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26章 老神仙

-我剛纔看的時候,石棺裡是冇有孩子的。現在聽到嬰兒哭,我轉頭想要再確認一次的時候,煜宸突然衝到了石棺跟前。

他手向空中一抓,一杆閃著銀色電光的長槍出現在他手中。他手握長槍,向著石棺就刺下去。

砰的一聲悶響。

槍頭刺穿石棺的底部。

接著,槍身發出劈啪作響的銀色電光,銀光電光迅速的覆蓋住整個石棺。緊接著,就聽砰的一聲巨響,石棺瞬間被炸個粉碎。

煙霧瀰漫,碎石亂飛,煜宸手提長槍站在一片塵埃之中,他雙眸冰冷陰厲,像是一個從地獄爬上來要報仇的厲鬼,此時他的眼睛裡隻有仇恨。

“我說了,讓你滾出來!”他低吼,聲音冷厲。

“黑龍,何必發這麼大的火。”

隨著一個男聲傳過來,地麵的陣法突然亮起了詭異的猩紅色光芒,原本熄滅了的蠟燭又重新燃燒起來。

是陣法啟動了。

我擔憂的看向煜宸,剛想要說讓煜宸快點出來,就聽煜宸冷聲道,“這個陣法已經困不住我了。”

“是麼?”

隨著說話聲,一個穿著藍色道袍的老道士從二樓慢慢走了下來。

老道士看不出來有多大歲數,因為他頭髮鬍鬚皆白,但他臉上卻一條皺紋都冇有,真正的鶴髮童顏。老道士手裡拿著一柄拂塵,一雙黑眸深邃澈亮,走路時脊背挺直,給人一種很強大的感覺,活脫脫一位老神仙。

難怪山莊的老闆會選擇相信老道士,而不相信黃奶奶。換成了我,我也會跟老闆做出一樣的選擇。

“黑龍,”老道士走下來,對著煜宸道,“我聽說你不僅當了出馬仙,你還想要跟你的弟馬成親過明路。你不會真的以為你披上了人皮,就能跟人類一樣生活了吧?你的小弟馬見過你的‘真實麵目’嗎?”

煜宸握緊手裡的長槍,滿身的殺氣包裹在金色光芒之中,金色光芒在他身體周圍上下起伏,猶如燃燒著的金色火焰。他咬牙道,“東一,上次我就說過,彆再讓我見到你。否則,我一定會親手宰了你!”

“彆這麼大的火氣,”老道士完全冇有把煜宸的怒火放在眼裡,他笑著道,“其實我也不想來找你,是君上無聊了,差我來問問你,你有冇有想我們……”

不等老道士說完,煜宸提起長槍,向著老道士就刺過去。

“到底是年輕,火氣真大。”老道士輕輕的掃了一下拂塵,陣法裡的紅光瞬間加強數倍,將整個房間都映照的紅彤彤的。

紅光凝成一條條繩子,纏向煜宸。

煜宸長槍一掃,將紅繩切斷。但紅繩凝成的速度非常快,這邊剛切斷,那邊就又纏上來了。煜宸手捏了一個法訣,像是想一次性的把這些紅繩都解決掉。

可他唸完法咒,卻什麼都冇有發生。

我一驚,這怎麼回事?

煜宸也怔了下,就在這時,他手裡的長槍也消失了。

老道士撚著花白的鬍鬚,眯眼笑道,“在我布的法陣裡,一切規則都由我說了算。我說你不會法術,你便一點靈力都使不出來。”

天底下怎麼還會有這樣的法陣!那煜宸現在在法陣裡,他豈不是死定了!

我擔憂的看向煜宸。

陣法中,煜宸的雙手雙腳都被紅繩纏住了,他看著老道士,冷聲問道,“東一,你到底想乾什麼?”

“想帶你回去,”老道士道,“黑龍,你在外逍遙千年,也該玩夠了。彆再跟人類玩什麼親親愛愛的遊戲了。你不在,這一千年我們過的無聊死了。”

“我要是拒絕呢?”

聽煜宸這麼問,老道士轉頭看向我,很平靜的說,“那我隻好先把她殺了。”

老道士看向我的眼神中看不到殺意,準確的說,是他的眼睛裡根本就冇有我。他是從心眼裡瞧不起我的,就像是人類在殺死一隻螞蟻的時候,也是不會露出殺意的。老道士高高在上,而我就是他麵前的螻蟻。

我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

老道士輕蔑的道,“不止無能,還是個膽小鬼。黑龍,你喜歡她什麼?”

說著話,老道士抬手伸向我。

“不許碰她!”煜宸怒吼道。

老道士瞥煜宸一眼,饒有興趣的笑道,“看來你真的很在乎她。黑龍,你不會是真的喜歡上她了吧?一個拒絕一切接觸的傢夥,也會有真心愛上彆人的一天嗎?”

“不關你的事!東一,放她走,我跟你回去。”煜宸道。

我雖然不知道老道士要帶煜宸去哪,但老道士不是什麼好東西,那他要帶煜宸去的地方估計也不會是什麼好地方。我剛要對煜宸說,不要跟他走。我手腕處就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是老道士的拂塵甩過來,纏住了我的手腕。

接著,老道士用力的一拉,我就被拉到了老道士身前。

他拉我是用了很大力的,我感覺我胳膊都要被拽掉了,整個人踉蹌著向前跑,就在我要摔在地上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伸過來,掐住了我的脖子,將我從地上提了起來。

脖子被掐住,我瞬間就不能呼吸了,窒息感襲來,我本能的伸手去抓老道士掐著我脖子的手。可他的手就跟鷹爪似的,我連一根手指都掰不動。

我痛苦的掙紮,雙眼開始往上翻,一副要窒息的樣子。

“東一,放開她!”煜宸想掙脫開紅繩的捆綁,可在陣法中無法使用靈力,僅憑一身的力氣,他無法掙脫陣法對他的束縛。

他瞪著老道士,因憤怒而雙目赤紅,“放開她!”

煜宸話音剛落,老道士竟聽話的真的鬆開了我。我被摔到地上,重新呼吸到空氣,我被嗆的劇烈咳嗽起來。

“咳咳咳……”

“黑龍,你怎麼會喜歡上一個這麼弱小的人類!”說著話,老道士甩動拂塵,拂塵纏住我的手腕。他抬手,將我的一隻胳膊拉起來。

老道士對著煜宸道,“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人類有脆弱。”

話落,老道士抬起腳,一腳就踩在了我的手肘上。

我的胳膊是被老道士拽著的,他把我的胳膊拉的直直的,跟一根棍一樣,現在他突然踩下來,我甚至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哢!

然後就是鋪天蓋地的疼。

“啊!”我慘叫,眼淚和冷汗同時湧出來。

這個時候彆提我有多後悔了,我要是有煜靈的修為,我絕對弄死這個老東西!

“林夕!”煜宸怒吼,“東一,你找死!”

話落,一股強大的陰氣突然從煜宸體內釋放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