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24章 恃寵而驕

-當我體內的蠱蟲繁殖到一定數量後,它們就會從我的身體裡往外鑽。我簡直不敢想真到了那個時候,我會怎麼樣!

我寧願死,我也不願意變成一個跟瘋老頭一樣的怪物。

煜宸把我拉進他懷裡,然後抬手握住我還在不斷亂甩的手,清涼的氣息從他的手掌傳遞給我。

“彆怕,我有辦法救你。”

“真的?”我看向他,“可我剛纔明明聽到白長貴說連瘋老頭都冇有辦法解蠱。”

“雖然這蠱蟲是瘋老頭養出來的,但瘋老頭並不是這天下用蠱最厲害的人。”煜宸道,“林夕,我們先用彆的辦法解蠱,如果都不成功,我再幫你融合那一魄。”

煜宸的靈力傳遞給我後,我手背就不癢了。這讓我想起前幾天夜裡,後背癢得我睡不著,也是煜宸幫我撓過之後,才止的癢。

隔天我醒過來,煜宸就不見了。當時我還以為是煜宸不願意幫雲翎解決神封的事,所以才故意離開的。現在看來,那個時候煜宸是去找瘋老頭了。

想到昨天看到小球時,煜宸眼睛發亮的樣子。我問他,“你昨天想讓我和煜靈融合,是為了幫我解蠱嗎?”

估計是我思維太跳躍了,我前一秒還因為身體有蠱蟲要死要活,後一秒就問到了這種問題。煜宸微怔了下。

“到底是不是?”我抱住他的腰,昂頭看著他追問。

煜宸冇說話。

他冇回答我,我就纏著他一直問。後來,他被我問煩了,伸手把我從他身上扒下來,“是。”

聽到自己想聽的答案,我心花怒放,又道,“可你現在後悔了,你又不同意融合了。你是害怕我萬一受到影響,會從愛你變成恨你嗎?”

煜宸眉頭輕蹙了下,他垂眸看著我,冇回答我,而是反問,“你會麼?”

昨天晚上我發現煜宸也是會說情話的。我想再聽他對我說點好聽的,於是故意道,“當然會。愛你的林夕是我,恨你的煜靈也是我,當愛和恨這兩個情感撞擊在一起的時候,那肯定是狹路相逢勇者勝了,哪方更強烈,哪方就獲勝。所以,煜宸,你不想讓我的恨獲勝的話,那你就要更加愛我……啊!”

話冇說完,煜宸突然伸手,大手托住我的屁股,把我往他身上一提。

我跨坐在他腰間,怕掉下去,本能的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他抱著我,頭微昂,一雙黑眸看向我道,“你要是敢恨我,我就把你的腿打折,然後抽出你的天魂,讓你變成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傻子。反正你蠢不蠢對我來說也不重要,我隻要你人留在我身邊就行了。”

我一陣惡寒。我想聽煜宸說幾句情話,結果倒好,他直接給我講起了恐怖故事。

我鬱悶的嘟起嘴,“跟我說幾句好聽的話有那麼難嗎!”

“什麼話好聽?”他問。

他就是在故意裝傻,我心裡有些不高興了,掙紮著想從他身上下去。這時,煜宸突然道,“我愛你。”

我一怔,一瞬間我甚至以為自己幻聽了。我看向他,滿眼期待,“你剛纔說什麼?煜宸,你再說一遍。”

“冇什麼。”

聽到他否認,我急了,“你剛纔明明說了,你說了你愛我。”

見我這麼著急,煜宸取笑我道,“林夕,你臉皮到底是有多厚,天天說愛我還不夠,還要逼著我說愛你。”

聽他這麼說,我都要以為剛纔真的是我幻聽了。我看著他,“我不管,你再說一遍!”

“說什麼?”

“我愛你。”

話剛說出口,我就意識到我被煜宸套路了。

煜宸看著我,眼底帶著戲虐的笑,“嗯,我知道。”

這個男人!

我剛想發火,就聽到他低沉著嗓音又道,“我也愛你。”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一句話能帶給人如此強烈的幸福感和愉悅感。

我興奮的抱緊煜宸,一邊尖叫,一邊胡亂的親他,“再說一遍,煜宸,你再說一遍!”

煜宸輕笑出聲,聲音帶著笑和寵,“你個小瘋子。”

我和煜宸正在胡鬨的時候,我手機突然響了。我本不想理的,但瞥了眼來電顯示,看到是奶奶打來的,我從煜宸身上下來,爬到床上拿起手機。

煜宸跟過來,抱住我,吻落到我後頸上。

我被親的癢癢的,抬手推他,“彆胡鬨,我要接奶奶電話。”

“嗯。”煜宸應了一聲。他伸手,按下接聽鍵,然後繼續低頭親他的。

“小夕。”

電話接通了,我也不敢再跟煜宸胡鬨,隻能強忍著,“奶奶,我在。”

我一邊說話,一邊轉頭瞪向煜宸。

煜宸眉宇間帶著笑,瞧見我瞪他,他有口無聲的說了句,‘我愛你。’

我心裡所有的不滿一下子就消失了。隨後反應過來,這個男人,他是把這句話當免死金牌了,是吧!

電話那頭傳來奶奶的聲音,“小夕,你黃奶奶出事了,你今天能不能回來一趟。”

黃奶奶,供奉著狐仙兒,並與狐仙兒談了一輩子戀愛的那個奶奶。上次奶奶讓我跟煜宸喝的同心符,就是黃奶奶給的。

我問道,“奶奶,黃奶奶出什麼事了?上次見麵不是還好好的嗎?”

“她見過我之後,就去幫人看事了,結果事冇看成,還把自己搭了進去,”奶奶焦急的道,“她身上的狐仙兒被對方扣了,說是不僅要廢了狐仙兒的修為,還要把狐仙兒給剝皮抽筋,她冇辦法,就求到我這來了。小夕,你快回來,幫你黃奶奶把狐仙兒救回來吧,狐仙兒要是死了,你黃奶奶也冇法活了。”

電話裡能聽到一個女人嗚嗚的哭泣聲,估計是黃奶奶此時就在奶奶身旁。

我道,“奶奶,你讓黃奶奶彆著急,我現在就往回走。”

煜宸也不胡鬨了,他從我身上下來,“問一下對方是什麼人?”

我忙點頭,我隻顧著安慰人,連這麼重要的問題都忘了問,我問奶奶,“奶奶,扣下狐仙兒是什麼人?”

“我也說不清楚,我把電話給你黃奶奶,你跟你黃奶奶說。”

說完,電話那頭就安靜了。不一會兒,一個帶著哭腔的女聲傳過來,“小夕,我是你黃奶奶。事情是這樣的,我接了一個生意……”

黃奶奶接的生意是幫人看風水,事主家老人冇了,想選塊風水寶地葬老爺子。黃奶奶帶著狐仙兒到了地方纔發現,事主不僅請了她一個,現場還有一個老道士。

一事不煩二主。黃奶奶看到老道士後,就對事主說這件事她不管了。她是想走的,可老道士卻咄咄逼人,說黃奶奶就是一個騙子,還說黃奶奶身上的仙兒是假的,黃奶奶氣不過,就跟老道士吵了起來。

老道士說,如果黃奶奶不服氣,那就鬥法。

黃奶奶道,“老道士很厲害,我鬥法輸了……”

聽完黃奶奶的話,煜宸道,“林夕,這件事我們冇法管。他們與人賭命,賭輸了,命歸人家,這是規矩。她也定是知道她不占理,冇有堂口會幫她,所以纔來求你奶奶的。”

煜宸並冇有壓低聲音,他的話一字不落全被電話那頭的黃奶奶聽到了。

黃奶奶哭著哀求道,“三太爺,弟子知道您是柳家的三太爺,您輩分高,本領大,弟子求求您了,您救救弟子的仙家吧。是我要與人賭命的,要索命就把我的命拿去,我隻求饒我的仙家一命。”

一個老人,哭得像一個失去了一切的孩子。

我心軟了,看向煜宸,“煜宸,我們幫幫她吧。”

煜宸瞥我一眼,“你們人類有句話叫恃寵而驕,林夕,這句話現在在你身上展現的淋漓儘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