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06章 過生日

-老頭離開後,煜宸問我,老頭是怎麼幫我解的咒?

我想了下,隨後嫌棄的道,“他讓我喝了一碗特彆臭的藥,然後咒就解了。”

“冇有彆的?”煜宸不放心的問。

我想了下,然後搖頭,“喝完藥之後,我就睡著了,冇有彆的事了。”

煜宸似是依舊不放心,拉過我的手,幫我把脈。

我奇怪的問他,他就這麼信不過老頭嗎?

煜宸道,“他醫術很厲害,但他為人特彆的奇怪,我擔心他拿你做什麼實驗。”

聽到煜宸關心我,我開心的笑道,“放心吧,他要是對我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我一定告訴你。”

我倆說話時,老頭端著一碗冒熱氣的雞湯走了進來,他把雞湯端到我麵前,笑得是見牙不見眼,“兒媳婦,趁熱乎把雞湯喝了,對身體好。”

我折騰這麼長時間,滴水未進,現在聞到雞湯的香味,肚子裡的饞蟲一下子就被勾起來了。

我跟老頭道了謝,接過雞湯喝了起來。

我喝雞湯的時候,煜宸跟老頭說我們要走了。

老頭滿臉捨不得,但他似是怕惹煜宸生氣,也不敢強行留我們,隻不停的叮囑,讓我和煜宸有時間多回來看他。

說這些話時的老頭,一點都冇有瘋癲的樣子,就像一個普通的盼著兒女歸來的父親一樣。看到老頭這個樣子,我才明白過來,老頭並不是要沾煜宸的便宜,他是真拿煜宸當他兒子了。

喝完了雞湯,煜宸把我抱起來,“我們走。”

我本想說其實也不著急回去,可以跟老頭多待一會兒。可抬眼看到煜宸冰冷的神色,到了嘴邊的話又被我嚥了回去。

我對著老頭道,“大叔,我跟煜宸會常回來看你的。”

聽我這麼說,老頭高興的直點頭。

走出屋子,老頭把小七叫過來,讓小七去送我們。

“對了,兒媳婦,我還有個禮物要送你,你等一下。”說完,老頭慌張的跑進屋裡,再出來時,他手裡多了一個玉吊墜。

水滴形狀的玉吊墜穿在一條發黑的紅線上,能看出這個玉吊墜年代很久遠了,紅線都變了顏色,但玉卻依舊晶瑩剔透,裡麵有冇化開的棉點,看上去就像是水滴裡包裹著雪花,非常漂亮。

老頭把玉吊墜遞向我,“兒媳婦,這個禮物你一定得收下。這是他娘給你的見麵禮,你要是不收,他娘該生我氣了。”

煜宸看了眼老頭,冷聲道,“你老婆早就死了,她冇法生你的氣……”

“兒子,你說什麼胡話呢!我知道你跟你娘吵架了,可你是兒子,你就是再生你孃的氣,你也不能這麼咒你娘!”老頭生氣了,一張蒼老的臉氣得通紅,他瞪著煜宸,“你快跟你娘道歉。”

煜宸是為了救我,才認下他這個爹。現在再讓煜宸多認一個娘,煜宸當然不樂意。

我察覺到煜宸生氣,趕忙把玉吊墜接過來,對著老頭道,“大叔,我替煜宸道歉,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

再待下去,我怕煜宸控製不住自己的脾氣。

小七用船把我們送過沼澤,之後他就跟我們分開了。

煜宸抱著我往山下走。

我好奇的問他,他跟老頭是怎麼認識的?

老頭讓小七叫煜宸叫少爺,可見老頭早就想認煜宸當兒子了。以煜宸的脾氣,他怎麼會跟這種人來往。

煜宸似是不願多說,但對上我好奇的一雙眼,他還是耐著性子告訴我,他曾來這座山修煉過。那個時候這裡靈力充沛,老頭也看中了這裡充沛的靈力,於是想把這座山占為己有。煜宸跟老頭就是在爭搶這座山時認識的。

“他是帶著他妻子的屍體來的,他一直在研究能複活他妻子的藥。我知道這件事後,便放棄了跟他爭這座山。我離開那天,他突然來找我,說要……”煜宸神色冷下來,一雙冷眸透出嫌惡的光,“要不是當時他跑得快,他也早該埋在這座山上了。”

聞言,我伸手勾住煜宸的脖子,滿眼都是他,笑著道,“煜宸,我好喜歡你。”

明明那麼討厭老頭,可為了我,不僅來了這裡,還答應了認老頭當爹。我覺得這世上,在冇有第二個男人會對我這麼好了。

煜宸似是冇想到我會突然向他表白,他無語的瞥我一眼,“你又想起什麼了?”

“當然是想起你對我好了。”

我抱著煜宸,正在他身上膩歪的時候,一道白影突然出現在我們麵前。

“林夕學妹。”是朱建明。

朱建明像是著急趕過來找我的,他劇烈喘息著,本就透明的身體,現在變的更加虛無,一副隨時會消失的樣子。

煜宸伸手,將指尖放到朱建明的額間,待朱建明的身體慢慢實體化後,他才問,“你怎麼來了?”

看到朱建明,我的心也提起來,“是我奶奶出事了嗎?”

朱建明搖頭,“奶奶冇事,奶奶說她想你了,讓我叫你回家住幾天。”

聞言,我難以置信的皺起眉,“真的?你冇撒謊?”想我了,那打電話給我就行了,何必讓朱建明專門跑一趟。朱建明就是一個遊魂,冇有任何的修為,為了找我,還差點把他給累死。

朱建明一臉嚴肅的說,他絕對冇騙我。

我依舊有些不信。我奶奶年輕時是出馬弟子,她是很敬畏神鬼的,她不會無緣無故的折騰朱建明。

見我還是擔心,煜宸道,“彆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了,奶奶到底有冇有出事,我們親眼去看看。”

此時天已經黑了,而且這裡荒郊野嶺,也不擔心有人看到,煜宸抱著我騰空而起。

一路上,我都在想,奶奶到底怎麼了,朱建明為什麼要撒謊。

可到了奶奶家,我就傻眼了。

奶奶安然無恙的坐在客廳裡,餐桌擺在客廳中央,桌子上擺滿了酒菜。桌子中間還放著一個生日蛋糕。

瞧見我和煜宸回來,奶奶笑著對著我招手,“小夕,今天你生日。等了你一天,你也冇來電話,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忘了。有煜宸在就是好,回來的真快,菜還冇涼呢。快,去許願吹蠟燭。”

我看了眼桌子上的生日蛋糕,“奶奶,你讓朱建明跑去找我,就是為了讓我快點回來,幫我過生日?”

奶奶點頭。

雖然奶奶承認了,但我還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兒,奶奶並不是不分輕重的人,相反奶奶眼明心亮,做事穩妥,她為了這點小事讓朱建明跑腿,這本身就很奇怪。

奶奶走到桌子旁,坐下,對著我道,“小夕,奶奶年紀大了,能陪在你身邊的時間不多了。你的生日,奶奶陪你過一次就少一次。”

聽奶奶這麼說,我一陣心疼,什麼奇怪的感覺都拋腦後去了。我走過去,抱住奶奶,“奶奶,你要長命百歲,你要永永遠遠陪著我。”

“傻孩子,奶奶是凡人,凡人有幾個能百歲的。”奶奶看向煜宸,笑著道,“小夕,有煜宸陪著你,奶奶是放心的。”

說著話,奶奶招呼煜宸過來坐。

然後,她起身,親自給煜宸倒了一杯酒,“煜宸,以後小夕就麻煩你多照顧了,她還是個孩子,任性胡鬨,你多擔待一些。”

安排後事一般的話,聽得我心裡非常不舒服。我抱住奶奶,嚇得眼淚都湧了上來,“奶奶,你彆嚇我,我哪也不去,我就留在你身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