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8章 她恨我

-我都驚呆了!

你不怕他,你倒是動手啊!

“要不是看在你大哥的麵子上,你已經死了!”煜宸冷聲道。

胡錦月低下頭,連反駁都不敢了。

大廳裡,一時陷入一種詭異的安靜中。

唐軍早冇了之前的自信,拚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唐雪跪在唐軍身後,也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

“咳咳,”沉默一會兒後,胡錦月乾咳了幾聲,對著唐軍道,“唐軍,本王的兄長跟三爺頗有交情,看在兄長的麵子上,本王也不能做出傷害三爺的事。”

唐軍又不瞎,他都親眼看見發生什麼了。胡錦月還在這給自己找麵子呢!

唐軍就跟那吃了黃連的啞巴一樣,擠出一個難看的笑,“王爺說的是。”

胡錦月繼續道,“唐軍,你對本王很孝順,但你的仙緣已經儘了,本王就跟三爺走了。”

唐軍愣住。估計是冇想到,他冇搶到我的仙兒,他還把他自己身上的仙兒弄丟了。

胡錦月冇理唐軍的反應,跟著我和煜宸往外走。

我實在好奇,便慢了幾步,等到胡錦月跟上來,我跟他並排走,一邊走一邊問,“胡王爺,你既然知道自己打不過煜宸,為什麼還讓唐軍把我綁來?”

“那是我讓他那麼乾的嗎!”胡錦月也覺得冤枉。

他說,他其實冇什麼真本事,因為年紀小,所以是眾多兄弟姐妹裡修為最淺的。偏他還貪玩,不愛修行。十年前,他溜出來玩,遇到唐軍發生車禍,他現身救了唐軍一命。唐軍以為他是大仙,就在家裡為他擺起了供桌。

一桌子的好酒好菜,他當時就喝多了,跟唐軍吹牛,說他是受過努爾哈赤冊封的大狐仙。唐軍當了真,就求他留在唐家。

“那些酒菜,真的是太好吃了,我冇經受得住誘惑,就同意了。”

但他修為不夠,無法收唐軍當出馬弟子,就騙唐軍說,他輩分太高,要是收了出馬弟子,整個東北保家仙的輩分都會亂。為了讓唐軍相信他的話,他就定期往唐軍身體裡吹仙氣,所以唐軍看上去纔會那麼年輕。這些年,唐軍遇到事,也會求他。他就去求哥哥姐姐們幫他解決。

我算是聽懂了。

胡錦月等於在唐家騙吃騙喝了十年。

他在唐軍麵前一直端著狐王爺的架子,唐軍也相信他,所以唐軍纔有膽子對我下手,他認為煜宸絕不會是胡錦月的對手。

知道我身上的仙是煜宸後,胡錦月表麵還在強撐,但估計內心已經慌得一逼了。

我看著他,“胡王爺,唐家不能待了,你準備去哪?”

胡錦月看我一眼,理所當然的道,“去你的堂口。以後你供奉我,助我修行。”

我覺得堂口多個仙兒冇什麼,可煜宸卻冷聲道,“我的堂口不收你。”

聞言,胡錦月快步兩步,追上煜宸,“為什麼?”

“你太弱了,當個跑堂仙,我都嫌你腿腳慢。”煜宸簡直毒舌。

胡錦月愣了下,稍後不高興的說,“三爺,你跟我大哥是故交,看在我大哥的麵子上,就算我是個廢物,你也得照顧我!”

煜宸看向他,剛要說什麼,彆墅裡突然跑出來一個人,是唐雪。

唐雪向著煜宸跑過來,伸開手臂就要抱他。

煜宸輕鬆躲開。

唐雪撲了個空,一下子摔在地上。

我們現在還在唐家的前院裡,腳下是石板小路,路兩旁是青翠的草坪。

唐雪這一摔,就摔在了草坪上,草坪鬆軟,摔不疼但卻狼狽,可她毫不在意,隻趴在地上,轉回頭,直勾勾的盯向煜宸,“我喜歡你。”

她眼中透著瘋狂的執著。

我不懂她對煜宸哪來這麼深的感情,就因為煜宸長得帥?

我剛想說話,胡錦月搶先道,“小丫頭,三爺是仙兒,你是人,你倆是不可能的。聽本王一句勸,放棄吧。”

“我不!”唐雪堅定的道,“煜宸,我一定追到你。”

煜宸神色微怔,稍後又恢複一臉冷色。他冇理唐雪,抬腳繼續往外走。

胡錦月看著唐雪搖搖頭,也跟著煜宸離開。

我走到唐雪身前,對她伸出手,“唐小姐,你生下來就是千金大小姐,從小到大,想要什麼就可以得到什麼,但感情不行,而且煜宸不是人,他是一條蛇。你難道想跟一條蛇過一輩子……”

“你閉嘴!”唐雪把我去拉她的手打到一邊,她自己從地上爬起來,一臉敵意的看著我道,“你就是一個第三者,你的存在阻礙了我和煜宸的幸福,我不會放過你的!”

原本我以為她隻是任性,所以想勸勸她彆犯傻。可現在,我不這麼想了。因為我從她的眼睛裡看到了恨!

她恨我?!

我難以理解唐雪的感情。

在唐家這麼一耽誤,學校的考試我算是徹底錯過了。

我正在發愁,孟教授突然給我打來電話。她告訴我,唐校長不僅批了我的假,還允許我提前補考。如果我有時間,明天我就去學校補考。

估計是唐軍給唐校長遞了話,所以唐校長纔不敢再為難我。

我們學校比較嚴格,參加補考的同學都是提前半個月返校,這半個月裡,不僅參加補考,還要堅持上課。

我明天就能補考,逃過提前開學,我當然開心。

我立馬答應了孟教授。

掛了電話,我走進香堂,煜宸已經把胡錦月的牌位寫好了。

胡錦月站在供桌前麵,皺著眉,瞧見我進來,他看向我,“小弟馬,你這吃食也太寒酸了,還有,你為什麼不供酒?我要喝茅台,你去給我買一瓶回來。”

剛進堂口,就挑上了!我堂口的仙兒要是被帶壞風氣,我以後還怎麼供得起他們。

我道,“你要是嫌我堂口窮,就另尋高就去。”

胡錦月癟了癟嘴,“本來就窮,還不讓人說實話了。酒冇有,香總有吧?我要吃香!”

我抽出三根供香點燃。

胡錦月看著我手裡的香,嫌棄的直咧嘴,“小弟馬,三爺就吃這種香?”

我點頭,“大家都一樣。”

聞言,胡錦月心疼的看向煜宸,“三爺,您受苦了。”

我白他一眼。

我有點後悔收他了,他不止話嘮,他還愛挑事。

我上完香,煜宸把我拉進他懷裡,道,“你之前不是從林老頭那接了兩單生意麼?你把地址告訴他,讓他先去探查一番。”

之前都是我跟煜宸直接去,這次卻先派胡錦月去探查。我不解的問,是不是這兩單生意有問題?

煜宸告訴我,以前我倆直接上門,是因為堂口冇有能探路的仙兒。堂口都是有跑堂仙的,跑堂仙要求機靈和人脈廣,他們既能幫堂口接生意,又能幫堂口避禍,是堂口非常重要的仙職。

剛來堂口就要乾活,胡錦月不高興的嘟起嘴,可奈何這是煜宸的安排,他又不敢拒絕。從我手裡拿到地址,就噘著嘴離開了。

明天要補考,我想去看會書。離開香堂的時候,我發現煜宸還站在香案前麵。他像是在看著自己的牌位發呆。

我想了想,還是問道,“煜宸,胡錦月說你的族人都死光了,這是真的嗎?”

煜宸看向我,“是。”

我忽然有些心疼他,我以前總覺得他身份地位高,又強大,光鮮亮麗的高高在上。卻冇想到他在這世上早已成了孤家寡人。

“心疼我?”看到我臉上的表情,煜宸問。

我不想承認,便問,“你一直是一個人?”

“現在有你了,”煜宸走過來,抱住我,他俯身,唇貼在我頸上,吐出令我顫栗的寒氣,“真心疼我,今晚就好好的疼疼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