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40章 死不瞑目

-“奶奶出事了……”

聽到這五個字,我再也待不下去,拔腿跑出賓館房間。

跑到前台結賬的時候,一個聲音傳進我耳朵裡,我一愣,趕忙沿著聲音看過去。

是大廳裡擺放的電視機,電視機正在播放早間新聞。

新聞內容是記者站在一棟老樓前麵,她剛剛報了老樓的地址,地址正是我奶奶家所在的小區。

電視裡,記者正在介紹昨晚發生的事。

昨晚有人報警,說樓道裡出現了大量的蛇。消防員帶著專業的設備趕到時,蛇群已經散開了。為了保證住戶的安全,消防員挨家挨戶的搜查。

可二樓的一戶人家,卻不管如何敲門都冇有人應聲。消防員害怕有人出事,就強行撬開了門。門打開後發現,屋內爬滿了蛇,一位老人倒在地上,已經身亡。

“據瞭解,這位老人兒子已經過世,孫女在外地上大學,老人獨居在家發生意外。現在警方正在聯絡老人的孫女……”

後麵的話我已經聽不到了,我雙耳嗡鳴,大腦裡一片空白。一瞬間,我忘記了自己該乾什麼,隻呆呆的看著電視機,一動不動。

電視畫麵切換,從屋外轉到了樓道裡,可以看到我家的大門敞開著,有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進進出出,旁邊拉著封鎖線。

“喂?喂!”見我一直髮呆,前台提醒我,“你手機響了。”

我回神。

握在手裡的手機不停的響著,我低頭看去,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我不敢接,我怕是警方聯絡家屬。恍惚間,我忽然覺得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我想這可能不是現實,這隻是一個夢,我奶奶還在家等著我回去呢!

我也顧不著問多少錢了,把身上的錢都掏出來,往前台一扔,然後我轉頭就跑。可還冇跑兩步,我就迎麵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我鼻子撞在堅硬的胸膛上,鼻子被撞的發酸,眼淚瞬間滾了下來。

我透過一層水霧往上看,就看到煜宸帥氣的臉。他蹙著眉,一雙黑眸閃著心疼的碎光看向我。

我受不了他這樣的眼神,他有什麼好心疼我的,我好好的,又冇出什麼事,我不需要他的心疼!

我繞過他就往外走。

煜宸跟上來,抓住我的手臂,聲音低沉的道,“奶奶冇在家,她在醫院,我帶你去。”

我身體僵住,咽喉發緊,深呼吸幾口氣後,我用力的甩胳膊,想把煜宸的手甩開。可煜宸卻抓我抓的更緊,他沉聲道,“林夕,我冇想到會發生昨晚……”

“是誰!”我打斷他,啞著聲問。

雖然我非常希望這是一場夢,但我還冇有脆弱到因為這種打擊就瘋掉,所以我再不想承認,我也得承認這就是現實。我奶奶死了,被一群蛇活活的咬死了!

煜宸看著我,他冇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道,“林夕,彆報仇。”

他這樣說,反倒印證了我的猜測。

是誰殺害了奶奶,其實非常好猜。煜宸已經明確的說過不允許找我和奶奶報仇了,煜宸是柳家三太爺,柳家幾乎冇有人敢違抗他的命令。

而且小竹雲由於修為淺,一直跟著柳二嫂住在大山裡,跟她接觸的人不多,與她交好的外人可以說是根本冇有。那寧願得罪煜宸也要給小竹雲報仇的人,仔細一想就那麼幾個。

而柳家大哥,二哥以及二嫂就是殺人,也不會使用這麼低端,容易被人發現的手段。所以,指揮蛇群來把我奶奶咬死的人,就隻剩下了小彩雲。

小彩雲和小竹雲是雙生子,她們兩個感情深厚,小彩雲又是眼睜睜看著我奶奶對小竹雲下手的,所以她恨我奶奶,恨不得殺了我奶奶!

雖然猜到了,但我還是問了一句,“是小彩雲,對麼?”

煜宸依舊冇回答我,他抓著我手腕的手更用力了些,又重複一遍,“彆報仇。”

“我奶奶傷小竹雲在先,動物仙記仇,柳家找我奶奶報仇,我無話可說。可她為什麼要用那麼殘忍的手段!”

被活活咬死,得有多痛苦!

我忍無可忍,怒到咆哮嘶吼,我用力的去甩胳膊,想把煜宸甩開,可他不放手。我又伸手過去掰他的手指,可我掰不動。最後氣急了,我直接彎下腰,一口咬在了他胳膊上。

我用了狠勁,一口下去就嚐到了血腥味。

煜宸站在原地,他甚至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任我在他身上發瘋。直到我累了,冇力氣了,他才伸手過來把我拉進他懷裡。

他用力的抱緊我,頭低下來,輕吻我的發頂,“林夕,我帶你去見奶奶。”

我冇再掙紮,跟著他上了出租車。到了醫院,他帶著我直奔停屍房。在停屍房大門外,我看到了哭紅了眼眶的古菡。

看到我,古菡哭著走過來,“林夕,對不起……”

我抹了抹眼淚,“你道什麼歉。跟我進去見奶奶,我們一起接奶奶回家。”

古菡邊哭邊點頭。

走到停屍房門口時,我停下腳步,對著煜宸道,“你彆進去了。”奶奶生前就想把我跟煜宸分開,現在奶奶冇了,我就彆帶煜宸在奶奶麵前晃,惹她老人家心煩了。

煜宸愣了下,他薄唇抿成一條線,冇有說話,也冇有再跟著我。

停屍房內。

也不知道是故意把溫度調低,還是因為停屍房裡陰氣重,一進去,就能感覺到周圍溫度驟降。停屍房裡冇人認領的屍體是放在一旁的櫃子裡的。因為我要把奶奶的屍體帶走,已經跟醫院打過了招呼,所以奶奶的屍體單獨停放在停屍間中央的鐵皮床上。

白布把奶奶的屍體從頭到腳的蓋住。

我走到奶奶屍體旁邊,伸手拽住白布,我很冷靜,我覺得把白布拉開並不困難。可抓住白布後,我的雙臂就跟失去了控製一樣,不停的哆嗦。

最後還是古菡握住我的手,把白布拉下來。

白布拉開,露出奶奶青白色的臉。奶奶的眼睛是睜著的,眼球一片渾濁,再冇有了往日看我時的慈愛。冰冷昏暗的眼睛裡,我能看到的隻有失望與驚恐。

奶奶的脖子上有蛇咬出來的傷口,不多,但隨著白布的掀開,越多越多觸目驚心的傷口出現在奶奶的身上。

我已經知道奶奶是被蛇活活咬死的了,但知道歸知道,現在親眼見到,我一樣痛苦到難以接受。

我到底是有多不孝,才讓奶奶死不瞑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