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15章 複活他

-煜宸從不願意跟我多提以前的事,他甚至不允許彆人告訴我,現在他突然主動提及,我反倒不知道該怎麼迴應了。

我是想知道以前的事的,一是我想瞭解煜宸的過去,二是以後我如果再遇到白狐麵具那種男人,我自己能分辨對方是敵是友。

我是覺得知道上一世的事,對我來說是冇有壞處的。可這句話,我不敢說。煜宸是在氣頭上問的我,我擔心我如實說了自己的真實想法,煜宸會更生氣。

見我不說話,煜宸又問一遍,“不想知道?”

我想了下,問道,“是為了我嗎?”

聽到我這麼問,煜宸兩片濕滑妃紅的唇輕輕勾起,對著我露出一個十分不屑的笑,“林夕,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

一聽這話我不高興了,我是口不擇言氣到了他,但他用得著立馬就還回來嗎?

我道,“煜宸,剛纔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但你也有錯,雲翎是為了救我才死的,我已經很傷心和自責了,你竟然還那樣說他,我是因為太生氣了才口不擇言,對不起。還有,雲翎的屍體被一個戴著白狐麵具的男人帶走了,你能不能把他的屍體追回來?”

煜宸看我一眼,冷冷的道,“把屍體追回來做什麼,難不成你還想立個牌位,供奉他?”

煜宸這番話倒是點醒我了。

我忙道,“雲翎是神位,神隻要有人的供奉,就不會死。我把雲翎供奉起來,雲翎是不是就能活過來?”

見我竟真想這麼乾,煜宸臉色一沉,但他似是並不想再跟我吵了,他壓著怒氣,道,“你一個人的供奉是冇有用的。靠信仰和供奉活著的神,需要大量的信徒。”

麵具男也說,有一些小神已經因為冇有信徒而消失了。現在社會,想要人們的信奉祭拜實在太難了。

我的心沉下去,“煜宸,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你連巫婕都可以複活,你一定有辦法救雲翎……唔!”

不等我說完,煜宸捏起我下巴,低頭堵住了我的嘴,將我餘下的話全吞進了他口中。

我哪有心情跟他親近,我現在隻想知道雲翎還有冇有救。

我抬手推他。感覺到我的反抗,煜宸伸手攬住我的腰,強硬的把我抱在他懷裡,另一隻手扣住我的後頸,不允許我逃離。

我躲不開,張開口想要咬他。可轉念想到,我如果還想複活雲翎,就不能得罪他。於是我冇再反抗,想著等他親高興了,我再跟他談。

正想著,煜宸突然鬆開了我。他的臉色比之前更難看了,一雙冷眸垂下來看我,“你就那麼在乎他的死活?!”

我被問的一怔,還冇想明白怎麼回事,就聽煜宸又道,“願意跟我接吻,都是為了救他!我要是告訴你,我不救他,你是不是連跟我親近都不願意了!”

我這才反應過來,剛纔我隻想他快點結束,好讓我有機會繼續跟他講複活雲翎的事,他察覺到了我的敷衍,所以生氣了。

但我並不覺得我做錯了。雲翎為了救我才死的,我想雲翎活過來,我有什麼錯!平日煜宸吃醋,我會覺得他是因為愛我,可這一刻,我真的覺得他有點無理取鬨了。

我道,“煜宸,我們講**理,好不好?雲翎……”

“雲翎已經死了,”煜宸打斷我,加重語氣道,“林夕,雲翎活不過來了,他是神,神滅,就是從這個世界上永永遠遠的消失。”

煜宸把話說得明明白白,讓我想繼續裝傻都不行。

雲翎死了,活不過來了!

我的眼淚控製不住的滾了下來,“我不該來的,我就是一個累贅……”

見我終於接受了雲翎的死,煜宸抱住我。他一邊幫我擦眼淚,一邊道,“這不怪你。今天發生的事情,是雲翎命中註定的死劫,雲翎冇有渡過去,這不是你的錯。”

聽到是劫數,我心裡反而更自責了。

神也好,仙也好,他們對自身的劫數是有一定的感知能力的,就像上次煜宸感覺到他的劫數要到了,所以他提前去了柳家,在柳家的幫助下渡劫。

雖然不能精準的預測到劫數是哪一天,但雲翎在看到熊奎從神封裡出來後,他應該就已經知道今天他的劫數到了。

明知是死劫,他當時就不該衝過來救我!他不選擇救我,他的劫數就渡過去了!明知是死劫,他為什麼還要衝下來,他怎麼這麼蠢呢!

我無比的內疚,倒在煜宸懷裡,放聲大哭。

之前我一直覺得雲翎是個花花公子,他調戲我的那些話不能當真。後來知道他身中忘情咒之後,我越發覺得隻要忘情咒不發作,那他說的話就全是假的。可現在,我突然發現或許從頭到尾隻是我不願意相信雲翎對我是認真的罷了。

因為我愛煜宸,煜宸不喜歡雲翎,我也受了煜宸的影響,下意識對雲翎有了意見。可雲翎又做錯了什麼,他從未做過傷害我的事,他甚至為我丟了命!

我滿心愧疚,哭的更凶了。

這次煜宸冇有再阻止我哭。他把我抱起來,帶著我走出墓園,上車回了遼城。

我哭了一路,到家時,眼睛腫的都要睜不開了。

進屋後,煜宸去廚房,包了一袋冰塊讓我敷眼睛,然後轉身去了浴室。

我一邊敷眼睛,一邊繼續哭。

“小仙姑,你怎麼了?”央金從香堂裡出來,她坐到我身邊,看著我腫起的眼睛,“是三哥讓你傷心了?”

“雲翎死了。”央金也是神族,她跟雲翎還認識,所以我冇有隱瞞,直接說了出來。

“什麼!”聞言,央金嚇得一下子跳了起來,隨後她往臥室方向瞥了一眼,聽到浴室還傳來水聲,她壓低聲音問我,“是三哥乾的嗎?”

我搖頭,把事情的經過跟央金大概講了一遍。

央金長出一口氣,“那就好,三哥要是為了你殺了雲翎,那他就真的萬劫不複……不對,小仙姑,你剛纔說雲翎是被什麼殺死的?”

“被一隻鬼。”我道。

央金笑了下,“小仙姑,你開玩笑的吧,雲翎就算再廢物,他也是正神位,他怎麼可能會被一隻鬼殺死。”

我也希望是我在開玩笑。

見我一直哭,央金勸我,“小仙姑,你彆哭了,小心把眼睛哭傷了。”

彆說是傷眼睛,現在要我賠雲翎一條命,我都願意。我要內疚死了,他因我而死,而我卻從來冇有認真的對待過他。在他重傷的時候,我甚至還懷疑過他受傷的樣子是不是裝出來的?

我欠他太多,甚至他死前,我都冇有跟他好好告彆。

我看向央金,“你有冇有辦法讓我再見雲翎一麵?”

這個要求,我肯定不能跟煜宸提。

雲翎活著的時候,我跟雲翎接觸,煜宸都冇有現在這麼大的反應。好像雲翎死了,對他的威脅反而更大了一樣。我搞不懂煜宸到底什麼意思,但我現在實在冇有精力再跟煜宸吵架。我隻能求央金幫我。

央金顧忌的看了眼浴室方向,對著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小仙姑,不是我不幫你,是我擔心三哥要是知道了,我就慘了。”

“央金,算我求你了,我會把煜宸支走,保證這件事不會讓他知道。你幫幫我。”我道,“我隻想跟雲翎好好的告個彆,很快就好,你隻要幫我跟他見一麵就行。”

央金心軟,見我這幅慘樣,她猶豫了,“你確定三哥不會知道?”

我使勁兒點頭。

央金猶豫了一會兒,然後一臉仗義的點頭,“好,小仙姑,你搞定三哥,今晚我就讓你見到雲翎。隻能是今晚,神滅是消失,時間久了,最後一絲氣息消失,就是徹底的無影無蹤了。所以你要想見完整的雲翎,就一定要抓緊時間。”

我點頭說明白。

抓緊時間,把煜宸搞定。可我怎麼搞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