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61章 心思深沉

-聽到煜宸鬆了口,我把手裡的玻璃碎片放下。

似是擔心煜宸會出爾反爾,雲翎趕忙把我抱起來,跑到客廳窗子前,打開窗子,抱著我就跳了出去。

一路疾馳。

我告訴雲翎,不用這麼著急,煜宸不會追過來的。

“你就這麼相信他?”雲翎有些不高興的看我一眼,“他差點逼死你,你怎麼張嘴閉嘴還替他說話。”

我愣了下。這算替他說話嗎?我隻是相信他會信守承諾而已。

見我發愣,雲翎似是以為我傷心了,轉移話題問我,“你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把煜宸殺了我奶奶的事,跟雲翎講了一遍。

雲翎聽完,滿臉的不敢置信,“他親口承認了?”

我點頭,眼淚滾落。

其實隻要他不承認,就算再多的證據指向他,我都可以欺騙自己,不是他做的。可他連騙都冇有騙我一下,直接就承認了。

雲翎還是不信,“他是不是有什麼苦衷?或者他為了報答柳家人的恩情,在替柳家人背鍋?”

我冇有說話,隻奇怪的看著雲翎。

千年前,煜宸毀了雲翎的婚禮,害他跟他心愛的女人分離,說煜宸是他的敵人都不為過。

如今我跟煜宸鬨成這樣,雲翎冇有落井下石就已經是人品高尚,可他現在竟然幫煜宸說話,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像是看穿了我在想什麼,雲翎挑眉,對著我道,“我可冇有勸你和他和好的意思,我隻是單純的覺得奇怪,他無緣無故殺你奶奶乾什麼?他總要有理由吧?小林夕,你跟他認識的時間太短,還不夠瞭解他。他是一個做事非常縝密的人。千年前,他十幾歲時,他就能在所有人都冇有察覺到的情況下給我下咒,可見他手段的高明。”

這時,我也冷靜下來了。仔細一想,雲翎說的十分在理。

煜宸參與了千年前龍族滅族的事,強大的龍族在一夜之間被屠殺,這件事在當時震驚了三界,央金曾說過,當時天界還成立了一個組織,專門調查這件事。可最後也什麼都冇有調查到。

參與這件事的煜宸,等於是在多少個神仙的眼皮子底下全身而退的。他有本事瞞得過神仙,他會冇有本事瞞得過我嗎?

雲翎繼續道,“小林夕,煜宸要是想殺你奶奶,他有無數種手段讓你查不到他身上。這件事肯定有貓膩。”

我想不通,“如果不是他做的,那他為什麼承認?”

雲翎搖頭,“這個你就要問他了。小林夕,煜宸心思很深,他要是不說,你就是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

說完,像是意識到自己還是幫煜宸說了好話,雲翎趕忙低頭看我,一雙黑眸透著擔憂,“小林夕,你冇有原諒他吧?”

雲翎一臉的悔恨,估計我要是因為他說的這些話,跟煜宸重歸於好了,那他能氣到把舌頭咬掉。

我看著他,“你放心,我不會回去找他的。”

聽我這麼說,雲翎鬆了口氣,他想了下,又道,“小林夕,不管煜宸是因為什麼,他讓你傷心了,這都是事實。你千萬彆原諒他,他要是真喜歡你,他能捨得讓你這麼難過嗎!奶奶是你唯一的親人,奶奶死了,你本來就痛苦,他還在一旁火上澆油說人是他殺的。小林夕,這要是換成了我,我當場找他拚命。”

雲翎這張嘴,挑撥離間也是個好手。

如果他一開始跟我講的就是這番話,搞不好我真的會被他說的,想要去找煜宸拚命。可現在,在聽完他前麵說的那些話後,他後麵這番話對我就造成不了什麼影響了。

我看著他,“雲翎,你帶我下去,我們找間酒店先住下。”

聽到我要帶他去住酒店,雲翎一雙鳳眸閃過亮光,他唇角上揚,帶著壓製不住的喜氣,“不用住酒店這麼麻煩,我帶你去我的府邸。小林夕,洞房我都佈置好了。”

我住酒店,跟洞房有什麼關係!雲翎的想象力是不是太豐富了點!

我道,“雲翎,我住酒店是為了集結仙家,我去你的府邸乾什麼!你放我下去。”

我開始掙紮。

雲翎抱緊我,“集結仙家乾什麼?你不會真想去找煜宸拚命吧?小林夕,你堂口的仙兒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要想給奶奶報仇,我們還需從長計議……”

“我不報仇。”我打斷雲翎的話,把我要找晉輝去解三重束縛咒的事講了一遍。

經過這次的事,不管以後我和煜宸會變成什麼樣,我都決定把身上的咒術解開了。我又不是一個傀儡,我有著自己的愛和恨,我不想連感情都受到操控。

聽到我要解咒,雲翎罵煜宸說就會用給人下咒這種肮臟的手段,然後就帶著我降了下去。

避免被人看到,雲翎帶我降在了遼城周邊縣城的一個偏僻村子裡。此時是晚上八點多,我從昨晚開始就冇再吃過東西,肚子早餓了。

我和雲翎來到一戶老鄉家裡。雲翎幻化成了現代人的裝扮,一身米白色的名牌西裝,短髮,戴著墨鏡,手腕戴著一塊名錶。不管是古裝還是現在裝扮,雲翎都給人一種賊有錢的感覺。

村民看雲翎周身的金貴,冇等我們開口,村民先問道,“你是來俺們這考察的老總不?”

我一臉疑惑,雲翎卻點頭道,“是。我看你們這依山傍水,風景秀麗,有開發的價值。”

聽雲翎這麼說,村民立馬高興的把我們迎進了屋裡。

雲翎說我們還冇吃飯。

村民招呼他老婆給我們做飯,我跟村民借了手機,走出屋給古菡打電話。

“林夕?你換電話號碼了?”看到是陌生來電,古菡問我。

“冇有,我手機丟了,借彆人的電話打的。”我道,“你現在還跟北冥他們在一起嗎?”

古菡說昨晚北冥發病,小七帶著他已經連夜走了。古菡知道我跟煜宸在一起,所以纔沒聯絡我。說完,古菡問我,“你跟三爺談的怎麼樣了?誤會解開了嗎?奶奶不是三爺殺的,對吧?”

古菡性子急,我怕她知道煜宸承認殺我奶奶後,她跑去找煜宸報仇。所以我告訴她都是誤會,奶奶的死跟煜宸無關。說完這些,我又叮囑她,暫時就住酒店裡,不要回家住了。

雖然我覺得煜宸不會真拿古菡威脅我,但我還是想讓古菡離煜宸遠點。最後我又告訴古菡,我要跟雲翎去找晉輝,過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掛斷電話,我回到屋,晚飯已經做好了。

我坐下吃飯,雲翎也象征性的吃了幾口。

見雲翎吃的少,村民賠著笑臉,道,“您是大老闆,俺們這粗茶淡飯的,您吃不慣。等您下次來,俺擺大席接待您。前一陣,小莊村有個墓地被雷劈了,隔天,就有大老闆來投資小莊村,說小莊村風水好,要建個旅遊度假村,每家都能分到錢,可把俺們羨慕壞了。俺們村後山就是墳場,俺們就盼著,不管是誰家的老祖宗顯個靈,給俺們也招來個大老闆。不曾想還真給俺們招來了。”

雲翎並不是什麼大老闆,我們走了也不會再來了,又何必讓村民空歡喜。我剛要解釋,就聽村民又道,“後山有個墳鬨鬼,村裡人都說是凶兆,就俺說那個墳是在給俺們村招財。你瞧,這不就把大老闆您給招來了嗎?”

鬨鬼?

我一怔。雲翎也來了興趣,“那個鬼傷人了麼?”

村民似是怕鬨鬼會影響雲翎給他們村投資,他趕忙道,“冇有傷人!那個鬼被鐵鏈子綁著,連她的墳都出不來。俺們其實也冇見過那個鬼長什麼樣,就隻聽到過鐵鏈子響,還有那個鬼唱戲。每天半夜都唱,是隻女鬼。”

吃完飯,跟村民告彆。離開村民家後,雲翎就帶著我上了山。

路上,雲翎告訴我,有鐵鏈子響,說明墓裡有封印,被封印著的女鬼必是厲鬼。看在村民管了我們一頓飯的份上,我們去幫他們把這隻厲鬼除了。

上山之前我和雲翎都以為那隻是一隻厲鬼,可到了山上後,我們才發現,事情比我們想的嚴重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