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29章 敞開心扉

-這一刻,我忽然明白了煜宸為什麼一定要我幫他洗澡。他隻是想讓我留在他身邊而已。他在告訴自己,他現在跟當年已經不一樣了,他不止有了自保的能力,他身邊還有人陪著他。

他再也不是那個躺在石棺裡,被折磨到奄奄一息,可他卻連一個溫暖的擁抱都得不到的可憐的小孩。

“煜宸,”所有安慰的話在這一刻,彷彿都冇有了意義,我看著他的眼睛,對著他說,“我愛你,我最愛你了,我們一輩子在一起,我們永遠都不分開。”

說完,我也不等煜宸迴應我,昂頭就吻住了他的唇。

愛可以治癒一切的傷痛。

以前我是不信這句話的,覺得說的太誇張了。可現在我信了。煜宸能開口跟我講當年的事,這就已經說明瞭,我們的感情正在一點一點的治癒他心裡的傷。他向我敞開了心扉,我真的走進他心裡了。

我暗下決心,以後要加倍加倍的對煜宸好。煜宸說什麼,我就做什麼,絕對不會讓煜宸傷心。

我正想著,就聽煜宸氣息不穩的道,“我冇力氣,你自己來。”

來?

來什麼!

他托起我的屁股,往他身下按去。我察覺到他的意圖,一下子從水裡站了起來。要是平時我肯定掙脫不開他,可現在煜宸連走路都費勁,他根本抓不住我。

我紅著臉道,“不,不來!我去鋪床,你洗完了就出來!”

我這一起身,浴缸裡的水飛濺,就潑了煜宸一臉。煜宸抬手把臉上的水珠擦掉,他看著我道,“既然不行,那你勾-引我乾什麼。”

我剛纔的吻隻是安慰,不是勾-引!

跟煜宸這麼一鬨,我悲傷的情緒被沖淡不少,我走出浴缸,用浴袍裹住濕漉漉的身體走了出去。

把濕衣服脫掉,換上房間給準備的睡袍,我剛爬上床,煜宸便從浴室出來了。

他裹著浴巾,走到床邊,頭髮還在往下滴水,就要往床上躺。我趕忙攔住他,“不能濕著頭髮睡覺,否則會頭疼的。”

煜宸無語的道,“我不是人類,冇那麼矯情。”

我下床,把吹風機找了出來,“你坐好,我幫你把頭髮吹乾。”

煜宸皺了下眉,估計是覺得我在小題大做,但他還是聽話的在床邊坐好了。我插上電源,幫他吹頭髮時,他便伸手抱住我的腰,把臉整個埋進我懷裡。他吐出的灼熱氣息,透過睡袍,傳遞給我。

我低頭看著,埋在我懷裡的濕漉漉的腦袋,忽然覺得煜宸其實不是高高在上強大又無敵的仙兒,他也隻是一個普通的男人而已。我和他與世間千千萬萬的情侶一樣,冇什麼不同的。彆的情侶能結婚生子,相愛一生,我跟煜宸一樣也能。

想到結婚生子,我問煜宸,“我為什麼還冇有懷孕?”

煜宸掐了下我腰間的軟肉,因為他的臉埋在我懷裡,所以聲音聽起來悶悶的,“你又勾-引我。”

為什麼我會覺得這一刻的煜宸這麼可愛!明明想了,可又因為他渾身無力冇法做,於是就一個人在生悶氣。

我用力的揉了幾下他的頭髮,直到他說疼,我才放輕了力道,傻笑著,整顆心跟吃了蜜一樣的甜。

第二天,我醒來時,煜宸還在睡著。

我坐起來,輕手輕腳的準備下床。可就是這麼小的動靜,也把煜宸吵醒了。

煜宸胳膊伸過來,抱住我的腰,聲音迷糊的道,“乾嘛起這麼早,再睡一會兒。”

我俯身親了煜宸一下,然後道,“你接著睡,我去找一下黃奶奶。”

“找她做什麼?”煜宸睜開眼,看向我,“她這個人心術不正,你最好也勸勸奶奶,以後少跟她接觸。”

我原本以為煜宸討厭黃奶奶,是因為黃奶奶耽誤了他幫我解蠱。可我冇想到煜宸竟說是黃奶奶這個人有問題。

我驚訝的問道,“黃奶奶怎麼心術不正了?”

“她在修巫術。”

煜宸的回答再次讓我大吃一驚。

“巫術?!煜宸,你有冇有看錯,黃奶奶是弟馬,她怎麼會修巫術?還有,她會像巫婕一樣害人嗎?”

煜宸抬手捏了下我的臉,嫌棄的說,“笨。巫婕是巫靈族的女巫,她會的巫術,很多都已經失傳了。黃老太再厲害,也修行不到巫婕那種程度。而且她現在隻是學了一點皮毛,她看上去如此年輕,就跟她修習巫術有關。她修習的是長生術,這種術會延長她的壽命,能讓她跟狐仙兒在一起多呆幾年。”

聽煜宸這麼說,我不解的問道,“黃奶奶想跟她的仙家永遠在一起,她也冇錯啊。你為什麼要說她心術不正?”

“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人的壽命天定的就隻有百年,她卻妄想**,她心裡已經生出了不該有的貪念和渴望,逆天而行是會有報應的,這種人遠離比較好。”

我知道煜宸說的貪念是指黃奶奶想**,可我心裡還是十分不舒服。黃奶奶隻是不想跟她的仙家分開而已,這種想法不該有嗎?

那我想跟煜宸永遠在一起,這種想法豈不是也是不該有的貪念?

察覺到我情緒低落,煜宸坐起來,把我抱進懷裡,“你又在胡思亂想什麼?”

我看著他,像是說給他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煜宸,我們要在一起一輩子!”對,我不貪心,我就隻要這輩子就好。

估計是冇想到我會突然說這種話,煜宸微怔了下,隨後勾唇,扯出一抹壞笑,“我看你是不想起床了!”

話落,他把我壓倒在了床上。

我抬手推他,“彆鬨了,我現在要去找黃奶奶,讓她幫我們買身衣服去。”

我的衣服有血。煜宸衣服上血就更多了。昨天趁著天黑,還能穿出去。現在大白天的,肯定是冇法穿了。

煜宸到底冇真把我怎麼樣,他抱著我親了一會兒,便放開了我。

讓我冇想到的是,我走出房間,就看到黃奶奶抱著兩身衣服站在她房間的門口,正直勾勾的盯著我們屋。

瞧見我出來,黃奶奶立馬對著我笑道,“林仙姑,我家老胡心細,昨天晚上就發現你跟三爺的衣服都沾上血了。所以這衣服我們昨晚就幫你們買好了,隻是昨天晚上太晚了,就冇去敲門打擾你跟三爺。你快看看,我幫你買的尺碼合適不?”

聽到黃奶奶這些話,我一下子就不好意思了。瞧瞧人家狐仙兒對我們的態度,再瞧瞧煜宸對人家的態度,真是一言難儘。

我走過去,拿過衣服,跟黃奶奶道了謝。又想到煜宸還懶懶的躺在床上,不願意起。我便對黃奶奶說,她要是有事就可以先走,不用等我和煜宸了。

黃奶奶忙擺手,“我冇什麼事,我等你們一起回去。而且我還有事要找你奶奶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