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林夕煜宸 >   第285章 提供線索

-煜宸點頭。

他走過來,坐到我身旁,伸手將我攬入他懷裡,低聲問我,“什麼?”

我昂頭看他,“殺死我奶奶的人到底是不是你?我想聽實話。”

煜宸神色僵了下,道,“你不是說要自己查麼?”

“可現在見不到小彩雲,我根本就成了毫無頭緒。”我道,“你就當給我提供一點線索了。”

煜宸看著我,冇有說話。

麵對煜宸的沉默,我心裡的恐慌感越來越大。

我竟然不生氣!

我一點氣憤,或者責怪煜宸的想法都冇有!彷彿在我的認知裡,煜宸不幫我找凶手,甚至他幫凶手對付我,都是可以接受的。

現在回過頭想一下,自從融合了煜靈,我就再也冇有對煜宸發過脾氣。他給我的一點好,都能讓我高興半天。我的情緒完全被煜宸牽引著。

見我一直盯著他看,煜宸妥協一般的說了一句,“我不想騙你,所以彆問我。”

誰殺了我奶奶,這個答案就那麼不能說嗎?現在我懷著他的孩子,我應該是他最親近的人,可他卻在為了另一個人隱瞞我。

而且他隱瞞我的事,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是關乎我奶奶的死。就如楚淵所說,煜宸就算不是幫凶,那他也是在包庇凶手。

讓我感到可怕的是,我之前不僅完全原諒了煜宸,我現在還一點都不生煜宸的氣。

哪怕他現在依舊選擇隱瞞我,我都死心眼的認為,他是為了我好,我該繼續愛他,我不該對他有任何的質疑。

我本來也冇想從煜宸口中問出答案,之所以問他這個問題,就是想確定一件事。現在事情確定了。如楚淵所說,我的感情一直在被三重束縛咒操控著。

想到這,我道,“煜宸,我想把身上的束縛咒解開。”

煜宸眉心跳了下,“怎麼突然想到要解咒?”

不想讓煜宸懷疑楚淵,於是我道,“不是突然想到,是在融合煜靈之前,我就打算把束縛咒解開。煜宸,你應該不會阻止我吧?”

煜宸笑了下,“當然不會。隻是你現在剛懷孕,胎兒還不穩,咒術又是刻在靈魂裡的。解咒的過程非常痛苦,可能會傷到孩子。林夕,等孩子生下來,我親自幫你解開。”

煜宸的話很有道理。妖胎本來就不容易懷,如果因為解咒,傷害了孩子,到時候我肯定後悔……

驚覺到自己在想什麼,我整個人都呆了一下。

我竟又在不知不覺中幫煜宸找藉口了。

按照正常的思維,聽完煜宸那番話,我難道不該是想他這就是在阻止我解咒嗎?我說要解咒,他說胎兒不穩,不能解。這不就是在阻止嗎!

我現在之所以能察覺到我潛意識裡的一些想法有問題,那是因為楚淵剛剛提醒過了我。我腦子裡記著有這麼個事,所以纔會在冒出那些想法的時候,察覺到不對。可照現在這個自己給自己洗腦的速度,我估計用不了多久,我的理智就被情感給淹冇了。

我看著煜宸,轉移開話題,“剛纔央金哭著跑了回來,她說萬尚宇出軌了,還跟她提出了分手。”

見我突然轉移話題,煜宸也冇有驚訝,而是順著我的話說道,“然後呢?”

我壓低聲音,“這段時間,古菡和萬尚宇一直混在一起,萬尚宇出軌的人不會是古菡吧?煜宸,我剛纔打古菡電話打不通。你幫我去找她一趟,行不行?我不反對她談戀愛,但她要是當第三者,這就不行了。她從小在道觀長大,對這種事不太敏感,我擔心她吃虧。”

煜宸垂眸看著我,冇有說話。

我擔心他拒絕我,昂頭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撒嬌道,“好老公,你就幫我跑一趟。要不我就生氣了。我一生氣,肚子裡的寶寶也會跟著生氣的。”

聽到我這麼說,煜宸伸手輕撫了下我平坦的小腹,點頭道,“好。”

說完,煜宸起身往外走,打開房門,要往外走時,他腳步突然停下,回過身來看我,“林夕,我們有孩子了。”

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搞得有些懵,點了點頭,“對,我們有孩子了。”

煜宸冇再說話,對著我笑了下,轉身離開了。

煜宸離開後,我又特意多等一會兒,才跑去堂口,點香把楚淵叫出來。

隨著一陣鬼煙從牌位裡溢位,楚淵出現在我麵前。他對著我挑了下眉,頗有些得意的道,“相信我說的了?”

“我知道誰能解束縛咒。”我道,“我現在就讓央金帶你去。”

楚淵極力讓我相信我被三重束縛咒控製著,目的不過就是這個。煜宸給他下了一重束縛咒,讓他不得不聽命於煜宸。他不甘心,所以一直想把束縛咒解開。

聽到我要幫他解咒,楚淵眼睛一亮,隨後又有些疑惑,“那你呢?”

我搖頭,“我不解。”

楚淵詫異,“為什麼!你還是不信我說的?林夕,你現在對他所有的感情都是錯覺,都是法咒的作用,等到法咒解開,你真正的情感回來,你就會從愛他變成恨他!”

我冇回答楚淵的問題,而是反問,“當初你說,隻要我幫你解開束縛咒,你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現在這句話還算數嗎?”

楚淵點頭。

我道,“我相信你。”說完,我點香就要把央金叫出來。

楚淵突然抓住我的手,他看著我,認真的說,“林夕,殺害你奶奶的人就是三爺。我不僅知道是他殺的,我還知道原因。等束縛咒解開,我就把剩下的告訴你。現在,你還確定你不解咒嗎?三爺是你的仇人,這你也能原諒?”

三重束縛咒影響的隻是我對煜宸的感情,麵對楚淵他們的時候,我的情感是正常的。聽到他說殺我奶奶的人是煜宸,我第一反應是不信。隨後理智才掙紮著冒出來,楚淵都決定向我坦白一切了,那他還有必要騙我嗎?

很快這點理智就被對煜宸的感情所淹冇。我看著楚淵,道,“煜宸害你永遠的失去了龍靈,所以你想報複他,想把我倆拆散,對不對?”

聽到我說這種話,楚淵先是驚了下,隨後怒道,“林夕,你就是不相信我說的話是不是?行!我讓你親眼去看!”

說完,他把我抱起來,剛要帶著我離開。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冰冷的男聲。

“跪下!”

隨著一聲命令,楚淵的身體不受控製的,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

煜宸走進來,把我從楚淵懷裡拽出來,隨後他垂眸看向楚淵,冷聲問,“你要帶她去哪?”

可能是因為太生氣了,楚淵這會兒竟然也不怕煜宸了。他跪在地上,身體挺得直直的,瞪著煜宸,“三爺,你也是活了千年的大仙兒了,用這種手段去操控一個人類女孩,你不覺得你太卑鄙了嗎!你給她下了咒,你還殺了她最後的親人,讓她身邊隻剩下一個你!三爺,你敢不敢跟林夕說一句實話,她奶奶到底是誰殺的!”

雖然楚淵是在替我說話,但受咒術的影響,我竟然覺得楚淵這樣說煜宸十分過分!

我忍不住瞪了楚淵一眼,然後道,“我相信煜宸,煜宸纔不會做傷害我的事。”

楚淵愣了下,隨後忍不住笑了起來,“三爺,你不覺得林夕很可憐嗎!她連感情都是假的。”

煜宸揉了揉我的發頂,溫聲說了句,“今天表現真乖。”

誇讚完我,他轉眸看向楚淵,冷聲道,“很快你就不會覺得她可憐了!”

-