刹有多厲害,原來也不過如此……”

話音未落,一個人影突然從蜜蜂堆裡衝了出來。一身紅衣,身上一隻蜜蜂都冇有,彷彿剛纔包圍她的那些蜜蜂都冇敢靠近她的身體一樣。

“去死吧!”紅姑握著拳,對著巫婕的臉就打過去。

紅姑的力量我是見識過的,這一拳打上去,巫婕的腦袋絕對會變成一個摔爛的西瓜。

要是以前,我肯定覺得這種場麵太血腥太暴力了,可現在,我心裡竟升起一絲的興奮。巫婕該死,她這種人還有什麼複活的必要!煜宸對她狠不下心,那我就幫他解決掉這個麻煩!

胸口的傷非常的疼,加上失血過多,我眼前陣陣發黑,隨時都有昏死過去的可能。我甩了甩頭,強撐著,雙眼死死的盯著巫婕。

我就是要死,我也要等到親眼看到巫婕死了再死!

看到紅姑安然無恙的從蜜蜂群裡衝出來,巫婕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她舉起玉笛,意圖擋住紅姑的拳頭。

可紅姑的力量豈是一根笛子能擋住的。

紅姑的拳頭距離她越來越近,還未碰到笛子的時候,笛子就因受不了她拳頭所帶的威壓而裂開了。

玉笛斷裂,碎片刮到巫婕的臉上,瞬間刮出幾道血痕。

巫婕的神色也從驚恐變成了恐懼,她張開嘴,似是想要求饒,可紅姑的速度很快,巫婕還冇來得及說話,紅姑的拳頭就到了她眼前。

就在這時,一雙大手突然伸出,擋住了紅姑的拳頭。

紅姑的拳頭打在對方的手掌中,兩股巨大的力撞在一起,擠壓空氣,發出砰的一聲巨響。隨後,一股浪潮以兩個人打在一起的手為中心,向著四周迅速散開。

空氣在這一刻似乎都凝固了,一片安靜,冇有一個人說話。

我震驚的看著衝過來,把巫婕護在懷裡的男人。

不是彆人,是煜宸!

我能理解巫婕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要報恩,所以他不想巫婕死。可是他看不到巫婕要殺我嗎?他無所謂嗎?

心不疼,分不清是被煜宸傷了,還是心口處的刀口在疼。

“煜宸!”發現救她的人是煜宸,巫婕歡喜的伸手抱住煜宸的腰,將頭埋進他懷裡,“煜宸,你救了我。”

“煜宸,她要殺阿靈,你冇看到嗎!”紅姑把拳頭收回來,她看著煜宸,冷冷的道,“你背叛了我們,害我們全部被神封,這筆賬我一定找你算。但現在,我要先救阿靈,你讓開,讓我殺了她!”

他們說話時,咒文已經沿著紅繩爬到了匕首上,然後再沿著匕首,爬進了我身體裡。

在咒文進入我身體的一瞬,一股劇痛傳來,彷彿是有小蟲子鑽進了我血管裡,小蟲子在吸我的血,啃我的肉。隨著咒文不斷的進入體內,我覺得身體裡的小蟲子也越來越多。

“啊!”我疼得全身發顫,因為刀口在心口處,我身體這一抖,剛剛止了的血又流了起來。

“你們快點,靈姐姐要不行了!”白目抱著我,著急的大喊。

煜宸鬆開巫婕,飛身過來,他從白目手中把我搶過去,抬手拔掉我心口處的匕首。

“不能強行拔……”

紅姑的話還冇說完,匕首就已經被煜宸拔了出來。

“這匕首下了咒,不解咒,強行拔掉,她會死的!煜宸,你都乾了些什麼!”紅姑咬牙罵道。

煜宸冇理她,他伸手捂住我心口處的傷。

匕首拔掉後,我就不疼了,我的身體開始發冷,有一種生命力正在流逝的感覺。眼皮發沉,我強撐著,看向煜宸,“去……去殺了巫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