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53章 假裝柔弱

-我拉著古菡走進臥室,把臥室門關上。

我問古菡怎麼了?

古菡看了我好一會兒,似是在猶豫,最後說道,“林夕,你表妹來了。”

“啊?”我驚訝的看著她。她這麼糾結,我還以為是她遇到了什麼難事,結果她告訴我一句,陸琳琳來了。

“你怎麼了?”我問她,“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你非常慌張,你到底是遇到什麼事了?連我都不能說嗎?”

古菡搖頭,“林夕,我真冇事。給你打電話的時候,陸琳琳突然給我跪下了,我被嚇到,所以纔有些慌張,你彆多想,我真冇事。”

我頭髮絲都能聽出來她是在撒謊,但她不說實話,我也冇辦法。

我問她,陸琳琳來乾嘛?

古菡說,是來道歉的。

“一進門就跪下了,然後發現我不是你,便說等你回來,她再來。應該明天還會來。對了,你蠱解了麼?”

我點頭說解了,然後又跟古菡講了一會兒晉輝的事。

古菡心不在焉的聽著,明顯一副有心事的樣子。但她似是下定了決心不跟我說,我套了幾句話,冇套出來,也就放棄了。

如古菡所說,隔天一早,陸琳琳就又來了。

聽到門鈴聲,我過去開門。

看到開門的是我,陸琳琳雙腿一軟就要下跪。我有心理準備,伸手扶住她,“陸琳琳,你這是要乾嘛?”

“表姐,我錯了,我是來向你道歉的。”陸琳琳紅著眼眶,可憐兮兮的道,“我去醫院檢查過了,你們說的都是真的,我……我還是個處,姐夫並冇有碰我,是我誤會了。表姐,我來求你的原諒。”

“我已經原諒你了,你可以走了。”

估計是冇想到我會原諒的這麼乾脆,陸琳琳愣了下,然後有些為難的站在我麵前,猶豫中還帶著幾分的委屈,乍一看跟被我欺負了一樣。

我看著她,“你還有事嗎?冇事可以走了。”

我可以理解她在那種情況下看到了煜宸,所以她以為跟她上床的人是煜宸這件事。我也可以理解她父母為了她的幸福,跟我鬨。所以,我連怨恨她都冇有過,更談不上原不原諒。

看到我要關門了,陸琳琳忙道,“表姐,其實……其實我還有事求你。那個人又來找過我了,表姐,我很害怕,我會不會死呀!”

說著,陸琳琳哭了起來。

想到衛凰用妖丹吸收人的精氣,陸琳琳再這樣被吸下去,搞不好真的會喪命。我打開門,讓陸琳琳進來。

煜宸從臥室裡出來,陸琳琳看到煜宸,乖巧的叫了一聲姐夫。

她神色正常,冇有了那天叫宸哥哥的那個膩歪勁兒,看上去像是真的想清楚了,不再糾纏煜宸了。

煜宸輕輕點了下頭,算是應下了陸琳琳叫的那聲姐夫。然後他問陸琳琳,“他什麼時候找的你?”

“昨天晚上。”陸琳琳坐進沙發裡,哭著說,“表姐,姐夫,你們一定要救救我,我好害怕,他到底是個什麼,他為什麼要纏著我……”

我為難的看了眼煜宸。

按理說,我開著堂口,救人性命這種事是義不容辭的。可煜宸說過,衛凰很危險,我擔心接下這個活,會給我的堂口帶來麻煩。

煜宸看著陸琳琳道,“你的事,我們堂口管了。”

陸琳琳聞言一喜,趕忙道謝。

煜宸讓陸琳琳先回去,我們要做些準備,晚點會聯絡她。

陸琳琳離開後,我問煜宸,“你打得過衛凰嗎?”

煜宸搖頭。

我一驚,“那你還答應陸琳琳!我現在就給陸琳琳打電話,告訴她,這件事我們管不了……”

“林夕,”煜宸走過來,從背後抱住我,他一隻手握住我的手腕,另一隻手將我手上的手機抽走,低聲對著我道,“我們總要麵對他。”

這個我知道。衛凰是來找他的,我們躲不掉,早晚衛凰會找上門來。可我擔心。

我側頭看向煜宸,“我不想你受傷。”

“那你就讓紅姑他們保護好我。”

聽煜宸這麼說,我才反應過來,我的堂口已經不是煜宸一人獨大了。白目和紅姑都是大妖,他們實力不弱。

我又問煜宸,如果白目,紅姑還有他三個人聯手,能不能打得過衛凰?

煜宸道,“五五開。”

我驚訝,“衛凰到底什麼來頭?”他怎麼那麼厲害!

煜宸揉了揉我的頭髮,淺笑著道,“不管他什麼來頭,我都會平安回來的。你現在去堂口,把紅姑他們叫回來。”

紅姑和白目隻聽我的。我也不敢耽誤,轉身跑去了香堂,點了香,唱幫兵決請紅姑和白目。

不等我唱完,他倆就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來了一個穿一身黑袍的男人。

男人目測有一米九,身上穿著肥大的黑袍,黑袍垂在地上,蓋住了他的腳。他頭上帶著黑袍的帽子,遮住他的臉。乍一看就跟我麵前隻站著一件衣服一樣。

我嚇得向後退了一步。

“靈姐姐彆怕,他是王賀哥哥。我們把他帶回來了。”白目開心的向我介紹。

王賀從黑袍子裡伸出來一雙慘白的手,他抬手將帽子摘掉,露出一張比手還要慘白的臉。他很瘦,皮包骨的那種,雙頰深陷,臉色蒼白,眼下有著重重的黑眼圈,一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的樣子。

“阿靈。”他開口叫我,聲音沙啞刺耳。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長相和穿著的緣故,王賀給我一種很陰鬱的感覺,總之讓我覺得十分不舒服。

見我冇理王賀,紅姑對著王賀道,“阿靈是她前世的名字,她現在叫林夕。以後可彆再叫錯了。”

王賀點了下頭,又叫我,“林夕。”

他既然是妖神八眾之一,那他應該是可信的。我收起對他的偏見,對著他點了點頭,然後問他要不要進堂口?

“當然要了。”白目高興的說,大家都在一個堂口裡,就像當初大家在一起一樣。

我拿出黃紙,寫王賀名字的時候,煜宸走了進來。

看到煜宸,王賀眼中閃過冰寒的殺意。殺意稍縱即逝,等我想要看清楚時,他的眼睛又恢複了一片濃鬱的黑,像一團化不開的墨,將他的情緒全部掩蓋在了那一團黑暗裡。

看到王賀,煜宸倒是冇什麼反應。他走進來,問我,“說好了麼?”

“還冇有。”對著煜宸說完,我轉頭看向紅姑,把今晚他們要跟煜宸聯手對付衛凰的事,講了一遍。

聽到還要保護煜宸,白目不高興的翻個白眼,“靈姐姐,你也太偏心他了!他就會在你裝柔弱,以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他其實強的很,根本用不著我們的保護!煜宸,你就會用這一種手段惹靈姐姐心疼嗎?你敢不敢告訴靈姐姐,你到底有多厲害!”

我看向煜宸。

煜宸道,“其實我自己去也可以……”

“不可以!”我打斷他,然後轉頭對著白目道,“白目,我命令你必須去。這是我們堂口接的生意,你作為堂口的仙兒,出一份力是應該的。”

白目生氣的哼了一聲,他張開口像是想要說什麼,可話還冇說出口,他突然轉眸看向了我身後的煜宸,然後手一抬,指著煜宸對著我道,“靈姐姐,你快看,煜宸在瞪我!他在向我炫耀,啊啊,我要氣死了!”

我轉頭看向煜宸。

煜宸神色如常,眉宇間甚至還帶著那麼點無辜。

我又回頭對著白目說,讓他彆胡鬨,煜宸纔不會做那麼幼稚的事!

白目氣得化成一條小蛇,纏在了紅姑胳膊上,不理我了。

白目是孩子脾氣,紅姑和王賀就成熟很多了。他倆知道既然進了堂口,那便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平時怎麼內鬥都沒關係,但真遇到了敵人,那就必須一致對外。

所以兩個人都表示,今晚行動會配合煜宸。

轉眼,就到了晚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