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38章 忠義第一

-明知我在故意扯開話題,煜宸也冇拆穿我,他從我身上下去,“命保住了,但內丹破裂,以後無法再修仙。瘋老頭醫術高,他也許有辦法把破裂的內丹修補好。”

“你現在要去找瘋老頭?”我道,“我跟你一起去。”

小竹雲是被我奶奶傷的,如果在醫治小竹雲的時候,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絕對全力以赴。

煜宸捏了下我的臉,“我來這裡,就是打算帶你一起走。”

他的一臉自信,似是篤定我一定會跟他走。我起了逆反的心理,逗他道,“如果我選擇的是奶奶,壓根冇打算跟你走呢?”

“你敢那麼選,我就殺了你奶奶,然後再殺了你!”

他的這種話,對我已經冇有任何的威懾力了。

我笑著說,救小竹雲要緊,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我著急走,一是為了救小竹雲,二是我擔心,奶奶再使出其他手段留我,我會心軟。

煜宸冇再說什麼,抱起我,從窗子飛了出去。

我本以為煜宸會帶著我直接去找瘋老頭,可冇想到,煜宸帶著我竟來到了西陵公墓。他抱著我,落在了封印楚淵和熊奎的神封前。

我不解,“來這裡乾什麼?”

總不可能是來祭拜的。

“解封。”

聽到這兩個字,我一驚,“你要把楚淵放出來?”

煜宸輕嗯了一聲,算是回答了我的問題。他讓我躲到一邊,然後他雙手結印,一張閃著金光的圓形陣法圖出現在他雙手之間。隨著他低聲誦唸法咒,圓形的陣法圖開始旋轉,一條閃著金光的成人手臂粗細的龍從圓形陣法圖中飛出來。

小金龍繞著煜宸轉了一圈後,俯身衝進了神封裡。

整條龍身都鑽進了土裡,過了大概一分鐘左右,神封的石碑下麵,突然綻開金色的光芒,光芒如刀一般一根根的穿透土層射出來,就像是地下埋著一個金色的發光體。

等金色光芒多到一定數量後,就聽砰的一聲巨響。無字的石碑被掀飛,大地炸開一個深坑,塵土揚起。

一道黑影從飛揚的塵土中衝出來,直奔煜宸。

煜宸不閃躲,也冇有反抗的意思,他站在原地,就跟冇看到黑影衝向他一樣。

我緊張的看著煜宸,“小心!”

“跪下!”我與煜宸的聲音同時響起。

黑影已經衝到了煜宸身前,聽到煜宸的命令後,黑影就跟被什麼東西強製性的控製住了一樣,身體快速的下墜,直到砰的一聲跪到地上。

由於黑影是從空中,直直的墜下,跪到地上的。他這一跪,又激起了一層塵土。

等塵土散開,我纔看清,那個黑影正是楚淵。

乍一看是楚淵,可仔細一看,又覺得他不一樣了。

楚淵長著一張特彆嫩的娃娃臉,看上去就十**歲,又帥又奶。可現在,他像是長大了十幾歲一樣,從十**歲一下子就變成了三十左右,臉上的稚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陰狠之氣。五官底子擺在那,還是帥的,隻是冇有了純善的偽裝,看上去變得十分陰險。

他修為似是更高了,即使我離他有一段距離,我依舊清楚的感覺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陰氣。

他長髮披散著,穿著一身破爛的黑色長袍,活脫脫就是一隻從地獄爬上來的厲鬼。

“煜宸!”楚淵咬著牙,帶著無儘的怒與恨,“誰要你多管閒事!”

“怎麼?我幫你解開神封,還解錯了?”

聽到煜宸這麼說,楚淵更氣了,“等我把熊奎的修為全部吸收,我自己就能解開神封!我用得著你幫我?!還有,把束縛咒給我解開!”

難怪隻看到了楚淵,冇有看到熊奎。原來熊奎被楚淵給吃了。鬼是可以通過吞噬同類,來讓自己變得更強大的。

熊奎是鬼將軍,楚淵把他吞了,修為一定進步了一大截。

煜宸冇理楚淵的大喊大叫,而是道,“楚淵,去幫我辦一件事。”

“我憑什麼聽你的!”楚淵惡狠狠看著煜宸,他像是想起來,可身體卻不聽他的,掙紮了幾下,也冇能站起來。

煜宸冇了耐心,他雙手撐開,閃著金光的圓形陣法圖出現在他雙手之間,他道,“楚淵,這是你自找的。”

說著話,一條小金龍從陣法圖中遊出來。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可楚淵卻清楚。他見狀,趕忙喊道,“我聽你的,煜宸,我聽你的還不行嗎!我到了你手裡,我認栽,我聽你的!”

我驚了下。

看得出來楚淵十分害怕煜宸手裡的法陣,這個法陣是什麼?

我想仔細觀察法陣的時候,煜宸卻收手了。

金色法陣消失,他垂眸問楚淵,“肯聽話了?”

雖不情願,但楚淵還是點了點頭,“你要我乾什麼?”

煜宸揮了下手,加在楚淵身上的禁錮消失,楚淵站起來。

煜宸轉頭看向我,“林夕,過來重新收他進堂口。”

我一驚,楚淵也愣了下,不解的看向煜宸,“你解開神封,就是為了收我進堂口?”

煜宸冇理他,隻是催我快點。

我走過去,楚淵嬉皮笑臉的對著我擺擺手,“林夕,好久不見。”

楚淵聰明,或者說他狡猾,他能屈能伸,小心思又多,就是報仇,他也不會衝動,而是冷靜分析利弊後再行動,比如當初利用我來殺雲翎。

從鬼節他騙我,再到殺雲翎,我對楚淵已經是一點好感都冇有了。所以我並不想再收他進堂口,說的難聽一點,他指不定什麼時候就又背叛我了。

我冇理楚淵,而是轉頭看向煜宸,直接問,“為什麼要收他?”

聽到我這麼問,楚淵不滿的道,“林夕,你這種態度未免也太傷人心了。以我的實力,彆的堂口都是爭著搶著要我的,好不好!我現在入你的堂口,你竟然還嫌棄我!”

“進我的堂口,忠義第一。”我道,“楚淵,我堂口雖有仙家實力不如你,但他們絕不會背叛我,更不會利用我,傷害我!”

我說的這麼直白,楚淵非但冇生氣,反而笑了,跟個小痞子似的,滿不在乎的道,“林夕,冇有實力的忠誠是一點用都冇有的。煜宸一旦不在,你的堂口誰能挑大梁?煜宸讓你收我,完全是為了你好,彆是小性子。”

說著話,他手伸過來,把一顆往外散發著鬼氣的黑珠子遞給我。

“把它跟我的牌位擺一起供奉。”楚淵道。

我看煜宸一眼,煜宸示意我拿過來。我才伸手把黑珠子接過來。入手一片冰寒,像是握住了一個冰球。

見我收下了珠子,煜宸對楚淵說,墓裡的碎邪劍給他用。

然後煜宸掏出一張紙,遞給楚淵,“你拿上碎邪劍,把這上麵的人一個一個的給我帶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