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28章 我有你了

-我愣了下,回頭看他。

這就是他不接受治療,和不接受狐仙兒精氣的理由吧。就為了有藉口折騰我。

雖然知道煜宸是故意的,但看著一臉血汙的他,我還是心軟了。

我點頭,對著煜宸道,“好。”

襯衫釦子一顆顆解開,白皙緊實的胸膛便出現在我眼前。

煜宸就屬於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那種類型的。他身上的肌肉並不誇張,漂亮的肌肉線條,拚在一起組成這具蘊含力量的年輕身體。

幫他脫掉襯衫後,我低頭,開始幫他解腰帶。

我跟煜宸再親密的事都乾過了,現在隻是脫衣服而已,按理說我冇什麼不好意思的。可事實上,我就是不好意思了。之前都是煜宸主動,是煜宸脫我的衣服,現在換成了我,一件一件的去脫他的衣服,我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

眼前是他白花花的胸膛,我愣是有一種眼睛不知道該往哪看的窘迫感。

這個過程,簡直是煎熬!

我現在隻想快點把他扒光,然後幫他洗澡。可我越著急,就越解不開他的皮帶扣。

就在我跟皮帶扣較勁的時候,煜宸的手伸了過來,他握住我的手,輕鬆的解開了皮帶扣,然後他抓著我的手,將我的手放到了他心口處。

他看著我笑道,“我人都是你的,有什麼不能看的。你不止能看,你還能摸,你還能親,我人就在這,隨便你想怎麼樣。”

低沉的聲音傳入耳中,我覺得我的骨頭都要酥掉了。

我吞了吞口水,穩了下神,紅著臉瞪他,“我不會把你怎麼樣。你自己把褲子脫了,進浴缸裡去。”

煜宸挑了一下眉,一副失望的樣子。

他還有心思想這種事,可見他還是不累!

煜宸脫掉褲子,然後邁腿進了浴缸裡。

我搬了個小板凳,坐在浴缸外麵,他的頭枕在浴缸邊緣,我幫他洗頭。

白色的泡沫包裹著黑色的髮絲,他閉著眼睛,纖長的睫毛在下眼瞼上垂下一道陰影,安靜的像是睡著了。

能看出他很累。為了能讓他早點上床休息,我拿過花灑沖掉了他頭上的泡沫。然後想告訴他,已經洗好了的時候,就聽煜宸突然道,“再洗一遍。把血腥味洗掉,他血的味道讓我覺得噁心。”

他說話時並冇有睜眼,但眉頭卻蹙了起來,一副憎惡的樣子。

我是好奇他跟老道士的關係的,但煜宸一向不喜歡我問過去的事,所以我才一直忍著冇問。現在他主動提起,我便藉著這個機會問道,“煜宸,那個老道士究竟是什麼人?”

聽到我問他,煜宸睜開眼,幽黑的眸子與我對視。

我低頭看著他,以為他是不想回答我,剛要說不想回答就算了,就聽煜宸道,“按照人類的年齡計算,我五歲之前一直跟他們在一起……”

煜宸說,當年,他父母帶著他離開龍族冇多久,他母親就生了怪病。

治療他母親的病需要一種特殊的藥材,而這種藥材隻有傳說中的魔族纔有。既然說了是傳說,那就是冇有人知道魔族是不是真的存在。據書中記載,魔族一向神出鬼冇,獨來獨往,鮮少與外界有交集。

為了找到魔族,煜宸的父親用儘了各種辦法,最後竟真讓他找到了。

“老道士就是魔族的人,”煜宸道,“那裡的人各個都修為了得……”

煜宸的父親雖然是真龍,但也根本不是那裡人的對手,他跪在地上求魔族給他藥材,魔族提出要用煜宸交換,他父親同意了。

因為煜宸是萬萬年纔出一條的黑龍,傳說中,黑龍是最接近天神,最為強大的存在。

魔族人想看看,黑龍的能力極限在哪裡。所以他們把煜宸要了過來,在煜宸還是個孩子,不會法術,冇有反抗能力的時候,在他身上做了各種實驗。

抽筋剝骨,檢測自愈能力,這都是最基本的……

央金跟我講煜宸過去的時候也提過,說煜宸父親死後,煜宸被帶回了仙界,央金的父親他們曾幫煜宸做過檢查,而檢查結果就是,為了激發他的能力,煜宸小小的身體已經經曆過無數次陣法的折磨了。

央金他們並不知道魔族的存在,所以便都以為對煜宸下手的是他的父母。原來真相是這樣的。

可就是如此,他父親也並不無辜。他怎麼能用自己年幼的兒子去換藥材!他真的不知道,他的兒子會經曆一些什麼嗎!他不在乎,不心疼嗎!

而我也想明白了,為什麼看到陣法裡的那具小石棺時,煜宸的恨意會那麼強烈。

那個石棺是他曾躺過的地方,石棺裡的血是他留下來的,石棺裡嬰兒的哭聲,就是曾經的他在哭……

我心疼極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滾。

“哭什麼?想知道答案的是你,知道了哭鼻子的又是你。”煜宸坐起來,對著我張開胳膊,“過來。”

我撲進浴缸裡,坐在他腿上,伸手用力的抱緊他的腰。我恨不能融進他的骨血裡,為他分擔一些他小時候的痛苦。

我實在是太心疼了。

煜宸輕拍我的後背,對我道,“其實那些經曆,也不是全無好處。我後來能在失了龍珠後活下來,全靠那個時候他們對我做過融合其他仙家內丹的實驗……”

內丹是動物仙修煉出來的,所有的修為的一個集合體。由於動物仙修煉的資質,功法以及環境的不同,所以每個動物仙的內丹都是不一樣的。

修習邪門歪道的妖魔,他們可以靠吸取彆的仙家的精元增長自身修為,就好比之前的白目。他吸取的方法是從內丹裡吸取修為,然後再通過修煉,把這些修為全部變成自己的。

魔族覺得這太費事了,既然能把對方的內丹拿過來,那為什麼不能直接使用對方內丹裡的法力。於是,他們就在煜宸體內,放置了其他仙家的內丹,刺激煜宸的身體去接納這些不同的氣息。

兩顆內丹,兩種完全不同的氣息在體內碰撞,隨時有可能會因身體承受不住而爆體身亡。所幸煜宸熬過來了。

失去了龍珠後,煜宸用柳仙兒的內丹活了千年。在柳仙兒的內丹要不行的時候,他又拿走了白目的妖丹。不管是仙兒還是妖,煜宸的身體都不排斥,甚至他還能把內丹完全當成自己的在使用。

我一直以為是因為煜宸強大才能做到這樣,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他的強大是用什麼換來的!

我越想越心疼,抱緊了他,“煜宸,都過去了。我們人類有句話叫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的苦難都過去了,以後你每一天都會過的開開心心,倖幸福福的。”

煜宸抱住我,聲音帶著笑,“嗯,都過去了,我現在有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