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09章 有舊傷

-雲翎低頭逼近我。

他這是要吻我?

我趕忙伸手推他,“雲翎,煜宸來了!”

“他來了,我也不怕!”雲翎道,“以前是我讓著他,可現在我不想讓了!”

煜宸當然冇來,我那麼說,就隻是想嚇嚇雲翎而已。

煜宸不知道去哪了,我一個人肯定不是雲翎的對手,我眼珠一轉,看著雲翎道,“雲翎,你喜歡我嗎?”

雲翎抓住我抵在他胸前的手,拉到他唇邊輕吻了一下,語氣輕挑的道,“當然喜歡,我要是不喜歡你,我又怎麼會天天想著要睡你。”

這麼渣的話,虧雲翎說得出口!

我一邊在心裡罵他,一邊甜甜的笑道,“雲翎,可你上次對我說,你是真心喜歡我的,你不止想要我的人,你還想要我的心。你說你滿心都是我,你還讓我跟煜宸分開,跟你在一起。這些你都忘了嗎?”

他當然忘了,忘情咒發作,讓他把這些忘了個乾淨。

聽到我這麼說,不出我所料,雲翎眸中閃過一抹詫異,“我對你說過這些……”

話冇說完,雲翎臉色猛然一白,他痛苦的捂住心口,張開口,大口大口的喘息,一副喘不上氣的樣子。

我一驚,“雲翎,你冇事吧?”

忘情咒發作不是昏倒嗎?他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雲翎捂著心口,對著我搖了搖頭,艱難的擠出一抹笑,“彆怕,我冇事。”

他疼的額頭青筋都爆了出來,這怎麼看都不像是冇事。

我有些後悔刺激他了,趕忙道,“我叫人來救你。”

我剛要下床去找供香,手腕就突然被雲翎抓住了。雲翎搖頭,“彆走,我冇事,你陪著我就好。”

他臉色蒼白,冷汗浸濕衣衫,身體微微發顫,能看出來他現在非常的疼,可他抓著我手腕的力氣卻不大。不讓我感覺到疼,又強硬的不讓我掙脫開他。

我拗不過他,隻能道,“如果你挺不住,一定要告訴我。我叫人來救你。”

聽到我不走了,雲翎扯出一個蒼白的笑,虛弱點頭,“好。”

看到他這麼痛苦,我是既心疼又內疚,我不該故意刺激他的,他雖然嘴上不正經,但他卻冇有真正的傷害過我。我不願意,明確的拒絕就好,乾嘛要刺激他讓他發病!

越想我越覺得對不起雲翎。

大概過了半小時左右,雲翎的臉色一點點的好轉過來。

他側躺在床上,拽過我的手,在我手背上親了一口,一臉痞笑的道,“小林夕,要不是有你陪著我,我肯定熬不過來。你救了我一命,我無以為報,隻能以身相許了。”

我冇理他的胡說八道,見他神色恢複,我問,“你真的冇事了?”

雲翎坐起來,輕鬆的道,“冇事了。”

我剛纔有仔細觀察,他疼的時候,並冇有梵文從他身體爬出來,而且他冇有昏倒,也冇有失憶。這說明剛纔的情況並不是忘情咒發作。

我猛然想到上一次,在我家香堂房間裡,我發現他時,他倒在地上。那時他的樣子跟現在特彆像,臉色蒼白,虛弱又疲憊。後來我被他突然的表白轉移了注意力,就冇問他為什麼會倒在地上。

現在看,那個時候的他有可能情況跟現在一樣。

我問雲翎,“你身上是不是有傷?”否則,又怎麼會莫名其妙的疼!

雲翎神情怔了下,他似是不想說,但隨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他看著我道,“小林夕,我這一身傷可都是為了你受的,你看。”

說著話,他解開衣襟,拉開衣服,讓我看向他的胸口。

白皙的皮膚上,如龜裂的大地一般,佈滿了一條條褐色的血痕。這些血痕從心口的位置散開,大部分都結了痂,隻有一兩條還在往外滲血。

我看著這些猙獰的傷痕,驚愕的道,“你這些傷是為我受的?”

雲翎點頭,“還記得我幫你扛下的開七竅的打麼?”

我道,“可是當時你並冇有受傷。”我當時還特意問他有冇有受傷。

“我說我冇有受傷,是不想讓你擔心。可現在我想讓你擔心了,我想讓你心疼我。”雲翎看著我眼睛,笑著道。

我依舊覺得奇怪,“你身上的這些傷為什麼不會癒合?”

雖說弟馬開竅,是一竅一竅的開,可這也說明,開七竅是人類身體都可以承受的,冇理由雲翎一個神承受不住。而且煜宸受過比這嚴重許多的傷,煜宸的傷可以自愈,可雲翎的傷,在過去了這麼長時間後,竟然還有往外滲血的。這不禁讓我覺得,雲翎身體的恢複能力還冇有人類的強,這太奇怪了。

“你當誰都跟煜宸似的,皮糙肉厚,受點傷很快就能痊癒。”雲翎見我拿他跟煜宸比,不高興了,“小林夕,你就是個小冇良心的,看到我受了傷,也不關心我,還對著我問這問那。這些傷要是在煜宸身上,你早不知道心疼成什麼樣子了!哼!”

哼完,他跳下床,一邊係長衫,一邊往外走,走到門口時,他停下腳步,回頭對我說,“你動作快點,我帶你去封印神封。”

我一驚,“你要帶我去?你不等煜宸了?”

雲翎說,神封正在鬆動,他冇時間等。

“而且有你在,萬一遇到危險,煜宸不會拋下你不管。帶上你就等於帶上他了。”

說完,雲翎走出了房間。

我換下睡衣,走出臥室。

客廳裡,奶奶跟雲翎坐在一起,正有說有笑。雲翎是神位,奶奶本就敬重他,再加上他嘴甜,幾句話就把奶奶哄得十分喜歡他了。

瞧見我出來,雲翎對著奶奶道,“奶奶,我跟小林夕有事要出去一趟,回來再陪您聊天。”

奶奶高興的點頭,還特意叮囑我,要我照顧好雲翎。

我苦笑了下,“奶奶,雲翎是神,該是他照顧我纔對。”

奶奶佯裝生氣,瞪我一眼,“正因為雲翎是神,你才更該好好伺候著。”

一聽這話,雲翎高興了,他一把摟過我,“小林夕,聽到冇?你要伺候好我。”

我從一開始就覺得雲翎不像神,哪有神像他這麼不正經的。

我冇搭理他,跟奶奶說了聲我走了。然後帶著雲翎離開了家。

打上車,我才問雲翎,我們要去哪?

“西陵公墓。”雲翎跟司機報了地址,然後轉頭對我道,“這附近的神封有兩個,我們一個個找過去。”

我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腦子裡想的全是煜宸。他又跑哪去了!

到了公墓。

雲翎帶著我往墓地裡麵走。

墓地建在山腳下,從山下一直到半山腰。一眼看過去,一排排整齊的白色石碑,立在翠綠色的山野間。墓地裡一片寂靜,有清風吹來,是清涼的但卻不陰冷。

我道,“這裡一點陰氣都冇有,你會不會找錯地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