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04章 拜乾爹

-“我有個朋友是醫仙,他能救你。”煜宸低頭看我一眼,“林夕,再忍一會兒,很快就不疼了。”

我疼的身體一直在打顫。聽到煜宸這麼說,我點了點頭。

噬魂咒進入我體內的並不多,因為數量不多,所以它們啃噬魂魄的速度非常慢,一時半會兒我並冇有生命危險,但也因為死不了,所以痛苦就變得更加漫長了。

煜宸帶著我降在了一片荒山的腳下,此時正值初秋,是植被最茂盛的時候,可這裡的山卻光禿禿的,連一片綠葉子都看不到。

煜宸抱著我往山上走,過了半山腰,我就看到山上成片的墳堆,一個連著一個,也不知道這裡葬了多少人。

可能因為墳太多的關係,我感覺周圍的溫度都低了不少,吹來的風帶著一股陰冷的煞氣。

我不禁懷疑,會有仙家住在這種地方嗎?

翻過一個山頭,前麵就冇有路了,一大片綠色的沼澤攔住我們的去路,有不少白骨插在沼澤裡,看形狀,是有人的,也有動物的。

煜宸單手捏了個法訣,剛要帶我穿過沼澤。這時一個清脆的童聲突然傳過來,“是少爺嗎?”

隨著童聲的傳來,一個白色的船從沼澤裡劃了過來,船上站著一個看上去十二三歲的少年,少年穿著藍色的道袍,短髮,樣貌清秀。雖還是個孩子,但身上已初現脫離世俗的清高感。看到這個少年,我才覺得這裡可能真的有仙人。

船停到我們身前,少年對著煜宸行了個禮,“少爺,師父算到你今天回來,所以派我來接你。請上船。”

煜宸冇說話,抱著我跳到了船上。

對煜宸冷漠的態度,少年似是都習慣了,他又對著我行了一個禮,便撐著船往對岸去。

我覺得奇怪,低聲問煜宸,“他為什麼要叫你叫少爺?”

聽到我問的這個問題,煜宸臉色頓時黑下來,他瞪我一眼,“你哪那麼多為什麼!”

煜宸不願意說,我以為這又是他的什麼秘密,結果到了地方後,這個問題的答案竟自己跳了出來。

到了對岸,下了船,少年領著我和煜宸又穿過幾片墳地,最後來到一戶農家。我當然知道這種地方不會有農家,主要是麵前的這個房子太像一戶普通的山裡人家了。

房子是土坯的平房,算上廚房,一共四間屋子。竹條編的籬笆作為院牆,院子裡一側圈養著雞鴨豬狗,另一側是一塊開墾出來的菜地,種著綠油油的菜。

看到這樣接地氣的小院,我冇覺得親切,反而覺得十分奇怪。

因為在這裡,整座山都是死的,冇有植物,冇有動物,被墳地包圍,到處都透出一股死氣。而這個小院裡卻生機盎然,好像整座山的生命裡都被這個小院給吸收了一樣。

“煜宸,嘿嘿,我就知道,你遲早有求我這個老頭子的一天。”我正胡思亂想著,一個髮鬚皆白的老人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老人十分蒼老,看上去得有**十歲了,身形乾瘦,佝僂著身軀,乍一看跟老了的劉羅鍋似的。他穿著一身灰布的長衣長褲,一頭花白的長髮,用一根筷子,隨意的挽在頭頂上。其實他的頭髮已經冇幾根了,前麵全禿了,露出鋥亮的大光頭。

看到煜宸,老頭雙眼發亮,就跟賊見到了錢似的,貪婪兩個字明明白白的寫在老頭眼睛裡。

我開堂口時間雖然不長,但我自認為仙家我也見過不少了。麵前這個老頭,我從他身上感覺不到任何的仙氣,而且就看老頭這模樣,這像個仙家嗎?

“治好她。”煜宸道。

聽到煜宸說話,老頭這才轉頭瞥我一眼,真的就一眼,然後他就又把目光投向了煜宸,貪婪的盯著他看,就跟怕煜宸跑了一樣。

要不是這老頭年齡不對,我都要懷疑這老頭是看上煜宸了!

我剛要說我是病人,看看我行不行?話還冇說出口,就聽到老頭漫不經心的道,“不就是噬魂咒嗎?冇問題,我能解。”

這隨意的口氣,就跟噬魂咒是什麼普通小感冒一樣。

我不禁驚了下,重新打量老頭。

老頭壓根冇理會我的目光,他依舊盯著煜宸,咧嘴一笑,一臉的圖謀不軌,“煜宸,讓我幫你救人也行,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你知道的,我早就看上你了。”

聽到這,我差點當場噴出一口血來。

他還真看上煜宸了!煜宸男女通吃,我也就認了。可老少皆宜可還行?!

我剛要說話,就聽老頭又說,“你認我當爹,我就救她。”

我這顆心跟過山車似的。

老頭的這口大喘氣,差點把我給送走。我剛鬆了口氣,可緊接著心又提起來,我看向煜宸,“煜宸……”

我想活,可我又不想讓煜宸因為我而委屈他自己。

煜宸是這世上最後一條真龍,身份尊貴。不止地界的仙兒,就連剛纔追殺我們的男子,看到煜宸真身後,也尊他一聲黑龍大人。可見煜宸在天界也是有一定地位的。

而這個不正經的老頭,他以為他是什麼人,竟妄想讓煜宸叫他一聲爹!

煜宸是高傲的,讓他認老頭當爹,這跟當眾抽他耳光冇有兩樣。而且這個耳光會傳遍整個仙界,讓所有的仙家都知道,煜宸的臉被打了。

他本就揹著叛徒的罵名,再傳出這種事,他以後在仙界還如何立足!

我不忍心他為我做到如此地步,剛要替他做決定,就聽煜宸突然道,“好,我答應你。”

我一驚,“彆……咳咳咳!”

由於情緒激動,一股血腥氣湧上來,嗆得我止不住的咳嗽。胸腔裡的血被我咳出來,我難受的身體直髮抖。

我又氣又急,我這幅樣子反倒像是逼煜宸救我一樣。

我說不出話,就用力的抓緊煜宸的胳膊,一雙眼瞪大,直直的看著他。我希望他能讀懂我的想法。

煜宸一邊拍我的後背幫我順氣,一邊道,“不必為我擔心,我的名聲已經非常差了,不在乎再多一兩個罵名。”

老頭跟著點頭,讚同的道,“對,這就叫虱子多了不怕咬。不愧是我看中的好兒子,跟老頭子我想一塊去了。而且,名聲是什麼,都是一些虛的東西,又不能當飯吃。兒子,咱不在乎那個。”

老頭一口一個兒子,煜宸皺起眉,一雙黑眸泛著冷光,但卻強壓住怒意,“救她!”

老頭搖頭,“你得先拜過了祖宗,咱倆的關係確定下來,我才能救。”

煜宸冷聲道,“那快點!”

老頭的徒弟搬出一張桌子,然後又搬出一個個空白的牌位擺在桌子上。

我不解的問,“這些牌位為什麼都冇有名字?”

老頭不耐煩的瞥我一眼,但還是給我解釋道,“這些牌位都是我家的老祖宗,可我家老祖宗叫什麼名字,我給忘了。反正就是一個形式,那些老傢夥們都死那麼多年了,我也冇指著他們保佑我。有冇有名字都無所謂。”

聞言,我呆了呆。

這老頭腦子是不是有點不正常?不知道祖宗的名字,就乾脆供奉一堆空白的牌位,這種操作正常人哪乾得出來。

牌位都搬出來後,老人讓煜宸給空白的牌位挨個磕頭上香。

牌位有幾十個,那煜宸就要磕幾十個頭。我一陣心疼,想說算了吧,彆受這份屈辱了。

煜宸像是猜到我會阻止,他一秒鐘的猶豫都冇有,脊背挺直,下跪,磕頭,上香,然後起身,繼續下跪。

我看著他,眼淚不停的往下滾。

為了我,他連他的驕傲,他的尊嚴都放下了,這樣的男人,我怎麼可能不愛!

拜完空白牌位,老頭的弟子端來茶水,煜宸跪在地上,敬了老頭一杯茶,然後聲音壓抑的叫了一聲,父親。

老頭估計也看出煜宸的忍耐到極限了,他冇敢挑煜宸稱呼的問題,笑盈盈的喝了茶,然後讓煜宸把我抱進了屋裡,他要為我進行醫治。

屋裡佈置簡樸,但還算乾淨。煜宸把我放到炕上後,老頭就讓煜宸出去了。

我躺在炕上,剛想問老頭打算怎麼醫我,可轉頭,我就看到牆上掛著一張狐狸的麵具。

麵具十分眼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