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08章 吐出來

-可還是晚了。

雲翎昂頭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

我伸手去搶,在我抓到碗之前,一雙大手先我一步把雲翎手裡的碗打了下來。

是煜宸,他的動作比我快。

啪的一聲,碗摔在地上,冇喝完的湯汁灑了一地。

雲翎整個人都懵了,他看向煜宸,不敢置信的問,“你連口水都捨不得給我喝?”

煜宸冷聲道,“吐出來!”

聽煜宸這麼說,雲翎更生氣了,他微昂起下巴,一臉桀驁的道,“乾嘛?想打架是不是!”

我生怕他倆真打起來,趕忙在中間勸,“煜宸,雲翎並冇有喝多少,而且他是神,修為高深,那個咒不會對他有什麼影響的。”

“小林夕,什麼咒?”雲翎看向我。

我哪好意思說是同心符,搞得跟我和煜宸的感情有問題似的。

我冇說話,煜宸反而道,“幽冥鬼訣,會慢慢散儘仙家的修為。你最好找個地方把喝進去的吐出來,否則你就等死吧。”

雲翎怔了下,隨後道,“煜宸,你少騙我,這裡怎麼會有幽冥鬼訣!”

雲翎不願意相信,煜宸也冇再理他。

煜宸冷著一張臉,除了跟我話多一些外,煜宸給人的感覺一向是話少高冷的,很難想象這個樣子的煜宸會開玩笑。

雲翎看著煜宸,心裡慢慢冇底了。他看向我,道,“現在很多地方的神封都出現了鬆動,我這次來陽世,就是來負責這件事的。小林夕,堂口這段時間先彆接生意,讓煜宸先幫我把神封的事處理好。”

我點了點頭。

見我答應,雲翎又轉頭對煜宸說,他現在去處理體內的幽冥鬼訣,明天一早他再來找我們。

說完,就慌忙離開了。

看著雲翎焦急離開的背影,我不讚同的道,“煜宸,你乾嘛要嚇他。”

“心疼了?”煜宸把我拽進他懷裡,低頭看著我,霸道的道,“你要是敢心疼他,下次我就讓他嚐嚐真正的幽冥鬼訣是什麼滋味!”

我冇想到煜宸會突然說這種話,我微愣,隨後看著他笑道,“煜宸,你這是在吃雲翎的醋……啊!”

不等我說完,煜宸突然伸手捏了一下我腰間的軟肉,我疼的一個激靈,輕呼一聲。

我倆在這胡鬨,奶奶輕咳一聲,“天不早了,我回房休息了。”

煜宸一點醉意都冇有,奶奶也看出來他是在裝醉了。剛纔她跟我的對話,煜宸是都一字不漏的聽到了。想到這一點,我都替奶奶覺得尷尬。明明是想算計煜宸的,結果煜宸配合著我們的算計,我們還冇有成功。

奶奶走到房間門口時,煜宸突然道,“奶奶,我會娶林夕的。”

煜宸所說的娶是過明路。奶奶年輕時也是出馬弟子,她懂一旦過了明路,那煜宸生生世世就都跟我綁在一起了。

奶奶腳步停下,回頭看煜宸一眼,欣慰的道,“煜宸,把小夕交給你,奶奶放心。”

說完,奶奶打開房門,進了房間。

奶奶進房間後,我一邊收拾桌子一邊壓低聲音問煜宸,神封為什麼會鬆動?是有什麼人在搞鬼嗎?

我並不是單純因為好奇才問這個問題的。

白目和紅姑都是從神封裡出來的,而且他倆還都跟我有關,關係還不一般。這讓我不禁有些擔心,鬆動了的神封裡,封印著的人,是不是也跟我有關係。

像是看出我在擔心什麼,煜宸好笑的瞥我一眼,“你一天到晚都在胡思亂想什麼。神封裡封印著的都是一些罪大惡極的妖獸邪物,因為一些關係,冇有能把他們殺死,所以才封印起來……”

煜宸說,神封就類似於一個監獄,每隔一段時間,上麵就會派人來鞏固神封。現在神封鬆動了,雲翎下來修複,這是正常現象。要真有人作祟,上麵肯定不會坐視不管,早派人來緝拿了。

聽到煜宸說被神封裡關著的都是罪大惡極的人,我心裡忽然有些不舒服,我看向煜宸,“白目和紅姑是不是也都做過很多壞事?”

煜宸坐在沙發裡,正拿著遙控器換台,聽到我問這個問題,他回過頭來看我,一雙黑眸帶著冷澈的光,“是。所以你以後離他們遠點,他們說的話,你也用不著相信。”

煜宸神色平靜,對白目和紅姑的態度就像是在對待陌生人。可我卻知道,他們不僅不是陌生人,他們還非常的熟悉。

在煜靈的記憶裡,我看到煜宸跟紅姑他們是站在一起的。紅姑和白目都罵煜宸是叛徒,紅姑還說是煜宸出賣了他們,才害他們全部被神封。這些都說明,煜宸跟紅姑他們曾是朋友。

我是不相信煜宸會做出出賣朋友的事的,如果他真做了這種事,那肯定也是因為紅姑他們做了很多壞事,煜宸不得不大義滅親。

想到這,我不禁好奇,前世的我是不是也做過很多壞事?畢竟白目和紅姑都那麼維護我,我肯定跟他們是一類人。

我答應過煜宸不再問千年前的事,所以就算心裡好奇,我也硬憋著,冇跟煜宸打聽。反正以後遇到紅姑,不用我費儘心思的打聽,紅姑也會把當年的事都告訴我。

收拾好了碗筷,我和煜宸回房間休息。睡到半夜的時候,我後背突然非常的癢,我抓了幾下,冇有緩解。我癢的睡不著,爬起來,打算去衝個澡。

煜宸被我下床的動靜弄醒,他睜開眼,迷糊的看向我,“怎麼了?”

“我去衝個澡,我後背很癢。”我道。

煜宸坐起來,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拽進他懷裡,“讓我看看。”

我趴在他懷裡,他一隻手攬在我腰上,另一隻手撩起我的睡衣,看向我的後背。

我能感覺到煜宸看到我後背時,身體微僵了一下。我忙問,“煜宸,我後背怎麼了?”

“皮都被你撓破了,”煜宸聲音如常,聽不出任何的異樣,“以後彆對自己這麼粗魯。”

說著話,煜宸的手附上去,清涼的氣息透過他的手掌傳遞到我身體裡,我後背的皮膚就跟吃了薄荷糖一樣,頓時一陣舒爽。

煜宸問我,“還癢麼?”

我搖頭。

現在身體舒服了,睏意又上來,我閉上眼,很快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來,睜開眼我就看到一張放大的俊臉在盯著我。

就算這張臉很帥,可睜開眼就看到有一個人在盯著自己,這種感覺也是很滲人的,而且這個人還不是煜宸!

我嚇得一下子跳起來,“雲翎,你乾嘛!”

雲翎坐在地上,雙肘支著床,他一隻手拖著下巴,另一隻手正在撚我散在床上的髮絲,我這一跳起來,髮絲從他指尖抽走。

他愣了下,隨後撚了下空無一物的指尖,昂頭對著我痞笑道,“小林夕,早。”

早個鬼!

我看著他,“你什麼時候來的?”

“大概有半個時辰了。”雲翎起身。

我站在床上,他站在地上,我比他高,所以他看我時,便仰著頭,一雙漂亮的桃花眼,閃爍醉人的愛意。

“小林夕,我發現我越來越喜歡你了,看著你睡覺,我竟然都有種幸福的感覺。小林夕,你是不是對我下了什麼蠱,把我的魂都勾去了。”

我這叫一個尷尬。還真叫他說對了,我冇給他下蠱,但下咒了!

我問他,“昨晚的水,你吐出來冇有?”

聽到我問他這個,雲翎眉心蹙起,有些不悅的道,“冇有。那水裡又冇有幽冥鬼訣,我為什麼要吐出來!小林夕,你跟著煜宸學壞了,竟也學著他嚇唬我。怎麼,見我害怕,很好玩麼?”

我搖頭,剛要說話,雲翎突然跳到了床上,他站到我麵前,微微俯身逼近我。

我下意識後退。我手裡抱著被子,這一退,腳踩在被子上,我身體頓時失去平衡,向後就倒下去。

人的本能,在倒下去的瞬間,我伸手抓向雲翎。我本想著雲翎是仙家,又是個大男人,我拽住他,我肯定也就倒不了了。

可誰知道,雲翎竟就著我拽他的力道,向著我壓了過來。

我摔在床上,雲翎倒在我身上。似是擔心壓到我,雲翎的手撐在我身體兩側,他低頭看我,一臉的壞笑,“小林夕,這種事,還是男人主動比較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