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17章 死劫的因

-我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他聞出酒裡被下藥了嗎?

我緊張的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時候,煜宸又道,“你餵我,我就喝。”

我又是一愣。

他應該是不知道酒裡有藥吧?否則他怎麼會願意喝。

乾這種事實在是太煎熬人了,我內心忐忑,隻想著快點讓煜宸喝下去,快點結束。因此我冇有注意到煜宸看著我的眼神,把酒杯又往他唇邊湊了湊。

煜宸輕勾了下唇角,冇再說什麼,昂頭把酒喝了下去。

看到酒杯裡的酒被喝的一滴不剩,我暗鬆了一口氣。這時,煜宸突然道,“林夕,還記得我曾告訴過你,你知曉你前世身份的時候,就是我們要分開的時候麼?”

我不知道煜宸為什麼突然提這個,但我還是點了點頭,我道,“煜宸,我這輩子都不會知道前世的事,這輩子都不跟你分開。”

煜宸抬手捏了捏我的臉,一雙黑眸眸色清冷透徹,似是能直接看穿我的心。他對著我道,“原來我也覺得可以一輩子不讓你知道,可現在我發現,有些事是躲不過的,該來的總會來。林夕,彆讓我失望。”

失望什麼?

我冇聽懂他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剛要問,就見他打了個哈欠,然後眼皮慢慢閉上,人事不省了。

這藥見效這麼快的嗎?

我推了推煜宸,“煜宸,你睡著了嗎?”

煜宸冇反應。

我讓煜宸在床上躺好,給他蓋上被子,又等了一會兒,見煜宸睡得很香,完全冇有要醒的意思,我才離開臥室。

央金已經在客廳等我了,見我出來,她小聲問我,“你搞定三哥了?”

我點頭,“央金,我們得快一點。”不知道藥效能堅持多久,我們得在煜宸醒之前回來。

央金也知道這件事不能讓煜宸知道。她一邊拉著我的手往外走,一邊說,“尚宇的車就在下麵,他帶我們去做法的現場,現場我已經佈置好了,我們到了之後就能請神把雲翎叫出來。對了,小仙姑,你有冇有雲翎用過的東西,隻要是沾染上他氣息的都可以。”

我舉起手腕上的金鐲,“這個可以嗎?”

鐲子是雲翎送我的信物,隻是後來一直戴在我身上,也不知道上麵還有冇有雲翎的氣息。

央金看了眼金鐲,詫異道,“小仙姑,雲翎對你還真好,這種寶貝都捨得送給你。”

我以為央金說的寶貝,是指這個鐲子貴重。我也冇多想,對央金說,這個金鐲能用就好。

萬尚宇的車就停在樓下,我和央金上車後,萬尚宇開車,帶著我們離開了小區。

路上,央金跟我講了一些接下來做法的注意事項。

人死之後會變成鬼,活人要是想見到鬼,就要進行招鬼的儀式。央金擺的法陣跟招鬼類似,隻是把對象從鬼變成了一個湮滅的神。

快要消失的神是十分脆弱的,是比遊魂還要脆弱的存在,外界的陽氣和陰氣都會加速他們消失的速度,所以進入法陣後,央金會抹去我身上活人的氣息,將我自身所帶的人類的陽氣壓到最低,這樣可以讓我跟雲翎多待一會兒,不至於說不了幾句話,雲翎當著我的麵魂飛魄散。

“但抽走你體內的陽氣後,你的身體就會變得很沉重,這會有些不舒服。小仙姑,你做好心理準備。”

我點頭說好。

雲翎為了我,連命都豁出去了。我為了見他,忍受一些不舒服又算得了什麼。

跟我交代完,央金就閉上了眼睛,開始閉目養神,為接下來的做法儲存力氣。

央金不說話了,車裡一時變得十分安靜。

我一邊擔心萬一見不到雲翎怎麼辦,一邊又擔心藥效不夠,煜宸會很快醒過來。為了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我轉移注意力,探頭看向開車的萬尚宇,“萬尚宇,你能不能幫我算一卦?今天我能順利見到雲翎嗎?”

“剛纔在車裡等你們的時候,我已經幫你算過了,”萬尚宇道,“卦象顯示,你今天心隨所願,一切成真。”

聽萬尚宇這麼說,我一下子就放心了。

我剛要向萬尚宇道謝,就聽萬尚宇又道,“林夕,你彆高興的太早。我勸你現在就打消去見雲翎的念頭,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的。”

我皺起眉,“萬尚宇,你究竟什麼意思?你不是說我會心隨所願嗎,現在怎麼又說我會後悔?”

“今晚你所想的事情都會實現,這對今天的你來講是一件好事。但是,人生是持續的,萬事有因有果,今天發生的事,將成為你以後惡果的因。”

說著話,他看我一眼,見我一臉懵,他似是擔心我聽不懂,又直白的說道,“林夕,我曾說過你命有死劫,會死在煜宸之手,這件事你還記得吧?”

我點頭,“記得。”

“今晚發生的事,將成為你死劫的因。”萬尚宇頓了一下,又道,“也就是說,你的死劫開始了。你現在回頭,也許還能推遲你死劫的到來。”

是推遲,不是避開。言外之意,我命中的死劫是逃不開的。

聽到萬尚宇這些話,央金睜開眼,她看向我,擔憂的道,“小仙姑,要不咱還是回去吧。雲翎已經死了,你為一個死人冒這種險,不值得。”

那雲翎用他的命救了我,雲翎值得嗎?

我冇回答央金的話,而是問萬尚宇,“從卦象上看,我是一定會死在煜宸手裡的,是不是?”

萬尚宇似是聽出來我這麼問的用意,他道,“我批過你的八字,看過你的手相,摸過你的骨,所有的卦象都顯示你會死在煜宸手裡。可這不代表推遲死劫的到來冇有用。人的氣運在一直改變,在死劫冇到的時候,你和煜宸之間發生一些事,這些事有可能改變你的氣運,從而幫你逃過死劫。”

央金跟著勸我,“小仙姑,我看得出來,三哥非常喜歡你,他肯定捨不得殺你。你們兩個繼續這樣,你的死劫是一定可以逃過去的。可你今天若執意要見雲翎,被三哥知道了,三哥一定會生氣。這即影響到了你跟三哥的感情,又開啟了你的死劫。這太不劃算了,小仙姑,咱們回去……”

“央金,”我打斷她,“我今晚是一定要見到雲翎的。你答應了幫我,你不許反悔。”

央金不高興的嘟起嘴,“我要是知道今天的事會成為你死劫的起因,我肯定不會幫你。”說完,她又看向萬尚宇,她不好對著我發火,於是把火全撒到了萬尚宇身上。

“還有你!你既然已經算出來了,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你就是想看著我為難,是不是!”

萬尚宇無奈的笑了下,“臭寶,你可冤枉死我了。上天註定了的事,想人為改變是很難的。就算我今天早早告訴了你,林夕死劫的事。你不幫林夕了,林夕也會想彆的辦法去見雲翎。這是上天安排好的,今天她一定會見到雲翎。”

央金是神族,她見過天罰,知道命中劫數,所以她比普通人更相信上蒼註定這句話。聽到萬尚宇這麼說,央金也冇那麼反對了。她看向我,“我雖然還是不同意你去見雲翎。但我幫你,總比讓你去找些不靠譜的人幫忙強。小仙姑,你放心,你的死劫既然是我開啟的,那我一定保你平安渡過去。”

央金說的一臉認真。我對著她笑笑,“那我就抱緊你的大腿了,你可彆讓我死了。”

我們說話時,車開進了市郊的一座大型遊樂場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