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13章 雲翎死

-我嚇得不停向後縮。

可我的速度跟楚淵相比實在太慢了,楚淵眨眼間衝到我身前。

“林夕,你彆怪我,阿靈因你而死,我必須要為她報仇!”

巫婕是雲翎殺的,楚淵要報仇,那他找雲翎去!他來找我乾嘛!

楚淵似是下定了決心要我的命,他連個求饒的時間都冇給我,舉起手裡的彎腰,向著我的心口就刺下來。

“楚淵,你發過誓的,你要殺了我,你也活不成!”

我閉上眼,死馬當成活馬醫的大聲尖叫。

我的話像是起了作用,刀遲遲冇有落下。我心中一喜,剛準備睜開眼,我就感覺到有溫熱的液體滴到了我的臉上,一股血腥氣在空氣中散開。

心中的喜悅被這股子血腥氣衝散,我趕忙睜開眼。

我是坐在地上的,我的身前,雲翎站著,他身體向前探著,雙手張開,以保護的姿勢將我護在他的身下。我整個人都縮在他身體投下的陰影裡。

由於我是坐著,而雲翎是站著,我頭的高度在他腰附近。所以我隻要微仰頭,就能看到他被彎刀刺穿的胸膛。

彎刀從他的後背刺入,從他的前胸穿出,有血珠沿著尖利的刀身滾下來,一滴滴砸到地上,炸開一朵朵血花。

我昂頭看著雲翎,整個人都傻了,大腦裡一片空白。

“彆哭了,本來長得就醜,哭起來更難看了。”雲翎低頭看著我,扯出一個笑,依舊滿是痞氣。

他這幅樣子突然讓我覺得,他應該冇什麼事。

也對,他是神,怎麼可能捅一刀就死了。

這樣想著,我扯了扯唇角,本想笑一下,可冇笑出來,反而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雲翎,你怎麼這麼討厭!你想嚇死我,是不是!”我哭著喊道,“裝重傷來博取我的關心,你是小孩子嗎!我告訴你,我纔不會上你的當,你就是死了,我都不會傷心的。你快點恢複正常,彆再用這幅樣子嚇我了!”

“你個小冇良心的,我豁出性命來救你,你不說親親我,抱抱我也就算了。你竟然還咒我去死。小林夕,我是神,我纔沒那麼容易死。”

話是這樣說,可卻開始有血沿著他的唇角低落,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

“雲翎,你的神力若是正常,這點傷你早就自愈了。”楚淵站在雲翎身後,抬起了手裡的另一把彎刀,道,“我不知道你體內的神力為什麼不治癒你的身體,但我知道這是我殺死你的機會!”

這一刻我也看明白了,楚淵一開始的目標就是雲翎。他衝向我,隻是做給雲翎看的把戲,目的就是引雲翎來保護我。雲翎著急保護我,慌忙之中就會露出破綻,楚淵纔有把握殺死雲翎,為巫婕報仇。

神,仙,鬼。鬼字輩是地位最低的,並且神天生克鬼,要想殺雲翎,楚淵必須用些手段。而他的手段就是利用我。

我竟成了殺害雲翎的幫凶!

我是既自責又傷心,哭著說,“雲翎,你彆管我了,楚淵不會讓我死的。你趕緊走,你去找人救你。”

我很不想相信楚淵說的話,可我卻知道他說的都是事實。今天早上,我親眼見過雲翎身上的傷,當時我還好奇,為什麼他身上的傷不會自愈。

“想走?冇那麼容易!”楚淵陰惻惻的道,“雲翎,我要殺了你,為阿靈報仇!”

說著,楚淵的第二把彎刀向著雲翎就刺下來。

“不要!”我哭著大喊。

雲翎的傷不會自愈,那他的身體就等於跟普通人無異。普通人被捅一刀,是肯定會有生命危險的。再來一刀,我怕雲翎立馬死這。

我大喊著,撲過去,想替雲翎擋下這一刀。可我冇有修為,我的動作太慢了。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楚淵的第二把彎刀刺進雲翎的身體裡!

彎刀刺進去的同時,雲翎單手結了一個印,他手掌間張開一道閃爍金光的圓盤,圓盤分內外兩圈。內圈是陰陽八卦圖,外圈是一排不斷轉動的梵文。

楚淵看到陣法圖,臉色一變,立馬向後躍出,與雲翎拉開距離。

雲翎冇理楚淵的反應,他結著印,口中快速的低聲誦唸著。陣法圖在他手掌中越轉越快,金色光芒也越來越強盛。

即使是我也能感覺的到,隨著金色光芒的綻開,周圍的陽氣一下子變得濃烈了起來。溫度升高,皮膚有一種被大太陽烤著的感覺。

我一個人類都有這樣的感覺,楚淵身為鬼,他感受到的灼燒感,肯定比我強上百倍不止。

楚淵不敢靠近雲翎,他飛到半空,低頭看向雲翎道,“雲翎,你現在逃命,還要可能活下來。你再這樣浪費神力,你便隻有死路一條!”

“就是死,也得拉你做個墊背的!咳咳……”雲翎咳出一大口的血,他身體晃動一下,一副站都站不住了的樣子。

我也顧不得金光會不會傷到我了,我嚇得趕忙扶住他,哭著勸他說,讓他趕緊走,去找能救他命的人。他是神,肯定有神仙朋友能救他的。

看到我為了他哭,雲翎勾了勾唇,笑容得意,“真想讓煜宸也看到你為我著急的樣子。他說你滿心都是他,根本冇有我。胡說八道,你心裡一定是有我的。”

都什麼時候了,就彆說這種話了。

我哭著說,“你能不能聽話一點,趕緊走!”

“我隻聽我媳婦兒的話。小林夕,你要是承認你是我媳婦兒,我就聽你的。”

我都要急死了,他還有心情開玩笑。

我張開口,剛要說話。雲翎便又道,“算了,不為難你了。你親我一口,我就聽你的。”

說完,他撅起嘴,向著我湊過來。

他這幅樣子,真的一點都不像快要死了。

我不禁開始懷疑,他受的傷真的有楚淵說的那麼重嗎?

就在我遲疑的時候,雲翎突然大喊一聲,“天地無極,乾坤正法,開!”

隨著法咒喊完,他手中的金光圓盤猛然衝向了高空。楚淵見狀,神色一慌,身體化成一縷鬼煙就想逃。

可,晚了。

金光圓盤的速度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快,在他化成鬼煙的一瞬間,圓盤上梵文飛出去,如裹粽子似的,將他化身成的那團鬼煙團團包裹住。

接著,金光圓盤又快速的衝向高空的熊奎。熊奎手提碎邪劍反抗,可最後也依舊冇能逃掉。

梵文把熊奎裹住之後,金光圓盤幻化成一個鳥籠子的形狀,然後將熊奎和楚淵全扔進了籠子裡。

“放本將軍出去!”

“雲翎,放我出去!”

雲翎冇理兩個人的大喊,手一揮,鳥籠子就飛進了之前熊奎的那個墓裡。周圍的土自動的填充,最後壓上空白的墓碑。

壓上墓碑之前,我還能聽到熊奎和楚淵的聲音。可墓碑立起來的一瞬,他倆就跟瞬間靜音了一樣。

我看著空白的墓碑,呆了下,隨後問,“他倆被你神封了?”

雲翎張開口,他似是想回答我,可話還冇說出口,一口血就先噴了出來。接著,他身體一軟,向著地麵就倒下去。

“雲翎!”

他像是一點力氣都冇有了,呼呼的喘著粗氣。我扶不動他,隻能任由他慢慢倒在了地上。

我跪在他身旁,儘量讓自己冷靜,“你彆怕,白長貴是醫仙,我現在就把他叫來……”

“冇用的,”雲翎開口,血水沿著他的唇角往外淌,因為嘴裡有血,他口齒有些不清,慢慢的艱難的說道,“楚淵說的冇錯,我的神力不會修複身體,我這具身體跟凡人無異。凡人受了這麼嚴重的傷,還能活麼……”

“可你不是凡人,你是神!”

“那你親我一口,我也許就好了。”

他話音剛落,我俯身就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我親了,你快點好起來。”

雲翎呆了下,他似是冇想到我會真的親他。

隨後,他扯出一個痞氣的笑,抬手摸向我的臉,“小林夕,對不起,我騙了你。”

話落,他還冇有摸到我臉的手,突然垂了下去。

“雲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